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是制作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这尼玛不是文娱小说么???

我是制作人 坐看南风吹 3064 2019.06.20 20:05

  PS:明天进入主题。

  前期有点拖沓,不过还请见谅。

  主角就是个普通人,没有穿越,也没有接受外时空的记忆,总要费点笔墨布局。

  —————————

  再PS:求推荐票,有书单主么?求个书单!!!

  —————————

  以下为正文:

  “赵....赵叔,你都是五十开外能抱孙子的小老头了,跟谁学告状的毛病,你要知道学好不容易,学坏一出溜。

  再者说,我们这是公平公正的交易,你情我愿的事情,怎么能说骗呢。”

  陈大伟连忙摇头摆手,一个否认三连:“我没有,不是我,别胡说。”

  “滚!你的帐我等会再跟你算,你个嘿涩会积极分子。”

  不带好气的胡莱呵斥了陈大伟一句,就从他的身边走过。

  没有关注陈大伟的胡莱没有发现了前者原本黑黑的脸上瞬间变红,还布满了一层细毛汗。

  这是被人揭穿心中秘密,极度受惊时无法控制的表现。

  而胡莱却站在赵恒的面前:“现在是月底,你也知道天雷滚滚快要来了,要不要我带你感受下?

  我可以保证不要你的钱,其他不保障。”

  胡莱的话让赵恒想起了曾被胡莱支配的恐惧,一个冷颤后,后退一步,觉得不够,又退了两步。

  他可是亲眼见证过胡莱被雷劈的当事人。

  说实话,那是他第一次如此近的观察闪电,胡莱没死,不代表他也扛的住。

  把手放在胸前,做防备状:“说什么都没用,就你手里的那破香还敢要人家三千块,你知不知道要是你被人举报的话,咱们清水观就的名誉完蛋了。”

  “呵呵,那是你们清水观,跟我可没有关系。”摇着头奸笑的胡莱继续说道:“而且,你确定我卖的就是破香,那你给我弄点用沉香做主材的焚香。”

  “沉香?不是沉香木?”赵恒的语气带有一丝颤音。

  “沉香。”

  沉香与沉香木看似一字之差,其实大不同。

  沉香是指沉香树所结的香,是沉香树被真菌感染,从而分泌、结合,经过多年沉积才形成的香脂。

  沉香与沉香树木中孕育而成,是无法完全分离的,根据药典法规定:只有固体析出物含量超过10%才是合格的沉香。

  在这个比例以下的都是沉香木。

  但,我们也要清楚的是,并不是所有的沉香树都能结出沉香,这种木料一般被称为白木,也可以称之为沉香木。

  两者虽是共生的关系,但沉香比沉香木贵重的多。

  因为物以稀为贵。

  若不是早年间的神州对这种木材不重视,赵策也不会搞到这些东西。

  沉香贵,这是肯定的,但对于赵策那视金钱如粪土的性格来说,到也不是那般重视。

  但有个问题就是,赵策拥有的沉香那都是完整的成品,也就是艺术品。

  而胡莱想要获得材料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逮着一件使劲的薅羊毛。

  这么说罢,你两个如核桃那么大的文玩,过一段时间你去看。

  呦呵,怎么成葡萄大小了。

  再过几天,就成葡萄籽了。

  就问你能接受么?

  赵策不能啊,那胡莱只能是背着他搞小动作。

  是以赵恒听闻胡莱卖的香里竟然有真正的沉香时,他是非常惊讶的。

  ‘啪’的一巴掌扇在胡莱的后背上,顺势就紧握着胡莱的手臂,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小子是不是有病?忘记上次偷沉香被老爷子差点打断腿了?关键是你竟然暴敛天物的去制香?你怎么不去制杖啊!”

  气的脸色都红了的赵恒手指点着胡莱,一脸怒其不争恨其不幸的样子。

  而胡莱则是微微耸肩不在回应,‘尼玛,我只想做个好人。’

  眼看胡莱油泼不进的样子,赵恒将自己带有危险之意的眼神投向对面的陈大伟。

  “小伙子,你肯定觉得花了冤枉钱了是吧,这样,你把香给我,我原价赔偿,如何?”

  五十多岁的赵恒因为保养得当的缘故,丝毫看不出老态来。

  帅算不上,至少占了个和善。

  可是他笑眯眯的忽悠陈大伟的样子就像是披着狼皮的羊一般。

  大伟可不笨,想起胡来曾说过的这里的观主都对自己手里的宝物觊觎已久。

  而眼前这人可是自称他就是这里的观主,他的举动说明自己手里的这玩意其实挺值的?

  陈大伟不怕花钱,他怕花钱买的是假货啊。

  本来还在幻想着怎么把钱给弄回来的陈大伟立马改变了立场。

  重新选择成为胡真人的迷弟一枚。

  好嘛,现在也不直呼姓名了,又开始吹起来胡真人的彩虹屁。

  这样的陈大伟怎么可能老实交出去,直接后退两步,戒备的看着打他主意的赵恒。

  而后者也不在多说,而是一把搂住胡莱的胳膊,带的没有防备的胡莱一个趔趄,差点栽倒。

  刚想开口吐槽,就被赵恒抢先开口道:“老子不吃你这一套,谁知道你里面用的什么材料。

  反正你这个价格卖的就是贵,赶紧把钱给人家退回去,这香先交给我处置,等分析结果出来了,我就给你个说法。”

  看着赵恒那一脸正义的样子,就让胡莱忍不住的想要啐他一脸。

  假正经,真孙子。

  你瞧瞧这说的是人话么,什么‘老子不吃你这一套?还要自己麻溜的退钱?’

  你不吃这一套,你还想吃那一套?自己给退了货,还得交给你,这手段老掉牙了吧?

  你再瞧瞧说的什么‘等分析结果出来,就给个说法’?

  什么结果你闻不出来么。再者说,你看着人参知道这是宝物。

  你要是打碎了再检测,那不就是蛋白质、维生素以及碳水化合物等元素么。

  尼玛萝卜也是这个成分好不好。

  胡莱可不信赵恒嘴里的鬼话连篇。

  这就等于把肥肉塞得狐狸的嘴里,还祈祷它不要馋。

  这是明抢暗夺啊,这么难看的吃相也算是难得一见。

  是以陈大伟不接受赵恒的建议,胡莱也不可能接受。

  掰开赵恒胳膊的胡莱轻声说道:“解决事情的方法有很多,而最快的方式就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今天我就给你上一课。”

  说罢的胡莱回头瞪了陈大伟一眼,眼神之凌厉,吓了陈大伟一个冷颤。

  就跟被野兽给盯上了一般。

  还没来得及开口表忠心,就被大步迈上前来的胡莱给搂住了脖子。

  一个200斤的壮汉被一个最多只有120斤的瘦弱青年给勒住的样子,真的很搞笑。

  “小子,听说你有意见?”

  陈大伟连忙解释:“没有,绝对没有。胡真人,我是个好人,哒哒的好人。”

  大伟想好了,不就是添狗么,舔到真人怀疑人生。

  说不定真人心一软,再给赐下什么宝物来,岂不是美滋滋。

  “哼,你也别给我耍心眼,我也不管你是不是阴奉阳违,既然今天的事情已经闹到了这个地步。

  我不拿出真本事来是不行的,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

  你叫什么名字?算了,这个不重要了。”

  自问自答的胡莱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下,准备将自己对观气术的个人理解说出来。

  至于对不对的,谁管呢,想明白的他开口道:“你混过嘿涩会吧?是不是还坐过牢?”

  直接愣住的陈大伟突然想起了胡莱之前说过的那句‘你个黑涩会积极分子’。

  本以为不过是次巧合,谁想竟然真的有人可以看出这一点,这是大伟心中的秘密,连妻子都没有透露过。

  一瞬间的他他频频张口却无语,额头汗水密布。

  看着对方的反应,胡莱知道自己的猜测八九不离十。

  他这是根据陈大伟头顶的气运线判断的。

  那条线只存在了几分钟就消失不见,但胡莱早已将其记了下来。

  陈大伟头上主色的是黑灰交杂,颜色可以代表很多的东西,例如人的性格色彩以及人的为人处世的准则。

  而黑色除了代表稳重以外,还可以代表夜晚,也就是黑暗。

  人不分白昼与黑夜,但人心分。

  黑线很有可能代表着陈大伟以往应该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简单点说就是违背了法律的底线,那他很有可能进过局子。

  灰色代表的是不法地带,可能低于法律的准则,但违背了世间的道德底线。

  而在黑灰之外的白色星点,很有可能是现在的他已然洗心革面,在弥补自己。

  那一根与他交缠的白线很有可能是他的妻子。

  夫妻本是同林鸟,命运本就时刻纠缠着。

  他的改变很有可能就是他的妻子带来的变化,白色,代表的纯洁与简单。

  还有一点代表生机的绿色将大伟与大伟媳妇的气运线连接在一起,这很有可能是他们的孩子。

  陈大伟来清心观很有可能就是因为妻与子。

  这只是胡莱的判断,但几乎是一语成谶。

  赵恒与张晓是有点不敢置信的,他们虽说是这里的道士,但都知道自己的行为,更多的是起心理作用。

  而早已被揭穿所有的陈大伟早就瘫坐在地上,想他们证明,似乎胡莱并没有胡来,而且竟然还挺有道理的。

  而胡莱则是站在原地,看似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其实心中也在疯狂的吐槽:‘我尼玛的,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文娱小说么,怎么整成玄幻风格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