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是制作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哒白腿,潮短裙,配一脸

我是制作人 坐看南风吹 2177 2019.06.24 19:10

  PS:求推荐票。

  推荐本书,烟圈的《华娱之截胡王》,替他求个收藏,最近的他正在推荐位上。

  华娱不易,且行且珍惜吧。

  ———————————

  一瞬间,胡莱的冷汗就下来了,连疼也不敢喊,概因为这玩意是圆的,直径大约在一公分左右,跟自己的炝一个尺寸。

  这尼玛肯定是怀恨在心的李二狗偷偷跑到这里来搞打击报复啊。

  尼玛......好汉也得咽下这口气去啊。

  毫不犹豫,举起双手,不假思索的开口:”好汉饶命,钱在一旁的衣服里,银行卡密码六个八。

  规矩我懂,不看脸不报警,就当啥也不知道,啥也不敢问。“

  ”噗嗤....“。

  女人的声音啊,这是团伙作案啊,打击报复带个女人算什么。

  不知道黄蜂尾后针,最狠女人心么,原本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的可能,就得葬送在小娘们的手里。

  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可怕。

  丑的女人最多骗顿饭吃,而漂亮的女人会骗你心甘情愿的照顾她好几年,还带你回她家,伺候她父母。

  还要你买房子,把自己的名字添到你家户口本上,然后把你的工资卡没收。

  一月最多给你留两百块钱坐公交,而你还得老老实实的伺候她,哄她开心,陪她睡觉交公粮,打扫卫生洗衣做饭的事情更不用说。

  瞧瞧,女人多可怕。

  被如此可怕的品种顶上,那还有好果子吃,识时务者的胡莱自然不敢犟嘴

  甚至连话都不敢说,明明白白装咸鱼。

  他的配合并没有换来优待,反而背后的力量加大了数分。

  “刚才你嘴里说的‘小白’是说谁呢?”

  “猫,小白是只猫,对,就这样。”胡莱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虽然他也不知道小白是谁,也不记得自己是否说过这句话,但随机应变还是没有问题的。

  老子说个猫,你总不能找猫对峙吧,嘿嘿嘿,自己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你家猫是樱花国进口的的吧?要不然怎么听得懂雅美蝶,一库一库。”

  背后的那股力量更大,但胡莱却不再担心了。

  从迷糊状态当中恢复过来的他分辨出背后这人的身份。

  很好听的声音,即便因为话里有压抑不住的怒气,也遮掩不住话语里的少女气息。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但这就是白叶浅啊,很有可能自己梦中缠∞绵的女主角。

  放松的‘嘘’了一声,原本紧绷的后背直接弯曲了下来,直接转身看着对方,刚要说话,就连忙仰头,捂着鼻子。

  我艹,好刺激。

  大∞白∞腿,超∞短∞裙,配一脸。

  怕爆血而死的胡莱也顾不上开口,连滚带爬的跑到泳池不远处的水龙头前。

  有道是一滴精十滴血,今天胡莱浪费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哎,天干物燥,阳火过剩啊。

  要是最近去灯红酒绿败败火的话,何至于丢这人。

  现在倒好,别被人误会咱是没见过市面的初哥。

  五六分钟后,红色自来水终于停止。

  蹭了蹭鼻子,确认没有异常的胡莱回来就开始埋怨:“我说姐姐,大半夜的出来恶作剧,你们可真意思。”

  “你是想死还是不想活!!”与此同时的白叶浅一个撩阴腿就向胡莱发起攻击,这是断子绝孙腿啊。

  不敢硬接的胡莱连忙往后乱跳数步,才算是给老胡家保留了传承血脉的可能。

  而此时的白叶浅真的快要气炸了,要不是理智告诉她杀人犯法,他都想将胡莱当场五马分尸。

  她们一行人决定来找胡莱要驱蚊的设备,一路步行前来,没有出一点的意外。

  本来以为很平常,很简单的事情,谁想刚站到胡莱的面前,就看到躺在躺椅上的胡莱在哪里辗转反侧。

  嘴里竟然还在嘟囔着:“小白,雅蠛蝶?”

  若是别人可能还可以忍住,但她不行啊,因为她姓白,很多熟悉的人称呼她小白,小叶,浅浅的。

  再加上她好歹也二十五芳龄,也不是懵懂的小女孩,自然知道雅蠛蝶不是一种蝴蝶,而是‘不要’的意思。

  老话说的好:忍无可忍,便无须再忍。

  咬牙切齿的她终于选择遵循自己的内心,猛的一脚,踹死狗。

  至于胡莱嘴里的‘小白’可能不是说她的问题,她也考虑过,但不管,要不然怎么说她刁蛮任性呢。

  先解气再说,大不了最后道歉呗。

  谁想,更过分的事情发生了,胡莱转身的速度太快,让她没有反应过来,即便腿连忙往回收,但依旧很有可能走光了啊。

  好气啊。

  自己还不好意思开口问,就算问,得到的答复也肯定是‘啥也不知道,啥也没看见’。

  这次是真的非常的委屈啊。

  胡莱能怎么办?难道跟白叶浅探讨裙底风光?

  那是作死啊。

  他可是听说过白叶浅的粉丝团地叫‘浅色调’,惯以极善撕币。

  他可不想被人连八辈祖宗的家底都给挖出来,选择装傻充愣应对的他从白叶浅的态度与她的话语中获得了绝大多数的线索。

  很显然,很有可能是梦境中的自己说梦话冒犯了对方,这是道送命题,但不算最坏的情况。

  要是梦游中再把她给透了....那可真是.......十年也值.....

  “这个...那个...其实这是个误会,我真的是个好人。”绞尽乃汁的胡莱在想着怎么把这岔给岔过去,但因为他没有乃,是以没岔过去。

  看着对面的白叶浅把拳头捏的嘎巴响的样子,胡莱的冷汗都下来了。

  啪的一拍手掌,连忙道:“是这么回事,刚才我这不是做梦嘛,脑子里面浮现出一个非常好的故事。

  这是一个跨越种族的爱而不得的恋情的故事,小白是只猫,她生性烂漫,无拘无束,后来的她一次遇险被一只雅蠛蝶给救了。

  它们恋爱了,但受到家庭的、国度的阻挠与种族之间的偏见,因此引发了白猫一族与雅蠛蝶一族的战争,引发了神州与樱花国的战争。

  最终发展成世界范围内的哺乳动物与昆虫科的剧烈冲突。

  最后引发了世界毁灭,一切归于虚无,电影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谈尼玛恋爱,快滚!》。”

  尼玛现编故事好难啊。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胡莱怯怯的看着白浅,现在的他可是被人抓住了把柄。

  虽然不知道对方在自己做梦的时候看到多大尺度的表现,只能寄希望与自己的胡扯能够给自己争取一丝生机。

  不要跟女人讲道理,不要跟女人秀智商,会死的。

  这是胡莱纵横数个沙雕网友群得知的道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