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之大商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遭遇抢劫

网游之大商之路 愤怒红塔山 2538 2019.06.03 17:42

  安尘,S市首富安少伟家的独生子,安少伟身价过百亿,是S市房地产行业的龙头老大,唯一能让他头疼的就是董事会和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

  董事会天天惦记着怎么把自己从董事长这个位置上赶下去。

  可是这还不是最头疼的,自己这个儿子从小娇生惯养,压根就不知道钱有多难赚,天天生活在蜜罐里,从小学就一直上私立学校,直到高中毕业。安少伟早就对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失去了信心,在最后帮他花钱找了大学以后,就决定任由这个儿子自生自灭。

  “未来我们安家,非得败在这个废物手里!”

  这是安少伟最常说的一句话,每次都是咬牙切齿。

  没想到,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竟然找到了张辉这么一个大腿,安安稳稳把大学度过了。不过毕业之后,找工作四处碰壁的安尘,最终还是决定,在家啃老。

  “反正我们家的钱,这辈子我也花不完,还自己努力做什么?”

  这是安尘最常说的一句话,每次都是心安理得。

  父子俩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说过一句话了。

  安尘酷爱网络游戏,每次玩儿游戏都是几十万几十万的充钱,这也让他在网游圈颇有名气,大家都知道,这个“安若烟尘”的ID,是一个人傻钱多的主,散人们都拼命想要抱住这条大腿,让自己也跟着强大起来。

  然而,今天,这个游戏大腿,即将遭遇灭顶之灾。

  安尘尝试了好半天,所有手段都用上了,仍然显示充值失败,

  “霸霸,你先借我点钱,我先充上把这几个礼包买了,回头解冻了再还你。”

  “尘爷,我的爷,都说您傻,我还不信,今天看是真的傻,你不觉得,你所有的钱都被冻结了,很蹊跷吗??”

  张辉也是很无奈,面对这样一位少爷,自己也是有苦难言,虽然把安尘当兄弟,但是有些时候,真是觉得这个兄弟无药可救,可是想想这大学的感情,又只能把话吞到肚子里。

  张辉,是一个穷人家的孩子,只想着好好读书,就可以出人头地,从小到大,父母灌输的都是知识能够改变命运,结果,知识没改变了命运,被眼前这个没溜儿的大少爷给改变了。上了大学之后,安尘天天对他示好,给他花钱,虽然知道这个人是为了让自己帮他考试,但是时间久了,也竟然摩擦出了基情,两个人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自己这个土鳖竟然也喜欢上了打网络游戏。

  今天,安尘就从几十公里外山里的别墅区一路开车过来找他,就为了能在网吧一起玩游戏。

  安尘好像对充值失败这个事情不太在乎,

  “霸霸,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那个老爷子,指不定又想起来什么我的风光往事,这一生气,让财务老刘把我的卡啊什么的都给冻结了,没事没事,过段时间,他气消了,还是得给我解冻。没事没事。”

  张辉却觉得这个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可是尘爷,每次冻结,老刘都会偷偷给你打电话,要么最差也是会发个信息,这次有动静吗?你就不觉得奇怪?我觉得你还是打电话给老刘偷偷问一下怎么回事吧。”

  安尘挠挠头,觉得张辉说的也有道理,“言之有理,我这就打!”

  掏出手机,翻了翻通讯录,点了一下“财迷老刘”,这是安尘给他的备注,这个老刘,每次通风报信之后,都得和安尘要一个大红包,所以,安尘就觉得这个人,只认得钱,直接就给备注了一个“财迷老刘”。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嘟嘟嘟……”

  电话里甜美的女生传来,安尘心里瞬间就乱套了,

  “不可能啊,这个老刘,是财务,公司大事小情都要过他的手,我长这么大就从来没听说过他关机,而且我爹也对他有要求,24小时绝对不能关机的啊!”

  “张辉,赶紧下机,跟我回家,家里肯定出事了。”

  凭借着直觉,安尘预感到,家里一定出了大事。

  这俩人穿上鞋子,跑到前台把机器结账,一路小跑跑到楼下钻进了安尘的霸道,一脚油门,直奔着市郊的别墅区冲了过去。

  “安爷,我X,你慢点,我要吐了……”

  四十分钟后,哥俩终于赶到了安尘的家门口。

  大门紧锁。

  安尘掏出钥匙,却发现门根本就没有锁,屋内的景象,让安尘和张辉惊呆了。

  这哪是家,分明就是战场,屋内的真皮沙发上边,全都是大口子,壁炉上边的香炉,也打倒了,炉灰散落了一地,隐隐约约,地毯上,还有不明显的红色液体,应该是血液,还没有干。

  “我X,犹豫什么,快报警啊!”张辉第一个反应过来,赶紧掏出手机,拨打了110报警电话。

  “您好,我这里是S市山城别墅小区,这里抢劫了,对对对,没有门牌号,最大的这个独栋就是,快来!对对对,抢劫,地上有血!”

  安尘在一旁早已经呆若木鸡,这时候,没有经历过任何风浪的他,大脑早已一片空安。

  “尘爷,赶紧的,别愣着了啊,给老爷子打个电话问问怎么回事啊!”

  安尘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掏出手机,颤抖着拨通了安少伟的电话,这个手机号码,自从大学毕业之后,就再也没有拨打过。

  “喂?哪位?”

  电话那头,传出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但是很明显,这个不是安少伟,而且,好像也不知道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

  也就是说,安少伟的手机上,根本就没有存自己儿子的电话!

  “你是谁?怎么会拿着我爸的手机?!”

  “少爷?!我是李健诚啊!你可算打电话过来了,我和老爷在市中心医院,老爷正在抢救。”

  轰的一下,这个消息瞬间击溃了这个少年的心理防线。

  来不及等到警察赶到,安尘带着张辉,又返回了市区,直奔市中心医院。

  到了医院,天已经逐渐黑了,张辉给家里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他决定陪着自己的好兄弟一起渡过难关。

  跑到抢救室,安尘一个箭步冲到中年男人的身边,“诚哥,这是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家里到底怎么了。”

  “少爷你别急,听我慢慢说,今天早晨,老爷正在喝茶,突然那个老刘,就财务那个老头,突然带着几个穿着法院制服的人就过来了,然后他们在屋里谈,我当时守在门外,也没听太清楚,好像是说什么合同诈骗的事情。”

  “然后老爷就和他们翻脸了,给老刘和那几个人一顿臭骂,他们就走了。老爷气的够呛,、让所有的佣人都下班回家,说想一个人静静,我看他心情那么差,怕他出什么意外,就死皮赖脸的没走。”

  “谁知道下午的时候,突然又来了一群穿着制服的人,我以为是上午的,就给打开了门,哎呀,我真是不该开门啊!”

  说着,这个被叫做诚哥的男人眼泪就下来了。

  “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安尘焦急的问道。

  “后来,这些人一进屋,就原形毕露,仗着他们人多,就把家给砸了,然后架住我把老爷给打成这样了……都怪我没有保护好老爷,呜呜呜”

  说着说着,这个中年男人肩膀颤抖就哭了出来。

  “诚哥,这个事情也不怪你,毕竟他们人多。你先盯着这里,我报警了,我回家先看看。”

  告别了诚哥,安尘又带着张辉回了家,然而到了家里,得知了真相,又着着实实的给了安尘一个巨大的打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