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玄魂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魂火池

玄魂帝国 南山国闲士 2803 2019.03.15 06:54

  自从玄魂帝国被冰雪封印,一般酉时刚开始天就暗下来了。现在过了半个时辰,天已是漆黑一片,像是三更天似的。雪虐风饕,在屋里都能听见寒风凛冽发出的咆哮声。窗棂被刮得吱呀响着,尖锐的声音让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真冷啊......”我哆嗦着爬起来,披上衣服。我当初为什么要出那个主意给寒离夙顶课......好日子不过,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萧玥,我出去一趟。”

  他瞥了我一眼,“嗯”了一声,又看回了他的书。

  我将自己的玉牌丢下,带上寒离夙的,便出门了。没有想象中那么冷,果然是习惯了,毕竟我从来没见过其他三个季节。只听一个过百的老者描述过一些,也不会很向往,因为没见过自然也没有真切的感受,可能六月季夏的感觉就跟在屋里差不多吧。

  我来过一次魂火池,是跟萧玥去的,但我没进去过,毕竟会不会被烧成灰烬也不好说......我提前了一会儿来,为了摸清地方。魂火池在底下,建在一座螺旋形建筑的最底部。我顺着楼梯往下走,一直到尽头,那便是魂火池入口。隔着距离,已然能感受到滚烫的暖流和源源不断的魂火。我尽量避开了门口长老的视线,找了一块凹进去的墙壁间等着。

  小半个时辰后,便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一群学院的学生沿着楼梯,下到了最底层。估摸着有三十来个人,寒离夙在最后面跟着。除了她,还有墨执和阡汛我有一面之缘,其他的就不认识了。应该都是比我至少高一届的学生,一阶魂火师以上实力,这三十个人可以算是学院的强者吧。

  寒离夙一经过我的视线,我便和她悄悄换了位置,还好闲聊声在这里回音很大,没有人发现。我等着前面的人都进去了,才走上前,将玉牌递给门口的长老过目。他抬了抬眼皮,打量着我,可能是从来没见过。然后,默认的点了点头,将玉牌还给我。我松了口气,这次能过,下次就好办了,他肯定会一直相信我是寒离夙这个身份。

  最麻烦的是阡汛也在,因为今日结了梁子,要是被他揪到了,第一不会放过寒离夙,第二更不会放过我。我褪去上衣,走进滚热的魂火池。那里被大理石墙壁隔开,分为很多个修炼室,青绿色铁石门上刻着阶数,从一阶至十阶,还有几上门上刻着诡异图案,应该是玄火的阶段。长老引我进了三阶魂火池,“寒离夙,这里,三阶魂火。”

  寒离夙是轩辕门学生中唯一的三阶魂火师,我顶着她的身份,自然进的也是三阶魂火池。萧玥还差两星就入一阶了,每次他进来修炼也只是被分配在一阶魂火池。我连半元魂火都没有,第一次进来却被分在了三阶,真是作死。

  青石板门缓缓移开,里面是一个悬浮的方形大理石板,上面隐隐约约雕刻着一些字,笔画诡异,我一个都不认识。只见那石板下,是一望却深不可见底的熊熊烈火,与正常火焰不同的是,那里面燃烧着强大的力量。离得不近,但我的每一根血脉都能与之呼应,体内流动的真元都被这股力量唤醒了似的,兴奋的悸动。

  那魂火火焰快速地向上燃烧着,焰顶端从黄色转变为诡异的紫色烟气。长老,微微眯着眼睛,运气一挥掌,将方形石板移开,放置在一侧。魂火的气焰烧的更旺了,紫气也随之冉冉飘起,像是要吞满整个修炼室。

  “这就是了,记住,盘膝坐于魂火源之上。三个时辰后,就可以出来了。如果你想多呆一会儿,也可以。反正那之后,我就不在这儿陪你们了。”长老的眼角边挤出几道皱纹,笑眯眯地嘱咐道,“收心,守一,止念,入静。要绝念忘机,身体不要对魂火抗拒。要将其融为你的一部分,这样才能不痛不苦。”

  我应了一声,便进了修炼室,青石门随即退回原位。我从门隙间能清晰的看见外面的一切,长老正在站在门口朝我笑。修炼都有个监视的,您老站那站三个时辰不累吗......没办法,工作嘛......我同情的笑了回去。

  望着那簇火焰,可能是真元的悸动,让我毫无忌惮。我下意识地动了一下肩膀,按着长老的意思,盘膝坐于火焰之上。刚接触到魂火,我便微微悬浮在焰火中,悠悠的紫气顺着火泛着诡异的气息,这大概就是三阶星辰紫焰的魂火源了。

  我向下沉了一点,魂火紧紧的包裹着我的身躯,焚烧着我裸露的皮肤,经脉,骨骼。刚开始一直很正常,我闭着眼睛,一呼一吸,“收心,守一,止念,入静。”但是渐渐的,身体开始隐隐作痛,这种疼痛从轻微变得愈来愈烈。我的皮肤像是被灼烧一般,感觉骨骼像在一点一点化为粉末,经脉如同断裂一般。我睁开眼睛一看,身体却完好无损。随即迎来的是钻心的疼痛,彻骨;我连忙紧闭双眼,默念着,“绝念忘机,绝念忘机......”

  但是疼痛缠身,没办法不分心。我紧紧抓着膝盖,将指甲深深嵌入皮肤里,希望减轻一些痛苦,但是指甲带来的疼痛感比起魂火几乎微弱到没有。我紧紧咬着的牙快碎了,但是不能松,我绝不能发出任何声音引起注意,不然顶替寒离夙的事就被发现了。我感觉汗水已经布满了头顶,一滴一滴顺着眉毛和眼睛落下来。

  脑子一片空白,可能一阶魂火我还能承受,一下拔高两阶,让我少的可怜的魂火猛烈增长而带来的痛苦是没有办法忍受的。加上前几天的内伤还未痊愈,魂火灼烧时的创伤口疾速修复,伤口长肉都是疼的,更何况以这样的速度,一阵阵的蔓延开来,愈来愈剧烈,犹如痛心切骨。我来不及后悔,或者思考任何事情,这种痛苦折磨着我,让我感觉呼吸都困难。我唯一闪过一念:三个时辰,我还能坚持多久?

  要是以前努力修炼,混个半元魂火,现在也不至于这么痛苦。级别越低,疼痛便越是钻心。旁边坐着的可都是上了一阶的强者,我却依然能隐约听见一些呻吟声传来。

  “嗒!”陡然,我听见身体里发出的沉闷响声,接着是我平身都没感受过的绞痛。一根经脉断了,这种强烈的魂火完全高于了我能接受的极限,慢慢的,断掉的经脉会在魂火的瘀温下重新长好,整个过程将痛不欲生。我浑身冷汗不止,不停地发抖,手心沁出了汗滴,头晕目眩的已经不能正常思考了。一个时辰到了吗?快点结束吧......

  我紧紧咬着的嘴唇破了,嘴里尝到了一股血腥味。就在我极力忍受着的时候,疼痛的极点似乎到了,我估摸着已经硬撑快一个时辰了,痛楚开始慢慢缓和。可能是忍过了疼久了,变成了习惯。我紧皱的眉头慢慢松开,那根经脉长好了,我静静地坐在那儿,感觉魂火的力量与我融为了一体。血脉中的魂火真元欢快地沸腾着,快速地吸收着那股诡异紫气,将其灌入全身。

  炙热的魂火真元源源不断地往血脉中流动,滋养着我的骨骼。之前的剧烈疼痛一瞬间都灰飞烟灭,取而代之的是平静和恬逸,几天前的内伤痊愈了。我微微睁开双眼,拭去额头上的汗珠,感觉到的是大病初愈后的虚脱及疲惫,三个时辰到了。

  我感到体内的魂火似乎与之前有很大的不同,我一运气,一簇淡黄色火焰集聚于掌心。

  半元魂火!!

  我心头一震,原来这魂火池功效这么可怕,让我从命魂段的瓶颈直接跳了出来。刚从疼痛中缓过神,我才意识到自己已是一个一星半魂师。这样离魂火师又近了一步,只要魂识达至七星以后,变将成功入围真正的一阶魂火师。我暗暗欣喜,刚刚的煎熬都没有白受。我平身第一次感受到了变强带来的成就感。

  这魂火池真狠,炼一次就进阶了,毕竟是三阶火池,痛苦程度和效果都是一阶的好几倍。我已经全身是汗,勉强穿上上衣,缓缓站起身。还没站稳,猝然,快到我没有时间去反应,我在疾速往下坠,周围火光一片。

  我跌进了魂火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