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时新贵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唐时新贵

8689

  • 历史

    类型
  • 2020.11.17上架
  • 2.70

    连载(字)

745位书友共同开启《唐时新贵》的历史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初来乍到

唐时新贵 8689 2058 2020.11.16 20:13

  李平安很慌。

  前后左右十几大汉,披甲执刀,目光凶狠把李平安团团围住。

  眼见胯下有失守之意,涛涛洪流有奔泄之势,李平安越发颤抖不已。

  我穿个越,招谁惹谁了。

  拉个屎的功夫,被十几号人围成一团,小爷还怎么提裤子?

  李平安展开手中揉好的叶子,胡乱抹净,提好裤子站起身。

  “各位各位,某就是方便一下,告辞告辞!”

  李平安笑呵呵行个四不像的礼,从人群中拨开条缝往外挤。

  然后,李平安感觉自己起飞了。

  一个大汉拎着李平安衣服,往马背一摔,摔得李平安胃里翻江倒海,差点把昨天吃的那点野菜全吐出来。

  “恁这细作!忒是狡诈!看某将你绑去领赏,哈哈哈!”

  ……

  李平安被拴在马屁股,一路格里格当、格里格当被带到一处军营。

  “二公子!某逮到个细作,哈哈哈!”

  李平安被这大汉从马背拉下,“咚”一声摔在地上。

  这下李平安再也忍不住,“哇”一口吐出一股酸水。

  天见可怜,从昨天开始,李平安就没吃过东西,想吐点东西出来都难。

  李平安躺在地上,手脚被捆着,像条毛毛虫一般疯狂蠕动挣扎,弄得地上尘土飞扬。

  “我不是细作,我不是细作,我是甘州郡人士李定北!我不是细作!”

  李平安把自家族谱往上翻,翻个稀里哗啦,翻到隋末唐初那一代,找个老祖宗顶自己。

  李平安感觉眼前阳光被人挡住,接着一张十七八岁上下,蓄着短须,面容英俊的脸,出现在李平安视线中。

  “李定北?甘州人士?有意思,砍了!”

  我!

  你!

  李平安人傻了,我冤枉啊我,窦娥都没我冤!

  我躲兵躲匪躲突厥,花了大半年,从甘州躲到这不知道哪的鬼地方,拉屎的功夫就要砍我头,我不甘心啊我!

  “我不服!我不服!同是汉家血脉,你凭什么砍我!”

  那青年听到这话回过头,一脚踢在李平安肚子,踢得李平安直翻白眼。

  “凭什么?就凭你是隋军细作!”

  李平安破口大骂:“你放你娘的屁!我躲兵躲匪躲突厥人,就他娘为求条活路,我何错之有!何错之有!”

  青年回头一脚踩在李平安胸口,上下打量一番:“有几分胆色!来人!给他甲胄兵器,给本公子上战场卖命!此战过后若活着,来做本公子亲卫!滚!”

  李平安被人拖到一处军帐,解开绳子塞给李平安一套黑色铁甲,一把环首刀,跟一个什十几个大头兵住在一起。

  李平安躺了一阵,等肚子不疼之后,挣扎着爬起。

  活了。

  李平安坐在军帐喜极而泣。

  乱世人命如草芥,李平安现在就是那草芥。

  其他穿越人士,不是挥斥方遒就是翻云覆雨,可看看李平安这个穿越人士。

  这个隋末乱世,整个关中平原打成一锅粥,到处是乱兵贼匪,突厥人肆虐。

  李平安从河西甘州,一路被撵着跑,跑哪都危险,好不容易找到处风水宝地苟上两天,这又被抓来当大头兵卖命。

  疯了,都疯了,都他娘的疯子。

  哭了一会儿李平安便哭够,多哭无益。

  李平安胡乱擦干眼泪,忽视掉同一个军帐十人的目光,往身上套铁甲。

  “疯了,都他娘疯了,疯就疯了,老子也发疯,看看谁是谁阿耶!”

  套了半天,李平安还是没穿上铁甲。

  现在的甲胄穿戴有顺序,顺序不对,根本穿不整齐。

  在一旁看了半天的什长,实在看不下去,走到李平安身边,一把打掉李平安的手。

  “恁这个娃娃,咋似个怂货,不就上个战场,尿水子咋这多。”

  什长嘴上骂着,手底下没停,几下便替李平安把铁甲穿好。

  什长一巴掌拍在李平安头上:“瓜怂,上了战场,跟着额,不能怂,怂货全死绝了,剩下这些都是不要命的!”

  李平安揉揉脑袋:“记住了。”

  什长满意的点点头:“你个娃看着也就十岁,个头才比马镫子高,咋跑军营来了?”

  “我本是甘州人,家里遭匪,死绝了,我一个人从甘州跑到这,拉个屎的功夫,就让人当细作逮了,然后就来了。”

  李平安很无奈,我找谁说理?

  什长叹口气:“这世道,不是人过滴。”

  李平安问什长:“咱这是唐军?”

  什长点点头:“唐军,唐公爷的兵。”

  “那就好,死了也不冤,好歹是给大唐添过砖递过瓦。”

  这是李平安现在唯一能做的事——阿Q式精神麻痹疗法。

  不就死吗?反正死过一回,再死一回算逑。

  跑是跑不了,这是军营不是市场,没有手令辕门都出不去。

  而且按李平安观察,待在军营,比待在外面活的长久。

  无他,唯乱世尔,人如草芥,扎堆好过独活。

  别的不说,待军营里,岂码不怕半夜被野兽叼走。

  隋朝的生态环境还是很好的,野兽这种东西,简直不要太常见。

  后世老虎是保护动物,而现在老虎叫大虫,属于必除的祸害。

  最主要一点。

  这是唐军军营,唐军基本没吃过败仗。

  这样算来,打胜仗多,死的人少,上了战场便没那么容易死。

  什长拉着李平安胳膊,给李平安介绍军帐里的人:“来娃子,我带你认认人,上了战场别找错。”

  “我是咱玄甲军右营三什什长,马宝三,这是左伍伍长,马宝五,我弟弟。”

  “这是刘大,右伍伍长,都是一个村出来的,以后你就跟着刘大,在他手下听令。”

  “这几个人,这个大胡子是马壤,这个小眼睛是马大安,这细眉毛是马二安,他俩是兄弟。”

  “这是马辽中,这是马清,都是马家村人。”

  “这个,胖子刘肥,这年头胖子可少见。”

  “这个,刘大河,这个刘小河,是亲戚堂兄弟。”

  “那个刚从外面回来的,是刘案。”

  “算上你就是右伍,唉?娃子你叫啥?”

  “李平安,字定北。”

  马宝三听乐了:“呦!还有字,读书人啊,啊?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整个什的人都在笑,唯独李平安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只好尴尬赔笑。

  

举报

作者感言

8689

8689

新书新作者,谢谢各位支持!

2020-11-16 20:1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