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阔别晚柠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果真注孤生吧

阔别晚柠天 鲸落寸心 2197 2020.07.21 23:08

  沈阔与南宫柠二人回到御史府时正与陈炯打了照面,陈炯见二人一同进入御史府,看似亲密又不怎么亲密的样子,就给沈阔使了一个疑问的眼色,像说道,“她是谁,你们什么关系,我错过了什么吗?”这时的陈炯似乎早已调整好了自己,从消极的情绪中脱离,果然让人自己静一静是有好处的。

  沈阔收到陈炯眼神的信号,急忙对南宫柠说道,“陆姑娘,你先回房间或是随便逛逛,我与陈大人有公务要处理。”南宫柠体会了一下沈阔的眼神,遂点了点头对沈阔陈炯二人行了礼便离开了二人。

  见南宫柠走远沈阔便介绍了一下南宫柠,“陈兄,她是医馆的人叫陆晚柠,说来话长,她是之前在酒楼遇到的姑娘......”沈阔将未进御史府之前与南宫柠遇见过的所有过程跟自己的猜想都向陈炯说了清楚。

  陈炯听完深以为然赞同说道,“若真如你所猜想,她一系列的行动还有你在定国公府看到的背影后又答应与你合作,那这位姑娘真的很可能就是南宫权之女,藏宝图谣言一事我们便多了一个可靠的帮手。”

  “与其说她帮我们,倒不如说是我们互相各取所需,互相帮衬。”

  听完沈阔所说陈炯连忙点头十分赞同,后心有余悸地说道,“我等你再确定一下她的身份,再带她一起暗中调查谣言一事。”

  陈炯十分相信沈阔办事的分寸,这句话未等沈阔开口陈炯便替他说了出来,真是人生难得一知己,沈阔与陈炯二人的默契是无需用言语来表达的,二人之间的感情亦是无法用任何事物来衡量的。

  “报!”御史府差役打断了二人的对话。“禀大人我们排查了张老死亡当天及前日城门口周围的百姓,并未有人看见过李顺出城,据派去李顺老家的差役说,也并未有人证明李顺回了老家。”

  “我知道了,你先继续盯着李顺,一旦有异常情况立马来报。”陈炯一向如此,只要属下禀报完所查之事就会让属下退下,然后自己再处理案件,且手下禀报所查之事时仅禀报之人与陈炯二人在场,其他人未得到命令不得入内,属下也知晓陈炯习惯,若有外人在场听陈炯示下同意禀报再讲,而沈阔在的情况下是可以不忌讳的,因为陈炯早已吩咐过。

  差役说完离开后,沈阔将与南宫柠在张老小摊附近找到的鱼线拿出,“这是案发现场找到的,也是多亏了陆姑娘的分析,才找到了这个作案工具,这鱼线作为作案工具还在现场,那么他一定会回到现场将鱼线取回,毕竟这是他的威胁,就看此人是否就是李顺了。”

  “嗯,十有八九就是他!”陈炯也是十分赞同南宫柠及沈阔二人的分析。

  “我再派些人去盯着代写张老的小摊,一旦发现立即抓获。”说完沈阔准备离开再去翻翻卷宗,却被陈炯拦下,“你等一下。”陈炯拦着沈阔的胳膊,眼里佯装老年人子女不在身边心酸的样子又说道,“太师说,王爷惦记着你。”说完将腰弯了下去假装抹了抹眼里辛酸泪,这时沈阔瞥了他一眼,冷漠说道,“陈兄,这副模样,看似已经到了年过半百的年纪,怎么样果真注孤生吧。”说完又白了一眼陈炯转身离开。

  而陈炯侧侧头,看向沈阔那寒冷如冰的余光,“嘁”了一声,“唉,果然依旧开不得玩笑!”

  沈阔晚膳时回到了南清宫与八王爷共进晚膳。八王爷府中的膳食果真是御史府无法比较的,一桌子珍馐美味,从左到右从上到下依次是,主食鱼肉、营养骨汤、可口小菜、饭后小食、“琵琶美酒”,晚膳的美味似乎将丫鬟侍女们身上香囊的香气都盖住了。

  见义子沈阔回宫八王爷自是喜不自胜,今夜晚膳八王爷酣畅淋漓,十分高兴。

  沈阔同八王爷讲着进御史府后发生的趣事,以及藏宝图一事的进展,说到南宫世家沈阔不自主地发问,“义父,你见过南宫世伯的女儿南宫柠吧,可否给我讲一讲她的模样。”

  “哦?你是怕我让你娶个长相普通的女儿家进门吗!你要知道你南宫世伯是好不容易同意这门亲事的。”八王爷将手中筷子轻轻放下极其认真说道。

  “不不,义父误会了。”沈阔便也将自己遇见陆晚柠及自己怀疑陆晚柠就是南宫柠一事告诉了八王爷。

  八王爷仔细一听回想了一会儿屡屡胡须说道,“这样啊,小柠的相貌自然是十分出挑的,小柠酷爱穿蓝色衣衫要,若真要说长相特征嘛,我还真说不好,反正是个美人胚子,还是就是唯一让我印上深刻的是,我记得小柠的左胳膊上有一个自下而上有宽变窄大约三寸长的疤痕,这还是拜你所赐呢。

  “记得是你们小时候,那时小柠偏要抢你母亲留给你的玉蝴蝶,你将它视若珍宝啊,结果在拉扯推嚷下,你就将她推倒在地正巧小柠的左胳膊被搁置在地面上的火尖枪割伤,一条长长的伤疤便就此出现了。”

  八王爷想着想着意犹未尽,再次开口说道,“你要是想确定那位姑娘是不是南宫柠到也不难除了去验证她的伤疤,便是让我去见见她。”

  “不用了义父,我自己去验证就好。”沈阔还是想着自己去确认,但他又不愿去确认,沈阔怕以后自己对她没有什么感情便娶了她,这样对两人都是不公平的。

  沈阔说完沉默良久。

  “嗯。不早了,你快回御史府吧,现在你待在御史府随时待命才是要紧。”

  “是的,义父,那我就回去了,您照顾好身体。”说罢早已食过半饱的沈阔便从南清宫出来回御史府。

  沈阔赶回御史府仅差几十余步的位置正巧看南宫柠从御史府走出,沈阔什么都没想就跟了上去,从开封府到定国公府要经过一段很漆黑的路,令沈阔没想到的是这么漆黑的路一个女孩子居然一点都无所畏惧的,看着周围如墨一般的环境,沈阔对南宫柠刮目相看,觉得她并不像普通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她有胆量,有魄力,有能力,也有国家大爱。

  沈阔一路跟着,果真就来到了定国公府,南宫柠回到定国公府依旧并未从正门进入而是从侧门进入,侧门打开的时候还有府内丫鬟向南宫柠行礼。

  这时的沈阔便十分确定了陆晚柠就是南宫柠,南宫权之女,南宫家的女公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