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阔别晚柠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他是女人!

阔别晚柠天 鲸落寸心 2735 2020.03.17 02:37

  南宫柠在知会八王爷后随涵湘走出南清宫,南宫清紧随其后只见是府中侍卫在南清宫门外等着南宫柠。南宫清在距离他们几步远的地方驻足,细听对话。

  “发生什么事了?”南宫柠询问侍卫。

  “张成今晨被发现死在狱中,监察御史陈炯已经去查了。”侍卫答道。

  “死了?”

  听到此消息的南宫清突然走上前再次确认消息真实性。

  “哥,你怎么也出来了。”南宫柠诧异地问道。

  “我不放心你,就出来看看。”听着哥哥南宫清的话,此时南宫柠微微露出心虚的表情。

  南宫清并未注意妹妹表情而是询问侍卫,“张成死了,怎么死的?”

  “回少爷,御史府现未查清......”侍卫将身体偏向南宫清答道。

  南宫柠打断哥哥与侍卫的对话一脸严肃地对侍卫说,“有没有什么方法让我去看看张成的尸体。”

  “因为张成的死因一直没有被查出来,御史府焦头烂额,此时正需要人手,我可以安排小姐随仵作协助御史府查案。”侍卫思考一番答道。

  “好,就这么办,涵湘你去帮我准备一身轻巧男装。”南宫柠对丫鬟涵湘说,并使了眼色示意其将马车里准备的衣服偷偷转移。

  “你要亲自去查张成死因?”南宫清眉头紧蹙地问道。

  “是的,我一定要去,这样我们收集的线索也会多一点,不至于那么被动。况且连官府都没查出死因,想必张成的死因定是奇特少有,凭我这几年在江湖上的经历,兴许能派上用场,也说不定能从凶手杀死张成的手法找到蹊跷,查出凶手。”

  “可是......”南宫清依然十分担心,想多多嘱咐一番却再次南宫柠打断,“你放心,张成的死因揭开我就撤离。”

  南宫清担心归担心却也阻止不了南宫柠,自己因府中大小事务脱不开身,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唯一能做的就是悄悄多派些人手暗中保护妹妹的安全。

  “王爷这边还需要哥哥帮忙说一下,我就不参加他老人家的寿宴了。”南宫柠接着对哥哥南宫清说。

  “我知道了,你去吧,定要注意安全,不要暴露身份。”

  南宫柠点点头后随侍卫离开。

  南宫清也回到南清宫内父亲南宫权身边,只听八王爷问道,“小柠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

  “世伯见谅,刚刚是府中侍卫来找小柠,府里有些事急需小柠赶回去处理,就让我回来跟世伯说一下,世伯的筵席怕是回不来了,她说改天亲自再给世伯敬酒赔罪。”南宫清弯腰作揖回答。

  “不要紧。”

  八王爷随后屡屡胡须开着玩笑对南宫权说道,“给他们二人说亲,你看就是这么不巧,两人都有事,出席不了我这糟老头子的寿宴。”

  “日子还长,他们总有机会见面的。”南宫权讲道。

  “说亲,爹爹要给小柠安排婚事?”南宫清一脸惊讶地问南宫权。

  “是啊,小柠确是到了该婚配的年龄了。”

  “哪家公子?”

  南宫权跟八王爷听南宫清如此问,默契地相视一笑。

  “回府等着跟小柠一起说,先留着悬念,让你这个做哥哥的心悬着一段时间。”南宫权玩味一笑故意地说道。

  南宫清听罢眼神看似波澜不惊,但内心却掀起波澜,这是南宫清对妹妹独特的爱,他当然十迫切地想知道父亲所说之人是谁,人品如何,会不会一心一意地对妹妹,能不能给妹妹独一份的爱,会不会欺负妹妹,这些问题南宫清在心里想了许久,虽说此事还未定下来,但一想妹妹确实已经到了婚配的年龄,此事也该好好地为妹妹考虑。

  想着想着南宫清沉默不语,八王爷在一旁调侃道,“侄儿这是吃醋了,害怕自己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妹妹,转眼变成别人家的了?”

  “世伯说笑了,晚辈只是担心小柠。”

  “你放心吧,我看好的人,定不会让小柠受委屈,你还不相信我这个糟老头子的眼光嘛。”八王爷宽慰地说道。

  “世伯的眼光自然是极好的。”南宫清客气地回答。

  “他们兄妹的感情真好,我们兄弟几个就只你如此幸福啊。”八王爷拍拍南宫权肩膀羡慕地说。

  说罢,八王爷去招呼客人,留南宫权父子二人在正厅。

  “小柠,干嘛去了?”

  南宫清听父亲开口问妹妹行踪,想着该把谣言一事的进展和盘托出,所以便对父亲恭敬地说,“回父亲,四处散播谣言之人已被小柠找到,但是他因人命被抓进御史府大牢,今晨又被发现死在狱中,那人死得蹊跷,御史府还没查出死因,小柠想借此机会去亲自查,也许会查出其他线索。”

  “你可派人暗中保护她。”

  “父亲不必担心,我早已派人去了。”

  “希望小柠能查到些蛛丝马迹啊。”南宫权双手相叠放在背后满眼期望。

   

  南宫柠换好男装,随侍卫去见仵作,二人已经进入御史府左侧可以通向大牢的停尸间。

  侍卫对仵作一脸严肃说道,“这是我在江湖上为你寻的高人,他或许可以帮助你判断张成的死因,但你不可对除我们之外的任何人提起此人来历,你就说他是你的助手,明白吗?”

  “还有他会一直带着面纱,若有人想要他揭开面纱,你就说,此人面部有传染人的红疹不宜取下面纱,你可清楚。”

  仵作在一旁喜道,“清楚清楚,多谢公子帮忙寻此高人,为鄙人排忧解难,鄙人定当谨记您的要求。”

  随后定国公府中的侍卫向南宫柠行礼后离开。

  侍卫离开后南宫柠微微拉低声音并将声音变粗开口对仵作说,“麻烦您具体讲一下你的验尸结果。”

  南宫柠一边听着仵作的讲述一边用面纱将面庞遮起来戴起手套随仵作一同查看张成的尸体。

  “死者名为张成,今晨被发现死在御史府大牢,死相狰狞,眼神惊讶,并未合眼,且手中握着一块玉佩,根据死者尸斑范围大小及冷却僵硬程度来判断死亡时间,轻轻按压尸斑有消失迹象确定死者至少死亡四个时辰,大概于今日丑时左右死亡;死者眼耳口鼻处并未出现血迹及泛红发黑迹象,用银针探死者口鼻咽喉及胃内血液并未变黑,排除毒杀;死者内脏完好并未出现出血破裂情况,排除内脏破裂失血过多而亡;死者的肺也无明显颜色及大小变化排除窒息而亡。其他并未发现异常,死因不明。现在我有些怀疑,死者面目狰狞,会不会是吓死的。”

  “不会,根据目前情况来说,死者紧握玉佩,那玉佩也并非死者之物,定是凶手的,他肯定跟凶手打过照面,估计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杀害了,死者为何面目狰狞并未合眼就能解释的通了,死因尚未查清,只能说凶手太过于狡猾,不想让我们过早地查出来。”南宫柠极其认真确定地说着。

  南宫柠仔细地将尸体再检查一番,从头至脚,一切可能要其性命的细节都未放过,依旧没有发现死因。

  这时陈炯从御史府中赶来询问进展。

  “怎么样了查出死因没有?”陈炯急忙走进停尸间问道。

  “回大人,属下无能。”见陈炯进来仵作卑微自责地对陈炯说道。

  此时的南宫柠也对陈炯低头行礼。

  “无能,连死因都查不出来,我御史府留你们何用。”陈炯十分气恼指着仵作讲道。

  南宫柠有些许看厌弃此人当下的行为及说话语气,想着这个仵作也应该是憋屈的很,便抬头想反驳一下替仵作说说话,可正当她抬头要开口的时候,余光瞥见张成头顶处似乎有异常,还时不时地闪着光亮。

  南宫柠并未在意此时微妙的形势跟紧张的氛围急忙起身去查看。

  “张成死因在这里。”南宫柠果断将张成头顶处闪着光亮的异物取出说道。

  南宫柠此时像及时雨一般得出了御史府久未得到的答案。

  “这么长的银针?”仵作在一旁极其惊讶地说。“那死因便是这银针插入死者头颅中,造成颅内出血,因此丧命。”

  “没错,就是这根银针要了张成的命。”南宫柠一边说话一边将银针递给仵作,正当南宫柠开口说话时沈阔从门外走了进来。

  “是他,他怎么会在这儿。”南宫柠眉头一紧暗自发问,遂将目光移开,低下了头。

  沈阔走进停尸间见说话之人确定出张成死因而暗喜,因自己此时是官家人要有威严,欣喜自是不便显露出来,遂看了看南宫柠,内心觉得此人颇为奇怪,上下打量着被面罩遮住面庞的南宫柠,他身材比普通男子娇小,纤弱有余而刚勇不足,眉眼还有几分秀气,声音也是细细的。

  “他是谁?”沈阔皱眉问道。

  仵作将银针放下回答,“回沈大人,他是我的助手。”

  沈阔得到答案并未追问,而是走近仵作将银针拿起查看。

  这时刚刚一脸愤然的陈炯忽地说道,“你这助手看似比你要有能力,在验尸方面确有造诣,你该好好回去反省了。”

  “是是是,属下明白。”仵作脸上强扯出些卑微的笑意尴尬说道。

  “既然死因已查出,你们就回去整理张成验尸结果的卷宗吧。”沈阔冷漠道。

  仵作听上级命令自是违逆不得遂带着南宫柠快步离开。可当南宫柠经过沈阔身边时,沈阔忽地闻到了淡淡的伽罗香,回头朝南宫柠看去满心疑问,“女儿家用的伽罗香,他是女人?”而后沈阔猛地想到从太师府逃走的女子,“不对,是她!”

  沈阔刚想上去追,便被阻拦,陈炯见一直看着门口方向愣神的沈阔走进用手在沈阔眼前一晃,“看什么呢?”

  此时南宫柠早已消失在沈阔的视线之中,见没有南宫柠的踪影沈阔也并未上去追赶,“以后再和你说,你快去派人查查张成的背景,搜一搜他的家,还有那块玉佩的来历,我怀疑他的死有关藏宝图一事。我回去仔细看看南宫世家的卷宗。”沈阔急忙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