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阔别晚柠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我扶你起来

阔别晚柠天 鲸落寸心 2812 2020.07.20 22:55

  一路走走停停,无限遐想,皱眉摇头,叹气,无知不觉南宫柠已经随着杨曦来到了御史府。

  “劳烦大人通报一下,我们是医馆的人,前来御史府任职。”

  出于礼貌杨曦将门口守卫称作“大人”,这样给门口守卫留下了一个好印象,有利于日后的相处。

  守卫微笑礼貌地让南宫柠杨曦二人在门前稍后片刻,片刻过后,进去通报的守卫赶回,将南宫柠杨曦二人请进了御史府。

  御史府庄严肃穆,果然唯法理公道不可侵犯,二人来到御史府便不自觉地严肃庄严起来。

  沈阔在正殿等候着,南宫柠走进正殿,沈阔突觉异常,心想着,“原来她是以这种方式,名正言顺地近御史府!”

  来到正殿只听守卫讲道,“这是我们沈邺沈大人,御史大人陈炯陈大人今晨去太师府议事还未回来。”沈阔见二人进来,便上前迎接。

  “参见沈大人。”南宫柠杨曦异口同声。

  而后南宫柠向沈阔挤弄出一个奇怪眼神,沈阔心领神会。

  沈阔知会守卫,“没什么事你就先下去吧,我带她们熟悉府内事务。”

  “属下告退!”

  南宫柠跟杨曦二人简单做了个自我介绍,沈阔也将南宫柠二人在府中负责的具体事务事无巨细地讲了清楚。

  “具体事务我已经交代好了,你们可以在御史府中住下,也可以自行安排住处,没什么事情你们先在府中了解一下环境,我还有事你们随意。”沈阔沉稳说道后离开正殿想着一会再去一趟案发现场。

  “是大人。”南宫柠二人亦是异口同声。

  而此时的陈炯正从太师府府中离开,太师并未的批判跟谩骂陈炯,只是无奈地将早朝上各位大臣讲的话娓娓道来,果真不出陈炯所料,圣上早已知晓此事,此时亦在今日早朝引起轩然大波,命从七品监察御史三天内解决此案,安抚民心,打消百姓的恐慌。

  但令圣上不知的是此事与南宫世家谣言之事有关。

  陈炯灰头土脸地回到了御史府正好碰到刚要出门的沈阔,见陈炯面上毫无精神并带有沮丧地神情,沈阔改变了要出门的想法随着陈炯一同朝正殿走去问道,“圣山施加力,要限时破案了?”

  无精打采地陈炯轻声嗯了一下。

  沈阔头一次见陈炯这样的沮丧,安慰陈炯道,“你放心,此事就交给我吧!”

  陈炯稍恢复了自己的精神看了一眼沈阔,而后又长叹了口气,一个字也没说走到桌案旁翻起了卷宗。沈阔知道此时只能让他自己静一静,便悄声地离开了。

  离开后的沈阔按照之前自己决定好的,又去了一趟案发现场。

  张老小摊自有命案起,百姓唯恐避之不及,除非必须过路经过,不然没人会来这个污秽之地,所以平时小摊周围是无人靠近的。

  沈阔站在小摊周围环视了两圈,见张老小摊后的房门是开着的,那房门上并无匾额也不清楚屋内情况,可沈阔还是走了进去。

  悄声迈进屋内,沈阔见屋内陈列数个书架,书架上零零散散的放着各式各样的书籍和古物,有放竹简的书架,也有放书本的书架,也有放着画卷的书架等等。

  沈阔心想着,“这是个书阁啊!”此时沈阔细听屋内似乎有异样,好像是翻书的声音,沈阔悄声踱步到书架后,向内偷偷望去,只见身着蓝衣,身影修长,侧脸有些面熟的女子在翻着书架上的书籍,沈阔心里透着疑问,“陆晚柠?她怎么在这?”

  看着南宫柠认真看书的样子沈阔内心似乎觉得眼前之景象似乎在多年之前发生过,正当沈括深思在哪里发生过的时候,那书架似乎年久失修,忽地发出“次噶”的声音而后就见书架朝南宫柠的方向砸去,此时南宫柠原地呆住还未反应过来,而那在另一个书架后等候多时的身影,趁书架还未完全砸向南宫柠时,危机之际南宫柠忽地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猛然将书架一推,后只见沈阔正抱着南宫柠快速往反方向扑去,见书架轰然倒下,南宫柠跟沈阔也翻过到了一旁,这危机才算彻底结束。

  倒在一旁的南宫柠怔在原地没有动弹,似乎被刚刚之景象吓到了,南宫柠听着怀中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劫后余生的狂喜令南宫柠对此时沈阔的怀抱有种说不清的眷恋,这时沈阔放开南宫柠起身将自己的一只手递给了南宫柠并示意其借他的手起身,并说道,“吓到了吧,快起来。”南宫柠拉着沈阔的手起身拍了拍衣裙上的灰尘,娇羞地客气说了声,“谢谢沈大人”。

  南宫柠虽说从小在江湖上野,可南宫柠总是一个人并无依靠,像刚刚情景南宫柠被人救于,危难之中,救她的人还是个英俊潇洒的男子,露出娇滴滴渴望被保护的小女人的姿态也是必然的。

  南宫柠被沈阔拉了起来,就站在距离沈阔一掌之隔的位置,惊魂未定的南宫柠,就听低沉浑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鼻息间都是清冽的男性气息,南宫柠想着之前对沈阔犯的花痴,以及正当时的情境,脸不禁热了起来。

  “陆姑娘,怎么在这,你不是应该在御史府吗?”

  此时脸红心热的南宫柠实在是受不住,这样的男子离自己太近便连忙将沈阔推开,而南宫柠的视线却不舍的就连在沈阔的身上。还一边推开一边说,“御史府内太无聊了,我想着我已经是御史府的人了,来案发现场看看,兴许能帮得上忙呢。”

  沈阔似乎明白南宫柠一系列的行为,便轻开了句玩笑,令南宫柠放松笑着说道,“哈哈,所以来此书阁看书便能帮得上忙了!”

  南宫柠听罢也随沈阔笑了起来,此时气氛也从尴尬变成了和谐,南宫柠后说道,“你跟我讲讲张老死亡后现场的具体细节,和仵作的判断吧。”

  “好。”说完南宫柠随沈阔走出书阁。

  “张老两眼瞪的老大趴在桌案上......地上血液呈线形喷射状......仵作判断伤口为丝状物切割......”沈阔事无巨细地为南宫柠讲述着张老案件情况,以及人物关系。

  南宫柠听着听着还是觉得仅李顺可疑便问道,“那贩鱼的小贩嫌疑排除了吗?”

  沈阔将双手背过身去沉着地回答,“正在查,并未排除,虽说他有不在场证明,但事情蹊跷,我便命手下再去确定不在场证明的真实性。”

  南宫柠听后若有所思,忽地灵光一现,惊喜说道,“贩鱼,捕鱼,会不会是鱼线,是鱼线就说的通了,鱼线很细确实可以将身体划伤,且鱼线因为很细在阳光下不会被发现,如果是鱼线,李顺又有不在场证明,张老死后李顺并未来过现场,那凶器鱼线应该还在这里,从昨天到此刻天并未起风,且今晨下过小雨兴许鱼线被灰尘和成泥土盖住了也说不准,我们再找找看吧。”

  “好。”

  说罢二人一同寻找,找寻了将近三刻钟,正当南宫柠怀疑自己是不是分析错了的时候,她转身看向了沈阔,见沈阔起身未动手里似乎拿着什么东西,便朝沈阔走去,走上前一看果真是鱼线,南宫柠惊喜道,“太好了,沈大人你找到了,果真是鱼线。这样是不是就可以结案了,我们去审李顺吧,看究竟他为什么杀了张老,跟南宫世家又有什么仇怨。”说完南宫柠转身就要赶回御史府等着沈阔回去下命令。

  “陆姑娘等一下,证据还不够。”沈阔一把将南宫柠拦住。

  南宫柠满是疑惑地问道,“为何?”

  “为什么凭鱼线就判定了此事为李顺所为呢,别忘了他可是有不在场证明,既然鱼线还在现场,若是李顺所为他一定会回到现场将鱼线取回,毕竟这可是他的威胁。我们先回御史府派人盯着李顺也在这小摊附近暗中盯着,一有风吹草动我们将他抓个正着岂不是叫他不打自招嘛。”

  南宫柠深以为然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对,那我们回御史府吧。”

  说完二人一同返回了御史府,这是沈阔与南宫柠二人第一次共同合作,似乎合作的很愉快,很享受,二人也将对彼此在内心之中的芥蒂暂时放下,因为她们二人凭彼此的感觉就是认为他们并非是敌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