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阔别晚柠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总有些不好的预感

阔别晚柠天 鲸落寸心 2836 2020.07.27 22:21

  翌日清晨,太阳刚刚露出了脑袋用好奇地目光看着大地,大地上洒满了柔和的阳光。

  南宫清起床便立即去父亲南宫权的房间接替妹妹南宫柠照看父亲,南宫清轻轻推开房门,只见妹妹南宫柠趴在了父亲的床头憨憨入睡,南宫清便将妹妹一把抱起送回了房间。

  大夫昨日说过,南宫权再过一天左右便会醒来,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南宫清把南宫柠抱回房间后的两个时辰南宫权便苏醒了过来。

  南宫清在南宫权床头侍候,见父亲慢慢睁开了眼睛后在一旁欣喜道,“爹,太好了,您醒了,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饿不饿。”

  南宫清没等南宫权开口说话便大声地朝门外喊去,“来人,老爷醒了,快去做些清淡的饮食和粥水,再把小姐叫过来,告诉她老爷醒了。”

  “小柠回来了啊。”南宫权带着虚弱的声音说道。

  “您突然就晕倒了,我就去开封将她叫回来了,昨夜也是小柠陪你一整夜,早上我见她在您床头睡着了,那眼睛也是肿着的,我便将她抱回了房间,现在听到您醒了的消息,她估计会非常高兴。”

  “让你们兄妹担心了。”

  南宫清整理了一下父亲的被子,“父亲说的哪里话。”

  这时南宫柠从房间赶来,见父亲安然躺在床上与哥哥南宫清讲着话,内心总算松了口气,来到父亲的床边,南宫柠一只手握住父亲的手,另一只手摸了摸父亲的额头感受了一下温度,看了看父亲的脸色跟眼神也恢复了很多,问了问父亲还有没有异样的感觉,这才真正的放下心来。

  在一旁的南宫清见妹妹南宫柠担心的样子,便以自己的方式让妹妹彻底放心,便在旁轻开了一句玩笑说,“父亲是突然晕倒,又不是感染风寒,你摸父亲的额头干嘛!”

  而后南宫权听到南宫清的话也笑了起来,将另一只手拿过来轻轻拍了拍南宫柠的手,像在告诉她自己已无大碍。

  南宫柠回头瞥了一眼南宫清后尴尬地朝父亲笑了笑,南宫清随后又说道,“大夫已经来看过父亲了,父亲已无大碍,这几天清淡饮食,避免忧心劳累就好。”

  “没事就好,父亲您好好休息,一会儿吃些饭食,我们俩带你去园中走走。”南宫柠放心说道。

  见父亲南宫权点了点头,南宫柠又再次说道,“我有点事情要找哥哥商议,我们一会儿再来看您。”随后朝南宫清使了个眼色示意其跟她出来有事相商。

  二人向父亲行礼告退,便来到了定国公府花园内的一处亭子落座。

  南宫柠忽地十分正经地对哥哥南宫清说道,“哥,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次父亲突然出事倒给我提了个醒,昨日我想了一夜,真的觉得父亲这次并不是意外晕倒的。”

  “你想多了吧,大夫不是说父亲是忧虑劳累过度所致吗?”南宫清充满疑问。

  而后南宫柠仔细将自己所想说给哥哥听,“现在府中之事都是你在打理,父亲何谈劳累忧虑,就算是因为藏宝图谣言之事也不至于,因为我们将所查进展都讲与父亲听,按理来说不会导致父亲忧虑过度啊。”

  南宫清似乎对妹妹所说有些许的赞同,却还是不太相信,遂说道,“兴许是你杞人忧天了呢!”

  “哥,从藏宝图谣言初现到如今张成和代写先生的两个案子,看似是开封府内的人命官司,可归根结底还是与藏宝图谣言一事有关,那么就说依旧是冲着我们南宫世家来的,只是我们找不到证据,如今看形势肯定与那飞云阁脱不了干系。”南宫柠极力想要哥哥警惕跟相信起来。

  见南宫柠十分肯定认真地说道,南宫清开口道,“那你说若父亲这次晕倒真的是他人蓄意陷害,又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连大夫也诊不出一二呢?”

  “这正是我的疑问所在,我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只能在府中增强戒备,对父亲的饮食要多加留意,然后将我们不熟悉、用着不可心的家丁裁出去一部分,只留家世清白知根知底的忠心之人在父亲身边伺候着。”

  “你说的有理,我立即叫福伯着手去办。”

  南宫柠又说道,“除了你、我、父亲、福伯,别人都要防着些,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我知道,现在特殊时期我会多加防备的。”南宫清又是一脸欣慰,他想着在开封府待了数天的妹妹确实成长了,稳重了,没有之前那么毛毛躁躁了。

  “今天父亲没什么大碍我便要回到开封府了,记得随时要告诉我父亲的情况,我怕他们起疑我得尽早回去。”

  “嗯,你去吧,府中一切有我。”

  南宫柠点了点头,遂和南宫清回到父亲的房间,然后陪着父亲在府内走动走动,散了散心,之后的南宫柠便安心地回了御史府。

   

  又是那阴森诡秘的地下密室、又是那个黑衣人、又是那总是站在一位女子画像前,背对着黑衣人的神秘主人。

  只听黑衣人行礼恭敬说道,“主人按照您的吩咐,知晓南宫权因在江湖常年奔波再加上为救人险些丧命,如今需要按时服用中药来理气、安神、镇心,那方子里有一味朱砂,我们便不时加些少量的水银进去,这样就如同慢性毒药吞噬着南宫权的身体,主人真是英明。”

  “怎么样南宫权有没有看起来十分憔悴?”那神秘的主人像是掌握着全局,十分有把握地问着黑衣人。

  黑衣人却说出了令那主人意想不到的回答,“昨天午后南宫权在府中晕倒,不过郎中没诊出来是何病症,以劳累忧虑过度开的药,那郎中真是蠢啊。”

  那主人转身呵斥黑衣人,“蠢货,多亏那郎中蠢,要不然不就被他们发现了么!”

  听到主人的呵斥那黑衣人额头立马冒出了冷汗,“主人英明,是我蠢,是我蠢。”随即擦了擦冷汗。

  “看来南宫权的身体早已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好了,告诉他们暂停往南宫权的汤药中加水银,过些时日的将以往的量再减半每隔一天放入,我们不急,先留着南宫权可别让他那么快的去走黄泉之路。”那主人把玩着手中的手钏说道。

  “是的,主人,飞云阁那边您还有什么要嘱咐的吗?”

  主人摇摇头,“军械库那边动手之后你就回飞云阁吧,那边需要你组织。”

  黑衣人接到命令行礼后转身离开。

  “红羽,再等等,我很快就会让害你性命的人去那边陪你了。”那主人还是将自己的脸靠近画像中那女人的脸说道。

  昨夜的沈阔在御史府门口等了近半个时辰,见始终没有南宫柠的身影,便趁着晚膳期间回了趟南清宫。

  “义父,我回来了。”

  “阔儿,回来了,我听说了那个当街杀人的案子已经限期告破,为父的,在这恭喜你啊!”八王爷带着慈祥的笑容说道。

  “义父,此案十分复杂,对外公布的结果并不是案件的真相。”而后沈阔花了几乎一个时辰的时间给八王爷将张成与张老两起案子的真相。

  八王爷听完捋了捋胡须说道,“原来是这样啊。”

  “是的,我打算将幕后真正的始作俑者揪出来后在禀报给圣上。”

  可八王爷随后又担心道,“为父支持你,可是到那时圣上肯定会治你一个欺君之罪,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嗯,我心中有数!”

  沈阔忽地想起了自己早已确定了南宫柠的身份便将此事告诉了八王爷,“对了,父亲,上次我同你说的那个女孩就是南宫柠,有一次我悄悄地跟着她,她果真回到了定国公府,我也悄悄地进入了定国公府中,见他与世伯还有南宫兄讲话还十分亲昵的样子。”

  “看来,小柠也在查藏宝图一事,你要尽全力保护好小柠,别让别人知道了她的身份。”

  “我知道了,义父。”

  而八王爷又猛然想到一件事,“今天我听说,你南宫世伯,午后在园中晕倒,我不太放心,想改日去看一看他,你随我去吧。”

  沈阔暗想,“她肯定是回定国公府照顾世伯去了,怪不得这么晚了还没有回御史府。”

  见沈阔想的有些出神,八王爷便又说一遍,缓了个神的沈阔便问道,“世伯晕倒了,怎么回事?”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只能到时候去定国公府才知道。”

  沈阔有些犹豫,“义父,我就不去了,我要是跟你去了,那南宫柠不就知道了我的身份了么,我还不想让她知道我的身份。”

  “你这可就不地道了,允许你知道小柠的身份,就不允许小柠知道你的身份了?”

  “不,义父,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好啦,我知道你的顾虑,不去便不去,反正是你们二人的事情,就你们自己说了算吧,但是小柠是我认的唯一一个儿媳妇,你万万不可有其他对不起小柠的想法。”

  “嗯。”沈阔轻声作答,遂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两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