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阔别晚柠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陆晚柠就是南宫柠

阔别晚柠天 鲸落寸心 2453 2020.07.22 22:53

  “老爷,少爷,小姐回府了。”侍女涵湘喜道。

  “爹爹,哥哥,我回来了!”南宫柠从长廊到正殿这一路看到父亲跟哥哥就飞奔过来,俏皮嬉笑喊道。

  南宫柠来到父亲面前,南宫权便用自己的手敲打了一下南宫柠的额头,南宫权本来担忧的神情转为愠怒,随即又悠悠一笑摇头道,“你还知道回来,那日你吩咐涵湘向我说,晚些回来给我请安,可是你呢,一走就是数日,哪有女儿给父亲请安要隔好几天的,好不叫人担心,唉~~”

  南宫权真的是拿这个女儿没辙,心里百般宠爱,真应了那句“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原本南宫权想疾言厉色地告诉女儿,如今多事之秋,不论到哪里是何时都要告诉他此时是否安全,可一见到南宫柠撒娇想着成为严父,却也变为慈父。

  南宫清听着父亲对南宫柠的话十分苟同,便随着父亲南宫权的话语声,深以为然的点头。

  南宫柠知道父亲是关心则乱便撒娇道,“哎呀,爹爹,我不是写信‘拜托了’咱们府中的信鸽捎信给您了吗?”

  “信鸽捎信,它能说话吗?它是活生生的我的女儿在我面前吗?再说你那信鸽几天才捎过来这一封信,信上寥寥几字,‘女儿安,爹爹放心’,你当真是要我将担忧之心日日提在胸口啊,小柠,你要知道如今不比以前,咱们南宫家处于风口浪尖之上虽说并无几人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可万一你要真出什么事,要我这个糟老头子怎么办啊。”

  “我知道错了,下次我会注意的。”南宫柠听了父亲语重心长的一句话倒也懊悔了起来,南宫柠耳根燥热,略微羞愧难当。

  南宫柠欲打破这尴尬的气氛,遂轻咳了两声道,“爹爹,我已寻机进入了御史府,因开封城里几个案子均与藏宝图谣言一事有关,我便想着从官府那里寻些消息,哦,对了,杨曦姐姐和我一同在御史府,我也是借了她母亲开的医馆才名正言顺的进入御史府呢!”

  一旁的南宫清诧异讲道,“哦?杨曦也在啊,到叫我跟父亲放心些,那孩子沉稳,聪明,在官府关系上会提点你一些的。”

  听此时哥哥南宫清搭上话来,而父亲沈默不语在一旁听着,便灵光一现将与沈阔达成的合作关系说给父亲跟哥哥听,“还有,我上次不是和哥哥说过要探探官家之人的心思,也就是那日在临湘酒楼说帮我们南宫世家说话之人,他竟然主动要求与我合作,经我深思熟虑,以及对他的态度分析,他是真心与我们合作,兴许他们也意识到,此谣言之事最终会导致的后果吧。”

  南宫清虽说觉得御史府之人一同调查谣言一事对妹妹南宫柠及南宫世家来说是十分方便、有利的,可还是担心妹妹,便语重心长地再次给妹妹南宫柠提了一个醒,“那你也要提防着点,切勿将你的身份暴露,也不要对他们展露的太过于在意南宫世家。”

  “我知道了,哥,我有分寸的。”

  南宫柠与父亲南宫权及南宫清的对话,到也叫沈阔听得一清二楚,躲在角落的沈阔现如今也十分确定陆晚柠就是南宫柠,之前的沈阔想过十分神秘的南宫柠到底是什么样子,或温婉,或沉静,或豪爽,或英气,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是“陆晚柠这个样子”,柔弱中带着刚强,眼神中充满正气,言谈举止间透着自信,亦有着他想保护却不需要他保护的感觉,但就是这么样的外表些许柔弱的她,从一开始在临湘酒楼就吸引着沈阔的目光,勾着沈阔的心魄。

  沈阔一颗悬着的心也同确定陆晚柠身份开始便落地了,之后的沈阔便回了开封御史府将在定国公府知晓的事情告诉了陈炯。

  南宫柠也是正巧在沈阔离开定国公府后不久,跟父亲和哥哥说明情况后返回开封于御史府。

  沈阔从定国公府回来思绪万千,同陈炯讲完陆晚柠的真实身份,陈炯表态说道,“那以后我们讨论案情,以及藏宝图谣言一事之时就可以带着她一起了,她可靠的身份,为我们省了不少麻烦,也不用天天怀疑着她的动机了。”

  “确实。”沈阔点了点头。

  陈炯此时见沈阔眼神里有些若有所想的样子,用手拖了拖下巴挑眉玩味地说道,“南宫柠,南宫柠,八王爷给你订了门亲事就是她吧。”

  沈阔听此话怔怔地看着陈炯,淡定说道,“对!”

  见沈阔变无表情,内心却也不知想些什么,总之觉得沈阔满怀心事的样子,后小心翼翼问道,“现在还不晚,要不你去叫下南宫柠,我们一起分析一下案情?”

  “陆晚柠,而非南宫柠,记住千万别在外人面前露馅。”

  陈炯立刻将嘴捂了起来,四处看了看,确定未被其他人听到再将双手放下松了口气,可只有陈炯知道自己此番行为是为逗一逗沈阔。

  沈阔见陈炯此行为皮笑肉不笑地又瞥了他一眼,正当,沈阔要说南宫柠此时可能并未从定国公府赶回就看到南宫柠从御史府大门走进来。

  南宫柠走近前礼貌问道,“陈大人沈大人,这么晚了这是还在处理公务?”

  “没有,我们在讨论案情,正好你来了,沈阔。”说道‘阔’字,沈阔极力大声咳嗽将陈炯的声音盖过去,陈炯也瞬时明白沈阔忽地大声咳嗽是出于何原因,便立即喘了口粗气轻咳一下说道,“沈邺沈大人已经跟我说了你们的几段不打不相识的相遇,既然我们目标一致,我们就放下所有顾虑专心分析案情,早些解决南宫世家谣言一事。”

  “好,那我们开始吧。”南宫柠赞同说道。

  只听沈阔细细梳理案情进展,并且将之前张成被毒杀在狱中之事并案调查,讲道,“张成是因当街误杀酒馆老板,而入狱,并查到此人实为散播藏宝图谣言之人,就当我们确定张成为散播谣言之人之时,便悄悄被毒死在狱中,后张成验尸结果表明手法出自江湖组织飞云阁,而张老之死也是在当我们发现张老为谣言代笔后惨遭杀害,现今就等着杀害张老的真凶浮出水面,一问究竟,说不准此案亦与飞云阁有关。”

  “这飞云阁到底是什么组织,怎么就偏偏跟南宫世家过不去。”

  “说不定人家也是觊觎南宫世家的藏宝图。”

  南宫柠白了他一眼,沉默未语。

  说来也巧,此时是圣上给的期限的倒数第二天,眼看三日之期即将结束,正此时,盯着李顺的差役前来禀报,见正殿除了陈大人跟沈大人还有一名女子,差役顿了顿,将刚要说出口的话硬是咽了回去,陈炯似乎明白属下的行为举止,便开口说道,“无妨,陆姑娘是自己人,以后说话不必忌讳。”

  “是,大人。我们盯着李顺,见其在家门口鬼鬼祟祟,游走不定的样子觉得可疑,便继续观察,果不其然,李顺看了看四周确定无人之后走近城中张老小摊附近,属下觉得事发突然又有些可疑便急忙来报。”

  听完差役的话,南宫柠沈阔互相看了看对方,果不出二人所料,李顺就是杀害张老的凶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