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阔别晚柠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突发命案

阔别晚柠天 鲸落寸心 2582 2020.03.15 13:38

  张成被抓的那个夜晚,夜色浓稠如墨砚,御史府大牢几个字也融入其中,只见牢房门前两个火台微微闪着光亮。

  案犯受刑的惨叫声中夹杂着鞭子抽打在身上的声响,有气无力的喊冤声更是让人毛骨悚然。而整个御史府大牢尽头处却异常安静。

  “你就是张成?”沈阔眼神冷漠地问道。

  因为太师举荐沈阔时已跟陈炯说好一般的民事案件都交由沈阔处理,所以陈炯只在一旁听着细则,陈炯与沈阔为多年好友,他非常信任沈阔,也并没有任何怨言。

  “是的,大人。”

  “你可知今日醉酒后都干了些什么?”沈阔极其严肃。

  “草民,草民...喝了些酒言语过激,跟卖酒老板起了争执,将卖酒老板推...推倒在地,没想到他...他竟然摔到了头,死了,大...大人,草民冤枉...冤枉啊,草民不...不是故意的,草民并不想要他性命啊。”面对着大牢中压抑的氛围和眼前这位大人的威严,张成双膝跪地,紧张到语无伦次。

  “证据确凿,你还在说冤枉?”

  张成叹了叹气,“草民,认罪!”

  “念你因争执一时失手将酒馆老板杀害,判你杖刑一百,鞭刑二十,终身监禁,明日公堂上昭告天下。”

  张成听罢,面目呆滞,瘫坐在地,心想“这罪判得还不如直接处将我处死,杖刑跟鞭刑行刑完毕我若有命活下来算我命大啊”。

  张成又心想刚刚发了一笔横财却酒后误事,断送了一生,可他更没有想到的是,他竟只有一晚的寿命......

   

  沈阔简单审讯结束后转身离开牢房,一直站在沈阔身旁的陈炯也跟着他离开。

  “你果真在外人面前一副冰山脸,让人不禁汗毛耸立,你真是当判官的料啊,活脱脱一个阎王爷嘛!不过这案子这么轻易的让你断完,跟我还蛮像的。”陈炯走上前与沈阔并立而行,开着玩笑说道。

  “路有那么多条,谁愿意走最复杂,最远的呢。”沈阔潇洒讲道。

  陈炯一听这是他对沈阔说过的便说道,“哎,你这个人,别学我讲话嘛!”

  “对了,明天义父生辰,我告假一天。”沈阔淡淡地说。

  “呦,堂堂八王爷的公子告假要经过我这个七品芝麻小官同意,真的是今时不同往日啊。”陈炯得了便宜一脸奸笑地调侃道。

  “你想多了,我只是通知你一声。”说罢沈阔白了他一眼,转头淡漠地往前走去。

  听完沈阔的话陈炯耸了耸肩而后皮笑肉不笑地自言自语道,“在你身上真的是讨不到一点便宜,着实无趣。”

  “我即刻动身回南清宫,张成案子的卷宗,你自己解决吧。”沈阔回头强调。

  “我看啊,你真最是无情。”陈炯叹了口气无奈说道。

  “过奖。”沈阔双手握拳讲道,后又悠悠一笑,再次转身离开。

  过了几个时辰,正值丑时,乌云遮月,夜色更是阴森恐怖,伸手不见五指,此时的御史府大牢一如既往的安静,大牢外部周围的守卫也是眼皮打架,哈欠连连甚是疲惫,更是不知有一人身着夜行衣偷偷潜入大牢尽头张成牢房处,那人用浸了迷药的手帕将大牢内的守卫迷晕,趁关押犯人此时正熟睡拿起守卫腰间的钥匙打开了张成的牢门。

  “是你?你......”张成一脸惊讶,未等开口接着问此人来的目的,就被黑衣人拿着四寸长细银针顺其头顶插了进去,张成毫无防备瞬间倒地,死状狰狞。

  见张成倒地那黑衣人从腰间拿出一块玉佩放在张成手心上,佯装张成死前抓住了凶手佩戴的玉佩。而后黑衣人将牢门虚掩,迅速离开,消失在黑夜之中。

  翌日,南清宫八王爷府邸此时已是热闹非凡,人满为患,各路钦佩八王爷贤德之名的江湖人、各级官员们的贺寿礼物琳琅满目,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南清宫门前守卫细细检查请柬;清点礼物的管家笑容满面地在前吆喝着是谁,什么身份,送了什么礼物;丫鬟们将礼物小心翼翼搬移至后殿,准备下一步的清点封存;宾客们互相客气问候,嘘寒问暖。

  正此时,只听管家喊道:“南宫世家,定国公府南宫权,纯钧宝剑一把、蜀锦若干匹、虎皮两张。”而后就看见南宫权一家走进南清宫径直朝八王爷走去。

  南宫一家却隐隐听见有人背后议论着,“谣言传的那么厉害,还来给八王爷贺寿,也不知道避避嫌,这不明摆着要给八王爷添堵嘛,真的是。”

  听到别人在人后议论纷纷,南宫权一家出了奇的默契,都并未在意他人所说的一切,依然脚步不停朝八王爷走去。

  八王爷站在正厅门前见自己好友迎面而来甚是高兴,也走上前去迎接。

  南宫权正要行礼却被八王爷拦下,“你我之间无需行礼。”

  “今为王爷大寿,恭祝王爷,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南宫权露出久违的笑容说道。

  随后八王爷看看南宫权身后的晚辈问道:“这就是清儿跟小柠吧,都长这么大了。”

  “快,见过你们的世伯。”南宫清转头示意儿女。

  而后南宫清南宫柠依次祝寿。

  “晚辈南宫清见过世伯,《诗经》中有云,祝世伯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

  “晚辈南宫柠见过世伯,恭祝世伯生辰快乐,福泽及世,寿考绵鸿。”

  “好好好。”八王爷笑容满面甚是欣喜。

  “时光荏苒,世侄已年轻有为,仪表堂堂,小柠也出落成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了,真是时光如梭啊。”八王爷面庞朝着南宫权感叹道。

  未等南宫权接话,这时涵湘有些不合时宜地走上前拂在南宫柠耳边轻轻说道,“小姐,您派出的侍卫有情况汇报。”。南宫柠突觉计划有变,便笑眯眯礼貌地对八王爷说:“赵伯伯,门外似乎有人找我,却被拦下,我去看看就回。”

  南宫清担心妹妹会偷偷逃出去潜入御史府大牢,随后跟八王爷说:“世伯,小柠在开封人生地不熟的,我跟上去看看是谁找她。”

  八王爷答应兄妹二人,看着他们的背影而后对南宫权讲道:“兄妹俩感情真好,你呀,儿女双全,各个都讨人喜欢,真是享了天伦之乐了。”

  “是是是,这两个孩子朴实孝顺,确是让我省了不少心。”南宫权满脸欣慰。

  八王爷停顿了一会儿屡屡胡须说,“小柠她行事有分有寸,知书达理,又有如此美貌,不知小柠可有心仪之人啊。”

  “多谢王爷夸奖,王爷怎会有此问题?”

  “我看着小柠心中却有一想法由然而生,想替沈贤弟跟你定门亲事。”

  “哦?王爷说的是沈贤弟的儿子沈阔。”

  “沈阔这孩子我看与小柠甚是相配,沈阔是我培养长大的,他的人品你放心,二人若真能在一起,也了了我们做长辈的心愿,我对沈贤弟也算有了交代。”

  “沈贤弟的儿子自小就十分聪明又是王爷您培养的,我自然放心,这孩子我也是有十年没见了,他在哪,我能见见他吗?”南宫权满眼期待地问道。

  八王爷转身问身后的仆从,“少爷呢,怎么一早不见他人?”

  “回老爷,少爷一早就回御史府查案了,说是突发命案。”仆从恭敬地说道。

  他们三人的距离并不算远,南宫权自然也听到了仆从说的话,八王爷看看仆从而后回头屡屡胡须,皮笑肉不笑地对南宫权说道,“真是不巧,改天我让他登门拜访,看望你这位世伯。”

  “不妨事不妨事,总有机会见面的。”

  “那这亲事?”八王爷试探着问。

  “我自然是同意的,如今我们定国公府深陷谣言,提前给小柠安排好亲事,万一我们定国公府出了什么事,还有你这位公爹护我家柠儿周全,我在黄泉下也能安心了。”南宫权似乎想了谣言之事最坏的情况深叹了口气说道。

  “贤弟府中谣言一事,我已经派人去查了,圣上那边我也会尽力的,圣上多疑,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快查出始作俑者,其他的不要多想。”

  南宫权听罢,深深鞠躬行礼,“多谢王爷,王爷之恩,我南宫权日后定当涌泉相报。”

  “那这亲事就算定下了?”八王爷再次向南宫权确认道。

  “定下了,定下了。”

  二人不谋而合地开心地笑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