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阔别晚柠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我同意合作

阔别晚柠天 鲸落寸心 2886 2020.06.25 23:36

  从茶楼离开回到客栈的南宫柠也不知是怎么了,来到开封便十分困乏,回到客栈便开始睡觉,这一睡就睡到了临近黄昏,那代写先生被杀之事显然并未被南宫柠知晓。

  刚睡眼惺松张开眼睛的南宫柠忽地听见了咕咕咕的声音,竟是她那不争气的肚子开始抗议了,南宫柠捂着肚子起身朝客栈楼下走去,叫些小菜填填肚子。

  此客栈并不像临湘酒楼一样人多口杂闲话八卦传的到处都是,估计是开封城里少有的一股清流,在此住店便时刻能享受着静逸,外面杂七杂八的事情是万万听不到的,当然在客栈里的任何人都并未知晓张老死亡的消息。

  南宫柠叫了两个小菜吃完之后收拾好行装便去开封城中杨府府邸找杨曦。当当当的敲门声打破了城东杨府的寂静,一位身着粉色长裙丫鬟装的女子将门打开诧异问道,“你是?请问你找谁?”

  “我是杨曦的朋友,叫我小柠就好了,杨曦可在府中?”

  听到南宫柠的话那位丫鬟似乎想起杨曦吩咐过她会有人来府中找她的事,丫鬟想了一想

  遂说道,“我们小姐刚回府,姑娘先请进,我去叫我们家小姐。”

  南宫柠在院中等了片刻,杨曦便从院内走出,“小柠,你怎么来了,你不说把事情处理好再来么?”

  一向在江湖野惯了的南宫柠,难得做出一副扭捏的姿态说道,“哎呀,我一个人好无聊,除了吃就是睡,无事可做,还有啊,就是你这里离御史府近啊,我行动起来方便!”

  听到御史府三个字,杨曦忽地想到了一件事,开口说道,“我忘了和你说,御史府因有犯人得不到及时的医治便死亡的例子,御史府特意来我们医馆找人去御史府当医官。”

  “医官?我还头一次听说诶!”南宫柠好奇说道。

  “御史府内没有医官,他们以备不时之需,所以特意来我们医馆请可以处理日常小病小患的大夫,我母亲还在思考人选,有意让我去御史府。”

  听到这南宫柠打了个响指,“太好了!”遂心想,“正愁无法接近御史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天上掉馅饼的机会啊。”

  见杨曦一脸疑问南宫柠笑着说道,“去,我陪你去,做你的药童!”

  “你是借这个身份进入御史府?”

  “嗯,杨曦姐姐,你可要帮我呀。”

  杨曦看着面前对她笑着说话的南宫柠,想着自己可以帮助南宫柠一些,心里自然是十分愿意的,“好,我明早就和母亲说,我同意去御史府。”

  南宫柠十分开心,话毕,杨曦给南宫柠安排了房间,此时已经入夜,月色朦胧,一轮弯月在云中穿梭,像是很自由,又像是被束缚

  南宫柠见已经入夜,又因沈阔已经知道代写先生那里的消息,便从房间里走出准备再次进入御史府送消息给沈阔。

  同上次一样南宫柠选择在守卫换岗防卫渐松的时刻进入御史府,此时南宫柠再次来到沈阔房间对边的屋顶上,见房间并未有光亮,南宫柠便将别在腰身的字条拿出,借匕首插在了沈阔房门上,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因张老之死翻卷宗找线索的沈阔比平时晚了一些回房间时,正好碰见南宫柠的一举一动,沈阔反应极快,心里想着正巧碰到了南宫柠这次一定不能让她逃走。

  说时迟那时快,沈阔瞬时将房门上的匕首及字条取下,遂直奔南宫柠的方向追去,南宫柠见自己行迹暴露立马转身逃走,可南宫柠的速度稍慢了些,二人在几处宅子的屋顶上盘旋后,突然沈阔消失无踪,见沈阔消失处于劣势的南宫柠翻出御史府后侥幸逃进了深巷,深巷的路蜿蜒曲折如迷宫一般,不熟悉方向的南宫柠就在下一个拐角处被抓了现行。

  刚要继续往巷的深处逃走的南宫柠被背对着她侧倚着墙的沈阔拦下,“好巧啊,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南宫柠见自己被拦下,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支支吾吾地说,“一点,一点,也不巧。”

  沈阔说完一边听着南宫柠的回答,一边转身将南宫柠给的字条打开,听南宫柠话音刚落沈阔便将字条的内容读了出来,“飞云阁,近日出现在江浙一带,江湖神秘组织,姑娘怎么知道此消息于我有利呢?之前代写先生的字条也是出自你手吧。”

  南宫柠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便语无伦次憋出了几个字,“我,我......”

  没等南宫柠继续说,沈阔便打断了她,“有兴趣合作吗,我们打个赌,我赌你是好人,与南宫世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忍其受诬陷的好人,若我赢了我们合作共同查出始作俑者,还南宫世家一个公道,若我输了今日过后我便多了一个敌人,你在暗我在明,凡事多不会如我所愿。”

  南宫柠听沈阔有意合作,正合南宫柠的意,且沈阔已开诚布公地说明他确为自己人,南宫柠还是心有余悸,便小心翼翼地问沈阔,“我如何相信你的话?”

  沈阔自知南宫柠不会轻易相信,便说道,“事情发展到一定地步我会告诉你详情,请你相信我,另外你也不必告诉我你的身份,我也不会插手你的事,我们共同的目的是找出始作俑者,还有......”没等沈阔说完南宫柠便打断了沈阔,“好,我同意合作,我叫陆晚拧,请沈大人日后多多关照!明天我会以我的方式进入御史府,告辞。”

  被打断的沈阔有点惊讶觉得眼前这位姑娘果断的很,沈阔刚要上前一步问她如何进入御史府,却只见南宫柠的背影消失在蒙蒙的黑夜之中。

  南宫柠一边走着一边心想,“还好夜色朦胧他的脸看的不是特别清楚,不然面对着他那张英俊的脸庞我也不会将话说的那么严肃、理直气壮。”说罢南宫柠轻揉了揉自己不自觉红起来的脸颊,原地晃了晃头,后转身回到了杨府。

  而被南宫柠晾在原地的沈阔见南宫柠离去便将字条收好回到了御史府,此时陈炯依旧在处理张老的案子,沈阔见陈炯并未回去休息,便走上前去将南宫柠给的消息告诉了陈炯,陈炯一脸诧异地问道,“飞云阁?我略有耳闻,未入官场之前我游历四方听说过这个神秘的组织,据说他们通晓奇门秘术,例如摄魂、易容、研制毒药等,不过他们很少出现于人前,除非有人愿花重金。”

  细细听完陈炯讲话,沈阔猜了猜,“花重金?看来那南宫世家招惹上的人来头应该很大啊。”

  “没错。”

  处理一天公务的陈炯双眼泛红,似乎早已疲惫不堪,沈阔见其疲惫之状关切地问道,“怎么样案件还是没有头绪吗。”

  陈炯叹了口气说道,“唉!是啊,明日早朝后太师叫我去府中议事,估计圣上早已知晓,要求我们限期破案啊......我要回房了,我的眼皮都开始打架了,实在是没什么精力再耗着了。”

  说完陈炯拖着一副疲惫的身躯回了房间,沈阔此时听到了御史府外打更的声音竟不知此时已经夜半子时了,遂也回到了房间休息。

  翌日,南宫柠与杨曦母女一同用早膳,期间杨曦将同意去御史府做医官之事讲出,杨曦母亲同意后告诉杨曦去御史府当差的具体时间跟要求。

  早膳过后天下起了朦胧小雨,南宫柠跟杨曦准备妥当后便出发去御史府。

  该是天色灰蒙下了小雨的缘故,南宫柠忽地觉得背后发凉打了一个寒颤,行经张老代写小摊的时候行走匆忙的南宫柠看到了被隔开的警戒线,也似乎听到了些有关于张老死亡的一些风吹草动,闻声走上前去问街边悄声议论的人们,“你们在说些什么,开封城里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吗?咦,我记得这里有一位老先生在这里做代写生意啊,今天怎么没见到他,还做了警戒不让靠近。”

  街坊邻里见南宫柠面露疑惑地诧异问道,其中一位中年妇女回答道,“姑娘竟然还不知道,这事儿都传到皇宫里去了,昨天代写先生张老离奇地在这里死亡,就趴在他的桌案上,血流了一地,面相恐怖,很是吓人。”

  南宫柠听这位大娘说话原地怔住了,“他死了,他竟然死了。”想到这里南宫柠将眼睛闭了起来,眉头紧锁,遂缓了一缓后,面无表情的离开朝御史府走去,心中愤然,怪命运不公,为何将无辜的人牵扯进来,做他们达到目的的牺牲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