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阔别晚柠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我们会及时行乐的

阔别晚柠天 鲸落寸心 2222 2020.07.28 22:38

  昨日的沈阔因已将张老案件处理完毕,御史府并无别的要紧之事便在八王爷的南清宫内住下了。

  第二天黄昏天渐渐染上赤红,余晖还未褪尽时,沈阔才返回御史府,这时的南宫柠也刚刚从定国公府返回不久。

  南宫柠返回御史府后便径直去了杨曦的房间,南宫柠刚刚要走到杨曦门前就见杨曦打开房门要往外走,“杨曦姐姐,我回来了,你这是要去哪里呀?”

  杨曦见南宫柠风尘仆仆气喘吁吁地赶回,定是还没有回房间收拾一下便直接来寻她,而后本来要回医馆的杨曦改变了主意,将南宫柠带进房间让南宫柠喘了口气,“你干什么去了,怎么才回来,你府中可是出了什么事情?”杨曦一边关切地问着一边拿起茶壶给南宫柠倒了杯茶示意其别着急,先喝口水慢慢说。

  只听南宫柠咕噜咕噜连着喝了五杯茶,仅第一杯是杨曦倒的。

  南宫柠喝完喘了口气便说道,“昨日找我的是我府中的丫鬟,她来寻我,说我父亲午后昏倒了,我便随她回了定国公府,现下我父亲已经醒来,并无什么大碍,我怕御史府的人起疑,又怕如果他们问起我,你不知该怎么说,我便立刻赶回来了。”

  “郎中有说南宫叔叔到底是什么病症吗?”杨曦通晓医理十分好奇便问道。

  南宫柠将自己的想法讲出,“这就是令我奇怪的地方,那大夫什么也没诊出来,就开了些温补理气的方子,然后说我父亲,可能是忧虑劳累过度,可我见父亲晕倒后脸色并无明显变化,但醒来后确实比之前精神了许多。”

  “醒来后精神很多是温补的药起了作用。”

  杨曦又转念一想。“可劳累过度在脉搏上会诊出来的,而忧虑过度会出现愁容憔悴的脸色,好像真的有些蹊跷。”

  “杨曦姐姐,你通晓医理,都觉得蹊跷,那一定是有蹊跷的,杨曦姐姐赶快教我一些医理吧。”南宫柠急忙在杨曦身边请求道。

  南宫柠并未将自己与哥哥的分析说给杨曦听。

  “好,那你每日无事时便在我房间待着,我带你看看医书,教教你常见的症状该怎么诊断、教你识草药。”

  “谢谢杨曦姐姐,你最好了。”南宫柠在一旁撒娇道。

  杨曦体态端庄地劝说着眼前还如孩子一般的南宫柠,“小柠,你都多大了,还撒娇,让外人看见了,不好。”

  “我不管人家怎么看,我在我杨曦姐姐面前撒娇,我乐意!”

  杨曦南宫柠没有办法,便也不再说什么。

  杨曦突然想起昨夜沈阔来找南宫柠的事情,便立即说道,“对了,你昨天刚出御史府没多长时间沈大人便来你房中找你,见你没在就离开了,好像有话要对你说。”

  “他能有什么话对我说,案子已经结了,难道找我有别的任务?”

  “我也不清楚,你快去找他问问吧,兴许真的是些重要的事情呢,御史府里的事情是拖不得的。”

  “我现在就去!”南宫柠点了点头,就立即从杨曦房间离开去找沈阔。

  想到了沈阔的杨曦,想了想昨夜的事情,越想越不对劲,“昨夜,沈大人说他好像在哪里见过我放在桌上的长命锁,他的年纪确实和那位救我的少年相仿,不会就是他吧,只是丢失了太长时间,记忆有些许的模糊,所以才没认出来,对一定是这样,我终于找到他了。”杨曦脸上洋溢着笑容。

  杨曦拒绝了那么多上门求亲的人,唯一要等的人就是那位少年,她十分迫于找到那个人,所以她十分坚信沈阔就是当年救过她的那位少年。

   

  就在南宫柠要去往正殿碰碰运气看看沈阔在不在正殿之时,朔宇看到了正在寻找着什么的南宫柠,并且叫住了南宫柠,“陆姑娘,你在找谁吗?”

  南宫柠回头一看,是朔宇叫住了她,便喜道,“是你啊,我要找你们沈大人,正好你在这,你知道他在哪么?”

  “你随我来吧。”说罢,朔宇便将南宫柠带到了沈阔的房间,朔宇敲了敲门,只听屋内传来一句,“进。”

  朔宇示意南宫柠进去,南宫柠便将门轻轻推开走进了是沈阔的房中。

  “大人。”

  沈阔见走进房中的是南宫柠,便有些许意外,惊讶道,“陆姑娘,你来找我什么事吗?”

  “我是听杨曦姐姐说你昨夜来找我过,我便前来问一下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同我讲么?”

  南宫柠本以为沈阔会问她昨夜的行踪,却只听沈阔说道,“并无什么要紧的事情,我只是想着,现在御史府并没有什么案子发生,飞云阁那边也并没有来招惹我们,我们趁着这两天可以放松一下,正好过两天就是五月二十五,开封城的花灯会,那天街上会热闹非凡,想叫着你和杨曦一同去参加花灯会散散心,排解一下藏宝图谣言一事带来的一连串的不好的心情。”

  南宫柠一听有热闹可以凑,便十分爽快地答应了,心里一时乐开了花,俏皮的说道,“多谢沈大人能想到我们,我们会及时行乐的。”

  沈阔第一次见南宫柠有如此俏皮的一面,内心也跟着高兴起来。

  似乎南宫柠的情绪可以带动沈阔的情绪,平时的沈阔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顶多会在面对八王爷时才会讲话温和面露笑容,就算和陈炯也很少会有喜笑颜开的表情,如今却因为南宫柠的一句,‘我们会及时行乐的’而改变,可沈阔自己还未意识到。

  南宫柠在知道了沈阔昨天来找她的目的后,见沈阔嘴角微微上扬,悠然的一笑,觉得沈阔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所以南宫柠趁沈阔还没有想起问她昨夜的行踪的时候,便说了告退,可南宫柠殊不知沈阔早已知道她的行踪。

  从沈阔房中走出的南宫柠又返回了杨曦的房间,因为杨曦答应了南宫柠只要有空便教她学习医理,南宫柠早已迫不及待。

  从黄昏十分道晚膳后,南宫柠从杨曦那里学了些止血的草药,如藕节、莲房等俗名就为莲花,南宫柠不学习医理才并不知其中的奥妙,连莲花都可以化瘀止血。又学习了一些常见的具有解毒功能的草药,如紫苏擅长解鱼蟹之毒、柽柳可以捣碎直接敷用解毒......

  南宫柠不仅学习了草药的功能主治,还将草药的形态记了下来,学着学着不知不觉已经过了晚膳的时间。

  南宫柠觉得时间有些晚,便离开了杨曦房中让杨曦早早休息,而自己来到了御史府园中的一处凉亭在凉亭的台阶上安静着坐着,此时的凉风舒爽,似乎可以将近些天南宫柠在心中积攒的烦闷全部吹散,南宫柠吹着凉风,觉得格外舒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