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阔别晚柠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偶遇杨曦

阔别晚柠天 鲸落寸心 2588 2020.05.12 23:52

  离开茶楼后,百无聊赖的南宫柠在茶馆待了小半天十分无趣,想着去哪里找点乐子,这时南宫柠正路过一家医馆,在门口忽地看到了杨曦从医馆走出,杨曦并未看到南宫柠,也并未想到南宫柠会出现在开封,正要径直从南宫柠身旁不远处离开,此时南宫柠走上前去叫住了杨曦,“杨曦姐姐,真的是你呀!你怎么在这儿?”

  杨曦看到是南宫柠叫住她十分惊喜地朝着南宫柠面前走近说道,“咦!小柠,你来开封啦。”杨曦看着南宫柠的目光看着医馆紧接着补充道,“这是我母亲经营的医馆,我来这里学习学习,打发时间,估计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回定国公府了。”

  杨曦朝南宫柠走去后,南宫柠像是知道杨曦要离开的方向,便顺着她一起走着,许是多年来相交的默契,这时她们一边走着,南宫柠一边饶有兴致的玩味讲道,“你还要打发时间,我觉得你已经很忙且够优秀了,你这让爱慕你的男子怎么办啊。”

  听完南宫柠的话杨曦不禁笑了起来,接着问道,“小柠,你还是那么的爱说笑,话说你怎么来开封了?”

  “不在江湖上游荡的我如今来开封当然是为了一件大事喽!”南宫柠用着一个理所当然的语气回答杨曦。

  杨曦知晓此事轻重又走近了一点在南宫柠的耳边悄声问道,“你在查藏宝图的事?”

  南宫柠的脸瞬间严肃了起来回答,“嗯!我现在在一家客栈落脚,想着探探官家之人的心思,借他们的手查起或者合作。”

  杨曦听罢想着若能帮南宫柠最好就想着南宫柠住着客栈肯定没家里舒服便说道,“这样啊,你若不嫌弃就先和我住在一起吧,我跟母亲暂住在城东的府邸,不回将军府,而且我母亲最近忙着医馆这边的事也很少回府。”

  听杨曦的话南宫柠想到杨曦他们一家三口奇怪的关系便好奇地问,“你怎么不回将军府呢,你父亲还是对你们母女不冷不热的吗?”

  当初南宫柠跟杨曦一同在马场练马,虽都是父亲亲自带去的,但本以为杨云对女儿极其宠爱才会让自己女儿习得一技能,因为有其父必有其女嘛,可是不然杨云对杨曦似管非管,似爱非爱,对女儿的情感极为平淡,所以杨曦从小就努力让自己变得优秀讨喜,想让自己的父亲多多关注她一点,课十多年如一日,杨云依旧冷淡着,所以杨曦脑中时常分析着父亲对她产生如此态度的原因,可十多年来依旧未果。

  听到南宫柠那样问,杨曦愁苦回答道,“是啊。我总觉得他们有什么事瞒着我,从小就瞒着我,我也不敢去问,父亲本就军事繁忙,或因军务繁忙冷落我们也是有可能的。”

  南宫柠听杨曦想得多些且露出愁容便急忙安慰道,“哎呀,不要想那么多啦,终究你是他的亲生女儿,定是军务缠身,分身乏术,无暇顾及而已。”

  听着南宫柠的关心杨曦愁容散开说道,“但愿如此吧!所以你要不要住在我哪里?”

  南宫柠想了想说道,“我今日还有事,处理好了之后明日去找你。

  见此事已经敲定杨曦欣喜,“好,你明日将事情处理好之后就来医馆找我吧。我现在要去城东山上采药,你有事就去办吧。”

  随后南宫柠在城中与杨曦告别,告别之后南宫柠便回到了客栈,这客栈虽说不如临湘酒楼规模大但也是门庭若市,住客络绎不绝地赶来住店,有人风尘仆仆赶来也有人匆匆离去。

  沈阔从代写先生那里得到的消息跟南宫柠得到的消息一样,“寻他代写之人腰间别着刻有阁字的三个字腰牌。”这让沈阔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是什么阁,有什么背景,什么目的?跟南宫世家有什么关系,散播谣言有什么目的,无数的疑问直击沈阔脑中竟不知此时的他已经走到了御史府的门前,沈阔忽地缓了缓神走进御史府。

  这时陈炯在正厅处理公务,刚抬起头正看见沈阔眉头紧锁从府外回来。

  陈炯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了,出去一趟发生了什么事?”

  随后沈阔如实详细地跟陈炯讲昨夜到此时发生的事,“昨夜我房门上钉了张字条,上写道谣言传出的地点,然后我今晨去询问,确找到一处,而张成所传的谣言就是出自那里,我也回忆了一下笔记竟然一模一样,我再问下去,代写先生说让他写这个模板的人来自什么阁。”

  陈炯细细听完沈阔的话心生疑问道,“哦?什么阁?是一个神秘组织吗?听着好似来自江湖,况且南宫世家在江湖上也是有好多人眼红,说散播谣言之人来自江湖也不为过。可我们怎么去查江湖上的事?”

  沈阔沉默未语只见陈炯将折扇合身起说道,“对啊,临湘酒楼啊!那里鱼龙混杂,想知道什么消息悄悄一问应该就能知道大概了!”

  紧接着陈炯急忙问沈阔,“你去,我去!”

  二人对视一眼而后默契地点了点头,陈炯打了个响指将折扇放在桌上讲道,“等我将官服换下一起去!”

  沈阔点了点头随即坐在正殿之内将陈炯的折扇拿到桌子的一边放好便拿起桌上的卷宗看了起来。

  沈阔轻瞟了一眼似乎瞧见另一个卷宗上写着一个大字“密”。出于好奇沈阔将卷宗打开。

  上写道,“西夏入境,不服为臣,元昊屡次侵犯国土,后左谏议大夫庞籍深谋远虑使其甘愿俯首称臣……后记载南宫权亦参秘密与其中,此事鲜为人知,对外勿明。”

  沈阔大惊失色,心里想着太师与南宫权关系匪浅,相交甚深为何当初谣言愈演愈烈沈阔入太师府时对南宫世家一事只字未提。

  想着想着沈阔想出了大概,许是八王爷并未跟太师提到沈阔为官是为查谣言一事,而此事关系重大太师断然不会向一个外人讲述!又或者是另有隐情。

  沈阔看着卷宗发呆,陈炯这时换了便装回到了正厅,看到沈阔已经了解到卷宗之事便开口说道,“南宫权年轻时曾与庞太师共同抵御西夏入境,因南宫世家身份只有极少数人清楚此事,我也是将秘密的卷宗找了又找翻了又翻才看到这一点儿信息。”

  正当陈炯心生疑问沈阔怎么没有话要问自己的时候,沉默良久的沈阔,抬头看了一眼陈炯说道,“你换好了,我们走吧!”

  陈炯并不知沈阔心里想了些什么也没有去问,便与沈阔一同出了御史府前往临湘酒楼。

  而沈阔心中暗暗地想着这个消息应该回南清宫问问义父再去趟太师府问个究竟,转念一想自己暗中查谣言一事极为隐秘,万一出了差错便无法弥补,最终决定回南清宫旁敲侧击地问问义父八贤王赵德芳,便不再问太师是否与南宫世家有交集了。

  这一路沈阔很冷静沉默,一旁的陈炯有些浑身不自在,“喂,你倒是说句话呀,这一路怎么跟个哑巴一样。”

  沈阔白了他一眼说道,“你才哑巴,安静一点思考问题不好吗?”

  想什么什么问题陈炯暗自发问后对沈阔说,“你是对于那卷宗上的文字有疑问?”

  沈阔淡漠答道,“没有。”

  陈炯听罢耸了耸肩,挤出一丝苦笑,无奈地心想,“唉,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朋友,面目表情的闷葫芦,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讲,气死人算了!”

  沈阔也有些意识到陈炯的反应开口说道,“有事我自然会和你说的,咱们先到临湘酒楼查消息要紧。”

  陈炯努努嘴点头答应,二人便一同朝着临湘酒楼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