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阔别晚柠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明明是器宇不凡一侠士

阔别晚柠天 鲸落寸心 2042 2020.03.10 23:56

  南宫柠回到府中已经是午后,跟杨曦在市集逛了小一天甚是乏累,便回房间里小憩一会儿,没想到这一小憩两个时辰过去了,此时已过了晚膳时间,南宫柠急忙就吩咐下人去库房将纯钧宝剑取出,随后南宫柠拿着宝剑就去找父亲南宫权商量以此为八王爷寿礼。

  南宫权此刻正坐在院子外的石凳上看着南宫清练习南宫剑法。当时江湖上有一个说法:“南宫剑法,独步天下。”

  南宫权看着南宫清将南宫剑法练的炉火纯青,起剑收剑游刃有余,势道凌厉,再配合内功和轻功,似虚非虚,朴实有力,甚是欣慰。

  南宫柠见父亲坐在石凳上,并无其他要紧之事便走上前去问道。

  “父亲,您看将这把纯钧宝剑送给八王爷当寿礼如何?”

  南宫权接过宝剑细细端详一番说道:“古有《越绝书》记载:手振拂扬,其华捽如芙蓉始出。观其势,烂如列星之行;观其光,浑浑如水溢于塘;观其断,巖巖如琐石;观其才,焕焕如冰释。纯钧剑确为不可多得的宝剑。”

  “我想着八王爷肯定不喜金银珠宝那些俗物作为寿礼,倒还不如以江湖之礼,宝剑赠英雄,且纯钧宝剑又被称为尊贵无双之剑正配八王爷之身份,他收到此物必定十分欢喜。”

  南宫清看妹妹南宫柠此时在父亲身旁,便收起剑,朝他们走去,惊讶地说道:“纯钧剑,将此剑送给八王爷再合适不过了,我怎么没想到。”

  “哼,若什么事都你想到了,那我干什么呢?”南宫柠轻瞥了南宫清一眼,转身嬉笑挽着父亲南宫权的胳膊撒娇说:“还是女儿心细想的周到吧,儿子是万万比不上女儿的,哥哥他就是呆瓜。”

  “没错,没错啊,这小子就是个呆瓜,还是女儿好。”南宫权用手轻轻摸了摸南宫柠的头爱不释手,此时南宫权早已被南宫柠逗得喜笑颜开,合不拢嘴。

  此时十分祥和,美满幸福的氛围被南宫柠派去查案的侍卫打破破,“老爷好,少爷好,卑职有要事向小姐禀告。”

  南宫柠不想让父亲担心起身朝那侍卫走去并示意其小声讲话。

  “说吧。”

  “张成身涉命案,醉酒失手将人杀害,如今被抓,关在监察御史府大牢。”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随时盯着御史府有关张成之事的动静,切记不要暴露身份。”那侍卫得令,而后离开。

  南宫权看南宫柠似乎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便担心地问道:“是出什么事了么?”

  “没有,就是藏宝图谣言一事有了些许眉目。”

  南宫权刚要开口问事情进展就被南宫柠的话打断,“父亲明天一早还要去开封去给八王爷贺寿呢,您快回去早点休息吧!”

  “是啊,父亲,时候也不早了该去休息了,明天去见八王爷可不能顶着一副黑眼圈呀。”南宫清附和地说道。

  “哥哥,说的对啊。”

  “好,好,刚刚你还十分嫌弃你的兄长,现在就站在同一阵营,统一战线,轰我这个老头子回去睡觉了啊。”南宫权轻拍了下南宫柠的脑门说道。

  “爹爹怪会自嘲的,怎么就是老头子了,明明还是气宇不凡一侠士呢!”南宫柠将父亲扶起挽着父亲的胳膊朝父亲的房间走去。

  “就你这丫头十分地油嘴滑舌,小嘴跟抹了蜜似的,行了,你们也不用送了,去处理你们的事情吧。”

  “那爹爹早点休息,我一会儿得跟哥哥理论一番,我还是看不惯他的。”南宫柠开着玩笑说。

  说罢,南宫柠挎着南宫清的胳膊将南宫清拉到了自己的房间一脸严肃地说道。

  “张成犯案被抓了,现在御史府大牢。”

  “那再找他问清楚岂不是相当困难,只能换条线索查了。”南宫清觉得可惜。

  “我可以乔装打扮偷偷潜入御史府,找他问清楚。”南宫柠眼神坚定。

  “你别冲动,这方法不可行,你以为御史府大牢是你随便想进就进想走就走的嘛,万一你被发现岂不是功亏一篑,到时候我还得去牢里捞你,身份岂不就暴露了。”南宫清极其严肃认真地说道。

  “张成给你的谣言的模板你放哪里了,给我一份。”

  “你要模板干嘛。”

  “张成的线断了,我们就从模板查起,说不定能查到什么。”

  南宫柠将藏在书架暗格里的模板拿出了几张递给了南宫清。

  南宫清接过模板指着南宫柠非常严肃地说:“我先回去命人去查查宣纸的来历,你若冲动,偷偷潜入御史府大牢,如果让我发现了,我就把你关在定国公府,不让你踏出府中半步。”

  “知道啦,我不冲动,我换一条线索查,你快回去吧。”南宫柠一边说着一边将南宫清推出房门外

  “不许冲动,听到没。”南宫清依然不放心回头嘱咐。

  南宫柠顺势将房门关起来,靠在房门后说道:“知道啦,你快赶紧回房吧,我要休息了。”

  南宫柠听着南宫清离开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并在门后等了一刻钟后,将房门轻轻打开,探出头去,四处望了望,确定南宫清已回到房中,南宫柠从房间迈出,再回头将房门轻轻关起来,悄悄地朝下人们的住处走去。

  “涵湘,涵湘,你在吗?”南宫柠悄声地在门外喊着涵湘的名字。

  涵湘是专门负责南宫柠起居的丫鬟。

  正在整理床铺的涵湘听有人在门外叫她,似乎是小姐南宫柠,她便去开门。涵湘一打开房门,南宫柠就径直进入涵湘的房间,迅速地将房门关闭,将涵湘的嘴巴捂住示意其不要出声。涵湘点了点头,南宫柠也缓慢地将手放下。

  “小姐这么晚了,是有事情吩咐我去办吗?”涵湘很聪明,悄声地问南宫柠。

  “明天你要跟着我去开封府南清宫给八王爷贺寿,你提前按我的尺寸准备一身给牢里犯人放饭的粗陋男装,并且要提前安排好我以送饭人的身份顺利进入御史府大牢。安排好事情之后将衣服放在随行马车里,我会找机会从寿宴脱身,届时你要帮我瞒着哥哥跟父亲,就说我去将军府找杨曦了,明白了吗,我很快就回来。”

  “明白,小姐,您放心。”

  “好,事情交给你我放心,我先回房间了,切记此事不要跟第三个人提起。

  涵湘点了点头。

  随后南宫柠悄悄地走出涵湘的房间,又悄悄地回到了自己的房中,整理好床铺,舒心安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