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阔别晚柠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玉佩真相

阔别晚柠天 鲸落寸心 2000 2020.04.03 23:59

  一路跟踪的黑衣人在陈炯进入定国公府的同时就已经佯装打扮,穿着定国公府下人的衣服进入了定国公府,并站在正厅门外做守卫,正厅之内的对话对于习武之人来说听得清楚是十分容易的事情,因此黑衣人将厅内对话说的一清二楚,包括那令人讶异的红木匣子。

  片刻过后,下人将红木匣子取来呈给南宫权,南宫权将红木匣子打开将真正的御赐玉佩取出放在左手边,另一手拿着陈炯提供的证物放在了右手边,随后将正厅桌上的蜡烛点燃将右手边的证物拿起放在火苗上烘烤,没过多久名为证物的玉佩变黑,而南宫权将证物放下又将放在左手边的真正玉佩放在火苗上烘烤,只见其并未发生任何变化。

  现场众人哗然,南宫权拿着真正的御赐玉佩内心平淡地开口,“御用之物在做工选材上是极其严苛,并不会出现任何瑕疵,这才是真正的御赐玉佩。”

  陈炯见此状内心悬着的一颗大石头也悄然落地,随即说道,“我就说此事定有蹊跷,果真如此,谣言出现后,先是传谣言之人被抓紧接着在狱中丧命,又发现南宫世家的御赐玉佩,以此陷害栽赃于南宫世家,这一切太过于诡异,仔细想想若不是传谣言之人犯案我们也不会这么快发现蹊跷。”

  在一旁的南宫清一言不发,因他始终觉得自己跟妹妹南宫柠查的线索不应该对外人讲,还是自己查更合理、安全。

  这时沈阔关切问道,欲从南宫权口中知道更多线索,“世伯,此事是冲着南宫世家来的,你可有怀疑之人?”

  南宫权的眼睛在眼眶里打转,脑海里飞速回想却无果便开口答道,“自从沈贤弟离开,我也逐渐退出江湖上的打打杀杀,至今已有十多年了,我实在是不知道是谁,也谈不上怀疑谁。”

  “我一向钦佩南宫世家,我既是官家之人获取线索便会方便一些,此事我会盯着,南宫前辈也不要太过于忧心,是狐狸总会有露出尾巴的一天。”陈炯见南宫权眉头紧锁仔细回忆的表情双手握拳仗义说道。

  “对啊,世伯,您的精神不必过于紧绷,义父也已经派人去查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线索。”沈阔在一旁也安慰道。

  “希望如此吧。”南宫权叹了口气满心担忧又在心里暗自说道,“可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紧张的气氛也随着南宫权的叹气转变为苦无线索无奈的氛围,沈阔向陈炯使了使眼色,示意陈炯是该离开的时候了,陈炯默契点头对南宫权说,“南宫前辈,我今日前来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这个死者的案子该回去结案了,我自会好好编写卷宗,对于玉佩之事我会只字不提,为前辈的南宫世家着想,还请前辈就当我今日从未来过。”

  “好,就依你所言,十分感谢你对我们南宫世家的信任,那就后会有期了。”南宫权客气说道。

  “那我就回开封了,后会有期,晚辈告辞。”陈炯将证物拿回并对长辈南宫权行礼后转身离开,离开前目光扫了沈阔一眼,“我在府外等你。”沈阔眼睛微眨见陈炯已行至无踪随即开口对南宫权说,“世伯,我还要赶回南清宫,也就不多留了。”

  “好,正好我也有些累,怕招待不周,你先回去也好,改日再聚,替我向你义父问好。”南宫权因此事脸色微沉说道

  “嗯,侄儿告退。”说完沈阔也行礼离开。

  见沈阔及陈炯都已离开,玉佩真相也被揭开,黑衣人扮的守卫见状况不妙,便找机会脱身,回开封向其主人禀报。

  日头正猛,南宫柠早已到达开封御史府,南宫柠走到御史府门前开口向门口的官差询问道,“这位大人,请问陈大人在吗?”御史府在陈炯的管理下保有尊重、和善的人性管理,不许对任何百姓严厉、官威相向,南宫柠本以为这位官爷会对他说,“滚开,官府重地闲人勿扰”,却怎么也没想到官差会这样说,“我们陈大人今早带着副史出府办事了,请问姑娘有什么事么,我可以代为转告。”

  “这样啊,那我改日再来吧,不用劳烦转告。”南宫柠微笑客气说道,遂转身离去。

  南宫柠走出观察视线,灵机一动心想,“他们不在,我可以进去看看嘛。”

  随后南宫柠趁御史府内官差不备,腿脚一个冲劲儿快速越过围墙来到御史府内,南宫柠一路躲闪将府内布局记在脑中后猜想陈炯跟沈邺各自的房间在哪里,南宫柠悄悄走到了一个偏殿,见四周及殿内无人那轻轻开门想要进去看看。

  而此一系列动作让对面房间内的朔宇隔窗所见,朔宇见南宫柠是那日在临湘酒楼见过的女子便悄悄走出房门藏在了屋外假山后,朔宇见南宫柠马上就要进主人沈阔的房间了,便调皮地从地上拾起一颗小石子朝南宫柠的肩膀砸去,随后藏身于假山后。

  南宫柠这时突觉右肩隐隐作痛,“啊呜好疼!”随后瞬时听见石子落地的声音,心想,“不好定是被人发现了,我得赶紧溜。”南宫柠并未四处寻找石子砸过来的方向而是直接转身飞快离开。见南宫柠落荒而逃的样子朔宇笑的前仰后合,想着公子回来,定要讲给他听。

  从御史府内逃出的南宫柠松了口气,“还好没有被抓个正着,本姑娘何时这么落荒而逃过。”边说南宫柠便甩了甩衣袖,潇洒离开,因陈炯沈阔二人都没在御史府只能回定国公府了改日再来。

  南宫柠走出开封城外迎面驶来一辆马车,马车旁边还另外跟了一匹马,南宫柠看了看调侃说道,“炫富不用这样吧,太低级了,无趣!”南宫柠撇了撇嘴白了那辆马车一眼继续朝着定国公府方向走去。而南宫柠殊不知这辆马车就是沈阔与陈炯坐的马车与其擦肩而过。

  从开封到定国公府的路走了一半南宫柠突然停下脚步,两眼在眼眶里灵活转动心想到,“不如就先在开封留宿一晚,晚上再去御史府也不容易被发现,打探出沈邺的具体住处才是要紧,以后放消息给他也准确其亲自收到。”南宫柠说完暗自点了点头,转身返回开封。

  几个时辰过后南宫柠在开封城内四处游玩结束想着先订下厢房,这时南宫柠走到了临湘酒楼,虽说天空已披上霞衣渐渐地暗了起来可临湘酒楼依旧热闹非凡,客人络绎不绝。

  刚刚走到临湘酒楼门前的南宫柠突觉一丝不对劲儿暗暗心想,“我若偷偷去御史府,切不可选择如此热闹的酒楼住下,我一个姑娘家夜晚进进出出万一让人起疑心,我也不好圆场,算了我还是找一个规模小一点,客人少一点的客栈住宿吧!”说完南宫柠径直往临湘酒楼东边走去,最后选了一家四周较为安静,环境还不错的客栈订了间厢房。

  晚膳过后,夜色已深南宫柠拿起佩剑前往御史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