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阔别晚柠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请暗中保护我的儿子

阔别晚柠天 鲸落寸心 2111 2020.07.29 23:43

  夜空中繁星点点,在天空中各自地散发着光芒,今夜的群星似乎在晴朗的天气下显得格外明亮。

  南宫柠坐在台阶上仰望星空,就那么静静的坐着,什么也没想。

  这时在府中散步的沈阔见南宫柠一个人坐在凉亭处,那背影娇小孤单。

  沈阔悄声走上前去落座,当沈阔坐下之时南宫柠转头一看,“怎么是他!”

  清风徐来,吹动着沈阔的头发,沈阔那犹如星河般深邃的眼眸,瞬时吸引了南宫柠。

  “陆姑娘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坐着,是有烦心事吗?”沈阔想了想义父告诉他南宫权晕倒的消息,关切地开口问道。

  南宫柠见沈阔在身旁坐下心中一愣,听到沈阔开口说话之时南宫柠的眼睛才不舍地从沈阔的身上离开,继续朝那星空望去,随即说道,“并没有什么烦心的事,我只是在此享受当下的安逸,难得有这么美的星空,若带着乱七八糟的心情去欣赏它,岂不是辜负了它。”

  沈阔也随着南宫柠看了看天空,点了点头,“天空上的繁星清晰可见,空中万里无云,皎洁的月光洋洋洒洒地为繁星点缀,确为美景。”

  “再过一天就是灯会了,先放松两天,我暗中已叫人去江湖上查飞云阁的信息,说不定灯会过后我们就有线索了。”沈阔为让南宫柠安心又补充说道。

  南宫柠点了点头,心中想着,“这几天和沈邺相处下来确实让我觉得他与我有共同的目标,并非是敌人,他也总会时不时的说出一些话让我安心,似乎知道我一直对他有顾虑一样,他那么费尽心思,我就且将对他身份的疑虑放下,既然他说过时机一到自会同我说明,我便信他一回。”

  沈阔见南宫柠带着一种奇怪却又让他猜不出的眼神一直看着他,轻轻咳了咳,南宫柠也意识到自己那奇怪的眼神盯的沈阔有些不自在,便也将头缓慢地转过来继续看着天空中的繁星。

  “这么晚了,你还不回房间里休息吗?”沈阔抬头看看如墨一般天空,眼神中带着疑问。

  “坐在凉亭下,吹了吹舒爽的凉风,似乎丝毫没有倦意,过一会儿在回房间休息,毕竟这么美的夜空并不是每晚都有。”

  “陆姑娘有这样的闲情逸致,身边没人陪可不成,我给你讲个故事如何?”

  “好啊!”听到故事二字南宫柠十分惊喜,十分期待沈阔会讲什么样的故事给她听。

  听南宫柠讲出同意的话,沈阔便将他的故事开启,“记得也是这样的一个夜晚,一位将军那为将军过着带着妻儿过着幸福的生活,闲暇时间将军和妻子会教孩子习武练剑,可幸福时光是短暂的,将军接到军令要去边关打仗保卫国土,妻子跟儿子和以往将军要外出打仗一样,并未有特别的嘱咐,不出三个月将军就回凯旋归来,可这次不一样。”

  沈阔停顿了下,正好南宫柠在一旁上手捧着下巴问道,“这次的战役非比寻常,不同以往?”

  沈阔点了点头。

  “嗯,妻子在家等了三个月杳无音讯,便去询问,结果却听说,将军的大军被困凶多吉少,正在战前等着朝廷的援兵,可援兵迟迟未到,妻子不放心,就将儿子暂时安排在了将军的一位义兄那里,孤身一人前去前线,临走前对义兄说,‘我要跟丈夫共患难,我也相信他定能出敌致胜。’将军妻子的武功也是十分高强,她也是出生于将军之家,从小耳濡目染,会些兵法,妻子到了前线之后随丈夫一同征战,终于朝廷的援军要到了。”

  “他们就凯旋而归了!”南宫柠仔细地听到此,十分自信地讲道。

  “并没有,不知是哪里出了岔子,本来援军在前线大军彻底抵挡不住的前一日便可到达,结果援军是后一日到达的,将军与妻子双双罹难,临终前将军对忠心耿耿的将士说,‘暗中保护我的儿子,拜托。’说完便撒手人寰。”

  说到这里沈阔见南宫柠依旧双手托着下巴,只是这两个眼皮在打架,头也昏昏沉沉一会低下一会抬起,沈阔并未将南宫柠吵到,接着讲他的故事似乎有些停不下来,“将军儿子知道忠心耿耿的将士带的话后,便一直觉得将军的死,事有蹊跷。”

  说到这里沈阔看着正在打瞌睡的南宫柠说道,“我们都有相似的故事,最亲的人被害,却不知谁是凶手,可是你比我幸运,因为你的亲人还在,而我却只能睹物思人,。”

  南宫柠在一旁稀里糊涂地嗯啊答道,可是南宫柠连沈阔说的是什么都不清楚。

  沈阔睹物思人,将母亲留给他的玉蝴蝶拿出,“听说你小时候喜欢这个玉蝴蝶,便与我争抢,结果给自己摔倒了。”说完随即看向南宫柠。

  沈阔的故事还是输给了夏夜舒适的微寒给南宫柠带来的倦意,南宫柠此时已是昏昏欲睡,那托着下巴的双手早已托不住了,南宫柠的头便顺势向下一低,身子一歪,靠在了沈阔的肩上,沈阔朝那张熟睡的脸看去,再看看玉蝴蝶会心一笑,随后便将玉蝴蝶收起了起来,一把将南宫柠抱起朝南宫柠房间走去,抱着南宫柠行走了一段路后,进入了南宫柠的房间,沈阔轻轻将南宫柠放下,给南宫柠盖好被子,而后正要离开,却余光一瞥南宫柠露在被子外的胳膊,胳膊上有一道很大的疤痕,确如八王爷所说,沈阔沉默良久转身将门关好离开了南宫柠的房间。

  第二日清晨,睡眼惺忪的南宫柠起床见自己的衣服没换,便仔细回想自己昨天是怎么回房间的,“昨夜,我坐在凉亭的台阶上,然后沈邺与我一同坐下,我们聊了一会,然后他给我讲了一个将军的故事,故事的结局是什么来着?”

  南宫柠想到这里,瞬时清醒,“嗷,我好像正要听结局,就睡着了,然后应该是沈邺给我送回房间的,怎么送的?扶着?拖着?扛着?”想着想着南宫柠摇了摇头,“应该都不会,那样肯定会把我弄醒的,我天那就只剩下抱着我回房间这一种可能了,哎呀,南宫柠啊南宫柠你真的是够麻烦人的!一会儿我得去感谢沈邺将我送回房间!”说完南宫柠觉得道谢理所应当便点了点头,随即去用了早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