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阔别晚柠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陈大人喜欢不粗鲁的

阔别晚柠天 鲸落寸心 3545 2020.07.31 22:49

  南宫柠与杨曦在前面行走着,沈阔、陈炯、朔宇紧跟二人身后,南宫柠早已被眼前的热闹气氛吸引住,但是被自身的男装束缚,南宫柠只能表现得十分安静。

  可这安静的表现依旧未将眼里散发的光芒掩盖住,陈炯看了看南宫柠开口对沈阔说道,“看来你安排的,真的安排对了。”沈阔一脸疑惑的看着陈炯,心想着陈炯此话出自何意,陈炯随即眼神瞟了一眼南宫柠示意沈阔,随后又说,“我发现自从你知道她是南宫柠之后,你对她就变了,你对她的那种感觉跟眼神,不是对一个刚认识不久的普通关系的人该有的。”

  沈阔眼神恍惚,轻轻摇头,“你想多了,她是世伯的女儿,我们自小相识,我只是不愿见本该在父亲跟哥哥的身边撒娇她,承受着谣言之事带给她的压力,想让她开心恣意一点。”

  “但愿你对这个南宫柠只是关心,我可提醒一下你,别自己动心了还意识不到,你们可是有婚约,若动心了,不用藏着掖着的。”陈炯试探着。

  沈阔未语,只是在后面看着南宫柠的背影,心有所思,也许真的在某个瞬间沈阔对南宫柠的感觉便不同了。

  南宫柠看着湖边如此美的景象,拉着杨曦的衣角说道,“杨曦姐姐,开封的花灯会真的好热闹啊,我太喜欢了,这时父亲跟哥哥在就好了。”

  南宫柠随后露出可惜的面容。

  “花灯会每年都有,今年比较你的身份特殊,只能跟御史府这些人过了,以后有的是机会的。”杨曦安慰道。

  南宫柠一行五人沿着湖边走并未驻足,径直湖边朝着放河灯的位置走去。

  来到湖边他们每个人将腰间挂着的花包取下,放在自己的河灯上系紧,后将河灯放在水面上在河流的荡漾下,飘走。

  此时河灯带走了愿望,留下了湖面上一个个的波纹。

  南宫柠一行放完河灯后朝城中心走去,既然是花灯会自然是有猜灯谜的活动,这时陈炯在路途中告知他们的。

  行经飘香院,那令南宫柠起一身鸡皮疙瘩的声音又出现了,路过这里南宫柠拉着杨曦加快了脚步,只想尽快离开这胭脂水粉弥漫其间的地方。

  “小柠,你怎么走这么快!”杨曦用力拽回南宫柠,疑问道。

  “这飘香院的老鸨可热情了,走到街上便会拉着路过的公子,欲让他们进院挥霍一番,我如今穿着男装可不想在让她拉一次了。

  杨曦见南宫柠如此嫌弃的表情,无情的笑道,“谁让你生的俊俏了,这男装扮起来太过于英俊,哪位女子不动心。”

  杨曦说到这里南宫柠二人默契地回头看了看沈阔三人有没有平安经过飘香院。

  只见沈阔一人从众多女人堆中脱身,而后陈炯、朔宇二人一前一后从人群中挤出,脱离那些女人的‘魔掌’,沈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陈炯与朔宇就像受惊的小鹿一样感叹,这飘香院女人的‘粗鲁’行为,这一系列动作让南宫柠杨曦二人看在眼里,二人在不远处驻足忍俊不禁,等沈阔三人走上前来南宫柠开口道,“按理来说,你们男人不应该喜欢这种环境吗,怎么你们像受了惊吓一样,哈哈哈哈。”南宫柠笑出了声音。

  “喜欢?他们一个个飞蛾似的,难缠得紧,粗鲁!”陈炯喘了口粗气答道。

  沈阔在一旁调侃道,“那陈大人,喜欢不粗鲁的?”

  “嘿~你怎么还给我使绊子,我都不喜欢留给你吧!”陈炯顿时觉得说错了话,在平常两兄弟闹起笑话还好,这还有两位姑娘家,陈炯后悔不已,忙解释道。“你们别误会啊,我们就开个玩笑。”

  “对对对,陈大人只是开玩笑嘛,我们也是开玩笑,一看你们三人刚刚的行为定是一身正气坐怀不乱之人,我们的闲话,是万万不能再讲了!”说完南宫柠将嘴捂了起来偷偷笑道。

  陈炯尴尬地点了点头。一行人继续沿街行走,南宫柠与杨曦依旧在前面。

  刚经过飘香院杨曦开口对南宫柠说道,“小柠,你知道为何飘香院生意那么好,那些男人自知那地方是烧钱的地儿,可还是愿意去吗?”

  “贪恋美色呗。”南宫柠想当然的回答。

  “也不全是,还有一个原因便是有合欢香的作用。”

  “合欢香,我听说过,那是情药,用在飘香院真是在合适不过了。”

  杨曦点了点头,“合欢香有令人欢乐无忧之功效,计量多还会让人出现幻觉,所以那些男人才流连忘返。”

  “那有没有解此香的方法啊!”

  “这个倒是颇为简单,中此香者,若脑中是清醒的,便可以就近疯狂喝水,在者就是用一盆凉水浇在身上,不出一刻钟便会恢复正常。”

  南宫柠听着,却被远处有一群人围着十分的热闹的地方打断,南宫柠最爱凑热闹了便拉着径直跑了过去,沈阔三人紧跟其后。

  走近一看便知道此处是猜灯谜成为赢家的还有秘密惊喜,南宫柠心动不已,可是这灯谜似乎十分难解,南宫柠一脸渴望的眼神看着杨曦,杨曦心领神会,“老板这是我表弟,我替他答,最后惊喜归他怎么样!”

  “没有这个规矩啊!”老板纠结答道。

  “规矩不还是人定的!”随后杨曦从兜里拿出一锭银子,在老板面前晃了一晃,老板心想,“正这是他表弟得神秘礼物的只能是男人,便欣然答应。

  陈炯见状一脸不可思议地悄声问沈阔,“这南宫柠与杨曦的关系这么好?南宫柠撒撒娇便让如此优秀的杨曦为她做事,真是不简单。”

  沈阔瞥了他一眼,并未回应。

  “这灯谜共有五个,全部答对才可以进入下一关,得知神秘惊喜!”

  “好,请老板出谜,干脆五个一起出吧!”

  老板仔细打量了一下杨曦十分怀疑杨曦的实力,便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出题。

  “第一个:皓首一聚话当年,打一药名;

  第二个:三九严寒何所惧,打一植物;

  第三个:曲终青衫湿,打一成语;

  第四个:残阳如血,打一植物;

  最后一个也是最难的一个:杜康庄下犹说帝,怀李堂前每念唐,打一植物。”

  杨曦脑中飞快猜想,还未到老板说谜题的时间杨曦便答道。

  “第一:百合;

  第二:腊梅;

  第三、第四、第五分别是:乐极生悲、晚来红、棣棠雪梦。老板快说惊喜吧!”

  南宫柠一脸钦佩的目光看着杨曦说道,“杨曦姐姐,你太棒了!”

  陈炯也在沈阔面前竖起了大拇指,沈阔依旧未搭理他,陈炯尴尬地将手收回,期待着那神秘的礼物。

  “二位请跟我来!”

  “这三位也是与我们一起的可否将他们带上?”杨曦严肃问道。

  “五位请随我来,我们的神秘惊喜就是,比武招亲。”

  “杨曦,南宫柠异口同声?”

  “我们家小姐是从杭州过来的,想在天子脚下寻得一良人,刚的谜题皆有我们小姐所出,这文试已通过,现在便是武试了。”

  杨曦刚要拒绝,南宫柠拉着杨曦对老板讲道,“可否有机会一睹你家小姐芳容?”

  “到了比武场自会见到。”老板说道。

  来到比武场见此地比武招亲的人甚多,难道有这么多有才学之士,南宫柠只觉自惭形秽,连灯谜自己都对不上,小时候的书白读了。

  南宫柠一行人站在台下等候,这时刚刚那位老板走到台上讲起话来,“各位准备比武的各位公子,恭喜你们答对了我们小姐出的灯谜,现在比武开始。”老板说完只见那垂帘后面多了一个人,许是那位要招亲的小姐,南宫柠觉得眼熟的很,便偷偷地走到了那位小姐的面前一看究竟。

  “喂,苏雨卿,是你吗?”南宫柠小声喊道,苏雨卿听到有人叫她,便走了过去。

  “是我啊,陆晚柠。”南宫柠将胳膊上的伤疤露给苏雨卿看,苏雨卿顿时认出。

  苏雨卿是南宫柠在江湖上结识的知己,本为名门闺秀却十分向往自由,做一个平凡人,因结识一位良人,苏雨卿的父亲看不上那位公子的出身,认为女儿将来所嫁之人必须要门当户对,可二人情投意合,不想分离苏雨卿便借此机会,名正言顺地和他在一起。

  南宫柠,明白个中缘由,便说道,“我帮你那位是你的情郎,我定让他赢得比赛。”苏雨卿指了指那位气度不凡的公子哥,“那个便是。”

  “苏雨卿,你好眼光啊,别担心有我在。”随后南宫柠回到了台前杨曦四人处。

  众人疑惑南宫柠怎么去找哪位招亲的姑娘了,南宫柠为其解答疑惑,“那位姑娘我认识,他为了与自己的心上人名正言顺的在一起,父母不同意,才做了这出戏,我今日一定要帮她。”南宫柠眼神坚定的说道。

  就在南宫柠去找苏雨卿到刚刚回来的这一会已经有数人淘汰,现只剩下包括南宫柠和苏雨卿心上人在内的七个人,老板敲响战锣,继续比武,就剩下五个人的时候,那位心上人才上台,那位心上人的武功也是极好的,披荆斩棘地将对手淘汰,现只剩下了南宫柠与另外一个人。

  顺序排到了南宫柠,南宫柠上了比武台,大声地越过老板直接向苏雨卿讲道,“在下,对自己实在没有信心,这位公子接连淘汰三人,可否让我与这最后一个未上台的人比武,若我赢了也算给自己提了胆量,若我输了,自知没有机会迎娶姑娘,这样对规矩也无破坏,不知姑娘可否同意。”

  “好。”苏雨卿答应。

  那最后一人上台,见状就是一个十分难缠的人,南宫柠真有些担心,苏雨卿的心上人,会招架不住。

  那人同南宫柠行礼,随后比武立即开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