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阔别晚柠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你叫沈邺

阔别晚柠天 鲸落寸心 1206 2020.02.28 22:19

  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天之初万物生机勃勃,充满朝气,一切事物都是那么的平静安逸。

  沈阔洗漱完毕,打开房门,清晨的阳光照耀在他的脸上极其温暖,沈阔闭目养神,享受着片刻的阳光沐浴。沈阔听力极好,厨房那头的喧闹打破了沈阔的享受,沈阔的眼睛也瞬时睁开,闻声朝着厨房走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如此喧闹。

  “火候大了,火候大了,这样做出来的黄焖鸡不好吃。”

  “鱼做好了没有,还有小菜,快着点儿,老爷马上就要下朝了,你,说你呢,你去看看老爷的酒温好了没有。”只见管家急急忙忙的在厨房门口喊着,边喊还边挥着手。

  丫鬟,家丁也是手忙脚乱的,却也是小心翼翼地不敢弄坏了差事,估计他们也是心里想着:尽管挨着骂,只要再谨慎着点儿,肯定也好过被处罚吃顿苦头。

  “这位管家也是尽心尽力,就是这嗓门大了些。”沈阔无奈轻声说道。

  看着此种情景沈阔无心再回房间,于是沈阔走到园中散步,走着走着便来到了昨天南宫柠逃走的那处亭子,来到此处沈阔落座,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放在了桌上,手心朝下,食指跟中指交替敲打着桌面,回忆着昨晚所发生的事情,他这一待半时辰就过去了。

  “公子。”

  沈阔并未听见朔宇在叫他,朔宇见沈阔没有理睬,又叫了一声,这时沈阔才听见并回头看去。

  “公子,你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我刚叫你,都没听见。”说完朔宇落座于沈阔对面。

  “在想昨天那名女子的身份,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我并不知道你在这儿,只是管家说太师回府了,邀你去正厅,却发现你房间没人,便让我去寻你,然后我就在这里看到你了。”

  “知道了,现在就去。”

  沈阔起身便去了正厅。

  “侄儿过来啦,来坐下一尝尝新泡好的茶。”太师面容和蔼笑着对他说。

  “谢谢,太师。”虽说太师一口一口侄儿叫着,但沈阔依旧不忘尊敬之理,仍然称其为太师。

  “我已经安排好给你的官职,就先从,从七品监察御史的副手做起,等你有了一定的功绩再提拔你。另外我已同从七品监察御史陈炯处打过招呼,他为人正直,诚恳,为官清廉,无私,也很乐意提拔新人,到那里案件卷宗你可以随意查看,我吩咐他若有民事案件都交由你处理,但涉及在朝为官的大臣们的案件还需和陈炯一同处理。”

  “明白。”

  “还有,对外你叫沈邺,是我庞太师的门客亦是徒弟,我要同你讲的就这么多,你可还有疑问?”

  “没有了,多谢太师,沈阔定当尽心尽责处理好差事。”

  “好,没什么事情,你就可以去御史府上任了,我还有些公务要处理,侄儿就请便吧。”

  “沈阔告退。”沈阔作揖答到。

  此时在正厅门外侯着的朔宇见已走出正厅的沈阔问:“公子接下来我们做什么?”

  “先回去吃饭吧,顺便收拾一下行装,午后向太师辞行。沈阔侧身对着朔宇回答道。

  “是,公子。”

  沈阔朔宇二人径直回房。

  过了几个时辰沈阔见太阳西斜便找来管家问:太师是否还在忙于公务。

  “回沈公子,我们老爷现在在花园散步,没有忙于公务。”管家十分客气。

  “好,我知道了,那劳烦管家带路,我要向太师辞行。”

  “好,沈公子这边请。”管家将胳膊抬起指着花园方向,随后轻微弯腰走在沈阔前面带路。

  沈阔来到花园,此时太师正坐在亭子里品茶,身后还有丫鬟手持折扇为太师扇风散热,好不惬意。

  沈阔走向前去,双手作揖说,“沈阔在府上叨扰数日,现特来辞行。”

  “去吧,在陈炯那里多学一点东西,有需要尽管来找我就好。”

  “沈阔明白,多谢太师,沈阔告退。”

  看着沈阔远去的背影,太师不禁感叹道:“沈阔这孩子的沉稳,举手投足间透出的成熟干练让我出乎意料,八王爷教出来的好苗子,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管家也赞同地说道,“沈公子,确是气宇轩昂,谈吐不凡,将来必成大器。”

  “八王爷教导的人必成大器啊!”

  二人话毕相视而笑后太师端起茶杯继续品茶。

  沈阔从花园走出又看了看南宫柠逃跑之处的亭子,而后离开,路途中却想着:“不知道我们下次见面会是什么样的场合,会发生什么事,你到底是何身份。”

  “朔宇,拿好行李我们去御史府。”沈阔匆忙走到朔宇房间说道。

  来到御史府的二人在侍卫的带领下,在正殿等候陈炯。

  “二位就是太师推荐过来上任的吧,在下陈炯从七品监察御史。”

  沈阔看向说话之人,他本以为陈炯是一个面容憨态可掬,体态丰腴的中年男子,却不料是一个长相英俊,潇洒不羁的翩翩公子,身着素衣,手持折扇。

  “在下沈邺,这是我的贴身侍卫朔宇,初来乍到。”沈阔低头作揖。

  陈炯将其扶起,“不必拘谨,你虽是副使,我们上下级关系,但在我这里这些规矩什么的都免了,太麻烦,太见外。”

  “是,大人。”沈阔嘴角轻微上扬,看着对面的陈炯有些不可思议。

  “这是正殿,处理公务的地方,书房在正殿西侧,各类案件卷宗都在那里,个别重要私密案件卷宗另放他处,正殿后面是牢狱,我把你们安排在东侧的偏殿居住,我就住在你们隔壁。你们先去安顿吧,明天按时办公就好。”

  “是,属下告退。”

  沈阔二人离开正殿各自回房。

  晚霞渐隐,月色已浓,沈阔翻看着房中书架上的书却被缓缓的敲门声打断,沈阔打开房门,门外站着陈炯。

  沈阔楞了楞,“这么晚了,大人,可是有事。”

  只见陈炯径直进入房中并让沈阔关上房门。

  进入房间的陈炯随意一座,拿起桌上茶杯喝起茶来并说道:“沈邺,哦不,是沈阔,王爷秘密派我协同你一同暗查南宫世家谣言一事,此事只有你、我、王爷三人知晓,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你尽管麻烦我就行。”

  看着眼前如此潇洒随意的陈炯,沈阔不禁调侃道,“陈兄,多年不见,你一向不喜官场,怎就成了官员,还是监察御史。”

  “一言难尽啊,我虽不喜官场,但我更不喜为官之人行奸佞之道,于是我改了名字,通过太师举荐入朝为官,小到处理百姓事务,大到监察百官。”

  “不过,你这豪放不羁,洒脱自在的性格可真是一点没变。”

  “咦,过奖过奖”,陈炯双手握拳开着玩笑道。

  “我想查一查,近几年有关南宫世家的卷宗还有近几年朝中大臣的所有信息,劳烦陈兄了”

  “除了书房的卷宗,涉及重要的私密的案件卷宗在我房间壁画后,那处有机关,开关在我的床头,你自行查看,我呢公务繁忙,你自己找吧,另外我会动用我私密的渠道去查谣言一事,消息共享,你出谋略,我不参与谋划,我可不想费脑子想方法。”

  沈阔知道陈炯的性子知道他以后不会不管的,内心无奈表面微笑着道,“可以。”

  “好,那我回房了,你随意吧。”见陈炯关门离开沈阔就近拿起一本书摇头笑道,这个笑便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了。

  陈炯离开沈阔房间关上房门松了口气,轻声嘀咕了一句,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这回可算是在你面前硬气一回,官大一级压死人这可是你告诉我的。”

  二人许久未见但之前的默契还是在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