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阔别晚柠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我小时候那么无赖么

阔别晚柠天 鲸落寸心 2507 2020.03.27 23:53

  傍晚时分,天空悬挂着一轮弯月,月光也不似前几天那么皎洁明亮,南宫柠坐在亭子内发呆,这时南宫权父子从开封返回家中,见南宫柠坐在凉亭里看起来无精打采。

  南宫清走近凉亭并用左手在南宫柠眼前晃了晃问道,“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我跟父亲回来你都没发现?”南宫权也紧随其后跟着南宫清往凉亭处走,眼里露出跟南宫清一样的疑问。

  发呆的南宫柠被南宫清拉回现实下意识惊讶地说道,“爹爹,哥,你们回来啦!一路奔波,可还好。”

  南宫权听女儿南宫柠用极其关切的语气问候,嘴角愉悦地翘起回应道,“一路车马劳顿,虽说路途并不遥远,但却是有些累,所以就想着立刻回府休息呀!”

  南宫柠因藏宝图谣言模板还有张成死亡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需要些时间细想,整理思绪,已无意再强挤笑意延续这个话题。

  南宫清见南宫柠笑意的表面背后藏着无精打采沉默的样子转身对父亲南宫权说,“父亲,您既然累了一天了,就早点休息吧。” 

  知道父亲今天在八王爷府邸时不时的要站起敬酒,思虑周全的南宫清朝院中喊道,“来人,准备一些热水送到老爷房里。”

  接着南宫清对父亲南宫权说,“爹,休息之前用热水烫烫脚,会舒服很多。”

  南宫权微笑答应随家丁回房间休息。

  这时南宫柠忽地想到今日晌午在酒楼里听到的传言,便立刻叫住父亲带着疑问的眼神说道,“等一下父亲,我在临湘酒楼听说您跟八王爷攀亲,有意将我许配给他的义子?”

  “这事传的真是快,开封真的是个是非之地,一点隐私跟真相都没有,谣言猛于虎啊。”南宫清皱眉愤愤然。

  “听哥哥的意思这个传言是假的,没有这回事?”南宫柠惊喜问道。

  南宫清开着玩笑得意地说,“可能要让你失望了,这是真的。”

  “啊?”南宫柠从刚刚无精打采的情绪走出瞬间清醒大吃一惊。

  南宫权在一旁仔细分说道,“是,你哥哥说的是,是真的,这事八王爷先提出来的,八王爷培养的人我自然是放心的,那人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你沈叔叔的亲生儿子,名叫沈阔,字文远。”

  “沈叔叔,哪个沈叔叔?”

  南宫柠那疑问的眼神依旧存在,却依然少了些精气神,眼神里带着些许恍惚。

  南宫清轻敲了一下南宫柠脑门赫然说道,“也难怪你没有印象,他是前戍边大将军沈炼,十六年前浴血奋战,结果战死沙场,那时你才三岁。”

  “正是。”南宫权点点头。

  “我听说过他,他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人物,不畏强敌,不卑不亢。”南宫柠在心里想了想恍然想到露出钦佩的眼神说。

  南宫权回想当时屡屡胡须笑着说道,“想回想起来,你们小时候还见过呢!那时你太小,我们江湖上几个要好的兄弟接到沈炼的噩耗便一同去了开封,因为暂时没有落脚之地,我带着你跟清儿住在了八王爷府邸,你还吵着他要他母亲留给他的玉蝴蝶呢!”

  “我小时候那么无赖吗?”南宫柠努努嘴,不肯承认。

  南宫清从小让着南宫柠,此时自然不会让南宫柠得到便宜,定要让南宫柠清楚明白自己霸道的事情便在一旁佯装委屈地说道,“我可深有体会,不过你长大了也和小时候一样无赖,要我一件一件的说嘛。”

  南宫柠听了哥哥南宫清这么说,似乎脑海里也想到了些片段,遂惭愧地低下了头,脸颊泛红,些许后悔儿时无知做过的事。而这时南宫权在一旁哈哈笑道,既是笑自己的女儿儿时淘气捣蛋的行为,又是笑南宫柠此刻羞愧的表情。

  见南宫柠在一旁有些许羞愧难当南宫清在一旁帮忙岔开了话题,“在路上爹爹说,你跟沈阔的事慢慢细谈,等谣言一事些许平静再定。”

  南宫柠内心对婚姻之事并无确切的想法,心想反正此事还需一些时日才定,如今顺其自然就好,无需太过在意,“既然父亲说,慢慢敲定,就依父亲之意。”

  南宫柠说罢南宫权双脚微旋转身离开。

  而南宫清却跟南宫柠留在了凉亭处。

  此时已经入夜,盈盈点点的月光吝啬而下,空旷的凉亭内仅有南宫柠跟南宫清两人,显得略微的寂寥,凉风吹来阵阵寒意,南宫清开口问道,“刚刚你怎么了,无精打采,双目无神的,像霜打的茄子一样。”

  南宫柠轻叹了口气趴在了凉亭内石桌上,“没什么,只是觉得有些累了。”

  “是不是查案的事让你有些身心俱疲。”南宫清关切说道。

  “确实是啊,我真的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谁才是那始作俑者,究竟有何目的。”南宫柠捏了捏眉心疲惫地回答。

  “没事,凡事都要一步一步来,不能太心急,烦躁的内心会让你乱了方寸。”南宫清善意提醒安慰道。

  “我知道了,哥,我就是当下有些累,什么都不想思考,兴许缓一缓,休息一夜就好了。”南宫柠说罢趴在桌上闭目养神。

  “希望如此,你也别太烦闷,我已经派人去查那谣言模板的来历了,估计很快就会有结果。”

  听罢南宫柠遂睁开双眼从桌上爬起回答,“你派去的人,已经向我禀报了,他说模板是找人代写的,那人的样子记不清了,据说腰间挂着个腰牌上写着什么什么阁。”

  说罢,之前向南宫柠禀报的侍卫,回府求见。低沉浑厚的声音在南宫柠兄妹耳边响起,“拜见少爷,小姐!”

  “你可是已将我安排你去查的事情查清楚了?”南宫柠见此侍卫端庄严肃地问道。

  这时南宫清在一旁面露疑问,觉得自己似乎错过了些重要的事情。

  “属下无能,现如今只查到了些表面的信息。”侍卫泛着自责的目光行礼回答。

  “何为,表面信息?”南宫柠问道。

  “您让我查的陈炯身边近些天刚上任的副御史名叫沈邺,福建人士,父母早亡,似乎与太师有亲,承蒙太师接济,成为太师门客,后因太师推荐做了副手。我查到的就这些,其余人际关系,事迹背景都没有任何线索,属下总觉得是有人刻意隐瞒他的身份,说不定他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侍卫行礼答道,接着饶有兴致的推断。

  南宫柠暗自心想,“官府的人、太师举荐、身份玄机。”想到这里南宫柠有一个大胆的念头从脑中破茧而出。

  南宫柠眼神坚定想着,“既然他的随从当初有意为南宫世家开脱辟谣,何不借着他与官府之手查案,既方便又能暗中查案,隐瞒身份,但是在此之前我应该再去试探试探那个叫沈邺的人。”

  南宫柠沉默了一会儿对侍卫说道,“你继续查,肯定会有他身份的线索,一有新消息就赶回告诉我。”

  “遵命,属下告退。”侍卫礼貌行礼地转身离开。

  “看来我不在,你处理的也很好,不放过一丝线索。”南宫清听懂妹妹跟侍卫的对话,自豪放心地讲。

  “哥,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我肯定会查出始作俑者,此时已经很晚了,你快回房间休息吧!”南宫柠有些漫不经心带着些许傲慢地劝哥哥回房间休息。

  确实已经很晚了,听着打更的声响已然到了亥时三刻,南宫清听南宫柠说完,便一同返回各自房间休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