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美丽生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 和总经理的约定

美丽生活 礼才 2466 2005.08.28 16:13

    出了饭店我急忙拦了辆出租车,往医院奔去,经过我的一再努力,最后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找到了莲玉的一些线索。据那为主任医师讲一个叫Wensalei的女性美籍华人,上个月在这家医院接收了一次骨髓移植手术,术后恢复的很快。一个星期前被她的家人接到了专门的看护医院进行疗养。

  因为根据那医生所述,这个女孩无论从身高还是相貌与莲玉都很相似,而且最关键的是这种特殊的白血病还是这家医院近几年来的首例病历,所以那个医生说的时候情绪特别激动。我已经十分确信那个病人就是莲玉。唯一遗憾的是那个医生也不知道莲玉到底转到哪家疗养院。还好美国的疗养院基本上都是有钱人去的地方,所以相对比较少,这样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找到莲玉了。

  我的心情此时显得格外的轻松,回到饭店后我一头钻进了员工宿舍,拿着小提琴拉起了曲子。员工宿舍里加上我一共有四个人,两个是中国的两个是美国的。那两个美国人一个叫李查德四十几岁,是饭店的厨师,至今是个单身汉。他告诉我们自己之前接过一次婚,后来老婆嫌他穷带着一个九岁的女儿走了,把七岁的儿子留给了他。

  还有一个叫特蓝斯,年纪很轻也就二十岁出头,和我一样是个孤儿,他性格比较孤僻,平时不太喜欢讲话。不过他弹了一手好钢琴,现在和我一样在大堂为客人演奏。

  那个中国人是香港的叫赵文秉,我们四个人中他年纪最大,和李查德一样也是个厨师。

  我回宿舍拉琴的时候只有特蓝斯一个人在,我发现他有写日记的习惯,平时闲来无事的时候还喜欢吹口琴。我叫他和我和奏一曲以祝贺我找到了莲玉的下落。他高兴的答应了。接着余兴未了,我又拉奏了莲玉最喜欢的那首曲子,当我拉完的后特蓝斯已经完全沉静在了那美妙的琴声中。他兴奋的拉着我的手让我教他弹这首曲子。我欣然答应了。

  很快到了晚上,我和特蓝斯悄悄的溜进了大堂,李查德和赵文秉两个人在门外帮我们望风。特蓝斯的确是快弹钢琴的料,我稍加指点他就已经深得弹这首曲子的要领了。经过一番折腾终于特蓝斯可以独自弹奏这首曲子了。就在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在门外望风的赵文秉和李查德向我们做了个手势示意有人过来了,于是我们又退了回去,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

  两个保安来到大堂的门口,询问站在外面的李查德和赵文秉,虽然他们向两个保安极力解释。但是那两个保安根本不听他们的,硬是要带他俩去见总经理。最后我和特蓝斯走了出来,我冲着那两个保安道:“这件事是我的主意,和他们无关,要抓就抓我吧。”

  李查德他们想帮我开脱,我阻止了他们道:“本来就是我的主意没必要让你们来替我开脱。”第二天我再次被叫到了总经理办公室,刚推开门,里面就传来了王心凌的《月光》。她似乎对这首歌情有独忠,不过再好听的歌听多了也会腻的。

  总经理坐在办公椅上背对着我望着窗户外面,一副神情专注的样子。我深怕打搅她,所以轻轻的关上了门。当我转过头的时候,吓了一大跳,她居然已经转了过来,和上次一样眼睛直直的盯着我。我知道自己这次是难逃厄运了。她的脸尽管没什么表情但我知道很快一场洪水猛兽般的厄运将向我袭来。

  她开口道:“你很有能耐,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所谓事不过三,现在我要将这次连同前两次加起来,给你个总结性的惩罚。”我就知道她不会那么轻意放过我的。不过算来算去也就两次,怎么变成三次?我连忙道:“你肯定搞错了,我进你办公室就两次。我记的很清楚。”她用狐疑的眼神望着我道:“是吗?你进我办公室那两次是严重违反了本饭店的规章制度,其中的任何一件就足以让我有理由开除你了。再加上你上班迟到过两次,所以也算做一次。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我摊了摊手道:“我同意,不就想开除我吗,干嘛绕那么大圈子啊。我现在就走。”当我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她叫住了我,道:“谁说要开除你了,你给我转过来。”我转过身面无表情的看着她道:“你想怎样。”这时她从位子上站了起来,一脸愤怒的表情道:“你的脾气还真不小啊!你是不是对所有女孩都这样的。”

  我抿嘴微微一笑道:“除了你好象还没对其他女孩子这样过。”她听了指着我叫道:“你……”最后无言以对气的又坐在了位子上:“好,没关系。你这个人我了解。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你给我听好了,给你的惩罚就是,你得答应我三个要求。”

  她的话我一时没反应过来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她又郑重其事,清清楚楚,一字一句的道:“你得答应我三个要求。”我用怀疑的眼神看了看她,道:“你先说说看。”她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双手握在背后,来回跺着步。我知道她正想着如何来整我。这比把我立即解雇来得更为恶毒。

  她开口道:“先说第一个要求,就是从今天开始每天下班之后,从七点到十点你是属于我的,你的一切日程都得由我来安排。第二个嘛就是……”还没等她说完我就打断了她的话道:“你先等等,你说从今天开始,以后我每天的日程安排都由你来决定?这绝对不行。我坚决不同意。”她见我那么坚定于是做出了一些让步:“那么就一个月,一个月之后你就自由了。”

  想到我现在还不能丢掉这份工作于是勉强答应了。她继续道:“第二个嘛……我现在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好了这个决定从即日起生效,为了防止你到时候耍赖,先立个字据。”我二话没说拿起笔,飞快的立下了字据,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她拿起字据来回看了好几遍,然后得意的点了点头。

  “还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我先走了。”说这句话完全是一种形式,她答应也好不答应也好,我都已经走到了门口。她只是用很柔和的声音道:“晚上见。”说完只听见“砰”的一声,门已经被我关上了。之后我才觉得自己行为好象有些过了。

  总经理给我的印象和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她或许在经营饭店方面很在行,不过她那外表装出来的一副女强人的样子在我看来如同虚设。通过那面具我可以深切的感受到她内心柔弱、空虚需要人呵护的很女性化的一面。仔细想想我对她的态度确实是有些冷漠,甚至是冷酷。她也蛮可怜的,整天得戴着面具生活,即使有诸多的不如意还得在别人面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