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大怪物和小怪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5章 罗睺

大怪物和小怪物 不会滚的方 2315 2020.10.18 09:06

  雷电玄炎气势攀升,手中刀刃如同旋风般飞舞,蛮横的劲气向玄炎斩来,透着光亮乳白的龙雀从中飞出。

  “风斩!”

  玄炎霎时震惊,使出相同的招式。

  两只龙雀在惊啼中相撞,双方的灵力相互冲击,变成巨大的光球。只听轰隆作响,光球爆裂,灵力汹涌乱窜,天空为之一颤。

  玄炎连退数十步,雷电玄炎也是如此。

  “一模一样的招式?那这招你会吗!”

  玄炎嘴角上扬,合上了双眼,气势和灵力在瞬息间收敛,然后又在刹那间爆发,随手往前挥刀。

  “雨瀑!”

  刹那间,只是一式,却如同千万式,无数的玄炎虚影在空中流转。只见刀光飘闪,空中风云涌动,天空又下起了雨,细如牛毛的雨丝从玄炎上空的红云中飘落。

  雷电玄炎也动了,一样的起手式,一样的运法,头顶也是风云汇聚,黑云之中也开始落雨。

  细雨洒在千秋脸上,如同冬日的温泉般畅快,“好暖”二字脱口而出。对于刚摆脱雷液侵蚀的她来说,这无疑是最舒服的感觉。

  秦川蹙眉,拔下左手指间的青龙戒,戴到千秋拇指之上。

  莫明其妙的千秋开口问道:“怎么了?”

  “危险!”

  说罢,秦川轻弹手指,青色气团从戒指中吐出,附着在千秋身上。

  千秋翻手摸脸,掀起衣服看,好奇自己身上的青色光膜。

  顷刻间,风雨大作,两条雨蛇从云中游出,在空中相互交缠。

  斜挂的雨丝犹如细长的钢针一般飞落。

  千秋大骇。

  眼见无数的雨丝轻松洞穿山石,从高耸的千崖岭穿过,留下了细小的孔洞。千崖岭上空支离破碎,空间被扎成细小的碎片,两条雨蛇双双湮灭,玄炎和雷电玄炎在虚空中对峙。

  站在朱雀之上的妖艳青年笑容温暖,若无其事,座下的朱雀被雨丝扎成筛子,燃烧的鲜血如雨滴般落下。

  千秋惊疑,眼珠一转,向秦川开口,“秦川,你不是有装血的瓶子吗,给我一个!”

  “你要干嘛?”

  秦川心意微动,一只白玉瓶从千秋拇指上的青龙戒中摄出,刚好落在她手中。

  “没干嘛。看好大叔,别让她死了!”

  千秋挥舞手中的瓶子,人已经飞到另一边去了。

  秦川无奈摇头,不再关注千秋。

  虚空之中,玄炎两手握刀,“他娘的,这贼老天还真是贼,我拉什么屎它都知道……”

  玄炎朝脚边呸了一口,目光凌冽地盯着雷电玄炎。半晌,他收起灵力,背后的武炎虚影消散,嘿嘿憨笑,“既然如此,那就挥洒鲜血吧!”

  雷电玄炎似乎也同意了玄炎的想法,如他一般收起了神威。

  尘埃般的碎片逐渐愈合,空间慢慢恢复原状,玄炎与雷电玄炎冲锋相对。

  上空,刀刃间互相碰撞,火花在夜空中激荡,如惊雷般的声响打破原本该寂静的夜色。

  良久,雷电玄炎一记劈斩击中大夏龙雀,玄炎不敌,从空中坠落。须臾之后,音爆震响,玄炎追风直上,大夏龙雀的刀尖从雷电玄炎的长刀上划过,雷电玄炎连退数步,肩膀处留下了一条白色刀痕。

  眨眼之间,火花又起,猛烈地碰撞引起阵阵狂风……

  数千次的冲击下来,玄炎身上遍布是伤痕,握刀的右手都在不受控制地颤抖,鲜血顺着手臂流下,沾染在大夏龙雀刀上,与刀刃上的乳白色相遇,滋滋作响。

  雷电玄炎也好不到哪里去,黑色的身躯上遍是乳白色伤痕,生机流出,带着微弱的白光,如同夜林里的萤火虫……

  妖艳青年俯视地上的千秋。

  收好白玉瓶的千秋也察觉到他的目光,仰望朱雀上的青年。

  两人目光接触,一时间,宛若来自古老岁月的门悄然打开,那横跨千万年的丝线再次相连。

  来自遥远过去的光映入千秋眼帘。

  转眼间,苍茫的世界呈现在千秋面前。

  连绵不知多少万万里的群山尽头,盘坐的青年缓缓睁眼。

  她总觉得那漆黑如墨的眼睛正在看着自己,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那双眼睛似乎能越过时间的长河,看到此时的千秋。

  是仙吗?

  千秋疑惑。

  良久,他起身仰望,黑袍无风自动,额头上的玉白色抹额飘舞,抬手间祭出石书,千秋终于看清其上的“太初”二字,恐怖的气息从中散出。

  凌厉杀气在他眼中浮现,随着他的一式奔拳,石书爆碎,化成青、黄、红三个光团。

  他自身也似乎受到反噬,肩膀轻颤,嘴角带着血迹。

  然后,青年挥袖向光团扫去,青色光团一分为三,在天边不见踪影,黄色光团变成两半,冲入地面,独留的红色光团在原地归于虚无,消失不见……

  只见他轻捋衣袍,负手而立,开口言语,“纵有千古,横有八荒,以吾之名,敕令诸天,太初在此,百无禁忌!”

  字词中尽是骄傲,言语中却夹杂着种种凄凉和无奈。

  说罢,他回望山河,撕开天幕,没有犹豫地冲进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白色的光芒顷洒,如同黑夜中的明月,划破黑暗……

  那个人,似乎守护了什么。

  “纵有千古,横有八荒,以吾之名,敕令诸天,太初在此,百无禁忌……”千秋喃喃自语,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

  现实中,妖艳青年的眼中则全是炙热,那种眼神,就像是饿狼见到了林中欢跑的野兔。

  不知道他之前见到了什么,但显然和千秋见到的不一样。

  他从朱雀中一跃而下,直奔千秋而来。

  秦川有所察觉,刹那间来到千秋面前,陪在她身旁,直面妖艳青年。

  千秋紧握镔铁游龙枪。

  青年在见到秦川的动作后有些意外,露出笑容,收起折扇,向秦川抛出一只酒坛,自己又拿出酒坛,开封遥敬,“罗睺!”

  “秦川。”

  秦川接过酒坛,淡然回应,随后拍去上面的封泥,仰头痛饮,顿时只觉得身心畅快,“好酒!”

  两人只顾畅饮,倒是把千秋晾在一旁了。

  直到酒坛见底,罗睺走上前来,就着秦川旁边的石台坐了上去,靠在石壁上,仰头看向在空中激战的玄炎两人,“近来遇到好多有趣的人。”

  “哦?”秦川坐在乱石上,单手搭着膝盖。

  “前些日子,一个少年求我教她杀人之术,我便随手传他一篇魔道心法。不曾想,他使出的术却是正气凛然,完全没有魔性,让我好生好奇。”

  “然后就是他。”罗睺指着天上的玄炎,“明明是兽,却成了人,挣脱了灵笼的束缚。”

  他又指向千秋,“她呢,明明是人,却远远超出人的范畴。最让我惊讶的是,她的目光深处竟然有我的东西。”

  两人顿时警惕,秦川一把拉过千秋,将她护在身后。

  罗睺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令人如沐春风般的笑容,挥着折扇“啪”地打在左手上,“我只是来确认一下,不会做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