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孤独的寻爱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蒙蒙仙境却悲人

孤独的寻爱人 飘墨三千 4304 2019.02.11 23:12

  凌氡在黑暗的空间里呆了几分钟,适应了这种恐惧感之后,看了看坍塌的电梯门,感受着习习凉风,虽然有些惬意,但却有着越来越重的恐慌情绪在慢慢滋生,不过对于自制力强的凌氡来说,暂时还好,得出门去看清外面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心里依旧心慌和困惑,但却不再那么慌张,竟然还颇有一种“随遇而安”的心境。

  外面一开始是白茫茫一片,适应了好几秒钟才看清楚,这只是阳光的刺眼而已,但又在潜意识里觉得不像,因为眼睛被强光照射并不是这种感觉,在看到白茫茫一片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好像就在一个白色的空间里一样。博物馆二楼暂时看不真切,但一楼的惨状仿若经历了几百个世纪一样,萧条得就像喷过硫酸等腐蚀性的东西一样,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又像是一颗完整的糖,吃了就化了,但没有化完,反倒是有着千疮百孔的模样。一楼此时的颜色,就像是一块被蚕食一空的绿豆糕一样。

  在阳光底下,屋内的景色就像是一处长满青苔的古老沙滩,有的地方被照射后星光点点,有的地方在暗处,没有光点,但却能看到一些不一样的光景,或黄或绿。

  迅速跑了出去一看,博物馆苍穹顶已然不存在,远远近近都是白色与蓝色的穿插,白色是雪,蓝色是树,依稀记得的那些小巷已经成了小溪水经过的地方,深一点的几乎成了河床。以前的高楼虽都不在了,但还有一些残垣断壁。

  凌氡对于这里发生的一切感到非常地匪夷所思,这完全就像是进了童话世界一般,周围的环境的确也是名副其实的童话世界:阳光、山水、树木、花草等自成一界,色调缓和,气温舒适,给到凌氡更重要也是更贴切的感受就是:呼吸特顺畅!

  返回来想一想,这不正是隽兮一直幻想着的世界吗?当这个想法滋生的时候,凌氡瞬间折身往回跑,因为,隽兮很可能还在地下!

  边跑边喊还边想:自己来的时候,人很多,但只剩自己,那么隽兮可能存在的概率就非常小了。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跟隽兮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再怎么说,上帝让自己穿越了,自己的爱人,肯定也要跟着来啊!

  穿越这种事,本身就比较不靠谱,何况在凌氡看来,这完全是往前穿越,相当于现在的自己是来自过去,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先找隽兮为主!

  原路返回电梯时,看着破败的电梯门,再看看自己站的地方,凌氡有些发憷,因为不知道现在自己是否还能重新站上去而不垮塌,尝试着踩了一下,旁边锈迹斑斑的链条竟然断了!

  叮当一声,电梯链条跟着断裂,划拉一声,灰尘四起,整块电梯底板全部掉了下去,紧接着是整个电梯箱,最后只剩下顶部的两块扭曲的钢片挂在门框上。

  凌氡用手挡了挡灰尘,还没等灰烬散尽,就探头往下看了看,为了能看到下面的状况,脚步还得再往前一点,这下更是吓了凌氡一身冷汗,因为脚踩的地方直接塌陷,来不及将脚收回的凌氡一个踉跄,下意识用手扶住门框,结果门框也腐朽了,凌氡整个人连同周围的灰尘和渣子一起往下掉……

  在这个过程中,凌氡只有一个想法:当时自己怎么就没掉下去?难道在自己出去的时候,时间还在继续前进?

  实际上,过去穿越到未来这种事情对于凌氡来说,是一个无稽之谈。而从未来穿越到过去,在凌氡所学来说,穿越的身临其境是不可能的。唯一可靠的说法就是:假如你的速度能够超过光速,那么当你迅速逃离地球之后,在一定的距离下,你能够看到地球上曾经发生的事情,而你却不能够身临其境,更别说去改变过去。

  所以,再加上掉下去的恐惧,凌氡就更加害怕了,因为到目前为止,自己在十分钟不到的时间里所经历的这些,完全不知道怎么一回事。

  掉下去的瞬间,凌氡心思百转,刚才还非常恐惧,此刻却又产生了一个比较奇特但又很符合现实的想法:既然这么离谱,那么我摔死了好,说不定又能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那是一种新的挑战不是吗?

  不过,凌氡还是更希望自己回到异变突起的那一刻。

  还没想完呢,自己身体一顿,感觉心脏狠狠地往下坠了一下,脖子和手臂猛地疼了一下,挣扎了两下,凌氡发现自己掼在了石阶上,赤着的身体正面向下,还伴随着非常响亮的一声啪响。

  凌氡想:这下估计真完了,脖子都被台阶砸了,这还能活命?估摸着五脏六腑也坏了。希望自己能够完美地重生吧!

  凌氡忍着刚开始的剧痛老半天,结果发现越来越疼,而自己却异常清醒,恼羞成怒中翻了一个身,摸了摸疼的地方,黏糊糊的,由于脖子没法动,也看不到到底摔成了什么样子,就是疼,越疼越清醒,越清醒越抓狂!

  使劲并忍痛地伸手往左边探了探,发现左边是空的,看着头上面的情况,应该是从地表层掉到了负二层。

  凌氡一不做二不休,往左边就是一个大大的翻身。这一个翻身的爆发力中,有无限的疼痛,也有无限的愤怒和不甘!

  这算怎么一回事?!

  莫名其妙!

  没科学依据!

  自己还摔得这么疼!

  然后,又是响亮的“啪”的一声,睁开迷糊的双眼看了看,应该是负四层了,这次不是摔在台阶上,而是摔在一个玻璃器皿上,侧身向下,右手臂上插了不少的玻璃渣子。凌氡下意识响了一个问题:既然没大出血,应该不是动脉,于是用尽吃奶的力气,就着身姿,在地上蹭了蹭,结果玻璃渣子都蹭掉了,只剩一片干巴巴的东西,形状上非常像外星人……

  在如今形势不容乐观的情况下,凌氡竟然还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原来当初博物馆摆的外星人都是骗人的啊?

  此刻的凌氡并非筋疲力竭,而是剧烈的疼痛,再加上两次重摔,让他逐渐虚脱,死也死不掉,还这么遭罪,换做是谁都难以接受和承受。

  凌氡定了定神,使劲忽略身上的疼痛,使出大力气喊出了隽兮的小名:“兮兮?”

  “兮兮!”

  “隽兮?”

  ……

  安安静静毫无回应。

  本想着只是隔着一层楼,而且大部分地方已经破损,对方在的话一定能听到,结果安安静静的,让凌氡感觉很是凄凉,但是希望总该有的!

  于是又喊了半天,除了喊隽兮,还喊隽兮的爷爷,还是杳无音讯。凌氡却有些放弃了,这时,一只很大的蜘蛛从楼下爬了上来,正向着凌氡的方向。

  凌氡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平躺下来,心想着这肯定是一只有毒的蜘蛛,被毒死算了,不被毒死,被慢慢咬死也行。反正被咬的话,疼痛感跟现在的处境差不多,有它不多,没它不少。

  于是凌氡平躺着大吼道:“来啊!不来每种!”

  本来蜘蛛的脚步声已经渐渐近了,但却突然间又渐渐远去。凌氡又翻了一个身,使劲昂着头看着大蜘蛛向着相反的方向“疾驰”而去。

  凌氡模糊着双眼,看着对方离开的身影,有气无力地说道:“没种的玩意儿……”

  随着蜘蛛的远去,凌氡也慢慢合上双眼,晕过去了。

  等醒来的时候,从上面投下来的光已经变得非常暗淡,依稀可见负五层模糊的地面。凌氡竭力往前爬着,终于爬到了缺口处,正巧看到正下方有一颗树。这棵树是一颗假树,当时是为了能够长时间保存,所以将二十世纪还没有灭绝的树做成了惟妙惟肖的样子。树顶还用一个尖尖的金属帽盖住。

  看到这,凌氡不免有一丝欣喜,于是又爬着爬着摔了下去,像让自己插在树上。

  结果天不遂人愿,落偏了,又一次“啪”的一声砸在了地面上,在昏迷的前零点几秒钟,凌氡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刚才还很坚强的肋骨,断了两三根的样子。

  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凌氡身上的伤口奇迹般地早就停止了流血,到处都结疤了,只有肋骨还是断裂的状态,虽然呼吸困难,但是还死不了,竟然比摔在第二层的时候还要有力气多了。

  凌氡爬了起来,踉跄着寻找之前分别的位置,虽然到处都是破旧的模样,但还是极好找的。走过去一看,那还有脚印,周围都是均匀的一片灰。

  即使凌氡再笨,也知道在这肯定是找不到隽兮了。但唯一有希望的是:假如这种荒唐的穿越能实现,那么隽兮也是有可能在之后的哪个时间点也跟着穿越了。

  但凡事都有个但是:但是,突生异变的时间仅仅一分钟左右,一分钟的时间,隽兮再怎么跑,也跑不了多远,很大的可能是在其他层或者电梯里,自己之前虽然痛苦不堪,但是也没见到任何人的影子。

  这个但是,让凌氡在希望中绝望,又在绝望中充满希望。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凌氡缓过劲来的时候,终于还是抱着希望准备活下去。

  虽然最后一个但是让人非常绝望,但是,每一件事情的发生,绝对会有发生的原因;同理,每一件事情向前发展,那就绝对有发展的这一步之前的前一步。这种荒唐的穿越都能存在,那么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凌氡几乎是呼吸着灰尘,饿着肚子等待着自己能够真正动起来。虽然伤口痛痒,肋骨处剧痛,凌氡还是要想办法爬上去。

  搜寻了很久,探索了很多次,凌氡竟能够通过电梯千方百计地上了负一层,还剩一层楼的时候犯难了,因为地面到负一层的电梯完全被毁坏了。凌氡一屁股坐了下来,动作太大,扯到了肋骨,疼得是龇牙咧嘴,这时候才想到,自己喉咙好像也很疼,喉结也估计被砸伤了。是什么砸伤的呢?是台阶!

  终于,凌氡又回到了地面。

  正值艳阳高照,但凉气十足,这种天气这种环境,在隽兮爷爷的嘴里经常听到过。

  一阵凉风吹过来,背热面凉,凌氡这才意识到自己并没有穿衣服,东瞅瞅西瞄瞄,口里还念叨着:“这个世界就我一个人,我怕啥,即使有动物,也不懂事。”

  上前去捣弄了几片芭蕉叶,手冻得彻骨的疼,胸口也很疼,将芭蕉叶贴在身上的一瞬间,凌氡汗毛倒竖,深吸了好几口凉气,不过最终还是适应了下来。

  远方的山,有雪也有树,有花也有草。花是粉色和白色,大多是腊梅,其他都是蓝绿色,雪是白色,看上去就像是小姑娘们用来做花裙子的碎花布料一样。但只有碎花的话会显得死板没有生气,所以就有了不少的小溪,顺着水的波光粼粼,还能看到一些落叶残花在上面,顺着溪流一直往下,有的花花叶叶走着走着就不见了,或者叶子滞留在了土地上,或者花瓣贴在了白雪上,非常好看。

  天空之上,一片蓝天一片白,苍穹之顶,与原来的地方一模一样,只不过以前很久才能见一次,而且每一次还很短暂,带着泥沙的风一吹,就什么都没有了,只剩雾蒙蒙的天,所以大家伙的室内都有空气净化器。

  凌氡挣扎着爬到对面的山上,已经难以看清以前博物馆的二楼了,一楼更是模糊不清,顶上有着数不清的花花草草,甚至还有未长大的树。

  翘首看去,这种景色仿若无边无际,就像一块布,一直延伸到远方,而且目之所及,都是非常清晰的,何况凌氡又不是近视眼。

  转过身来看看,景色却有些不一样,因为有些地方是没有雪的。看着就像是布上破了洞一样。

  不过凌氡却没有注意那么多,一开始是蹲着,结果胸口疼,后来直接躺着了。

  呼吸缓慢,而且越来越慢,眼睛越来越浑浊,失血虽然不多,但是没有补充,肚子早就饿空了,连大的都没上过,又全身是伤,更严重的是,那三次重摔,已经伤及根本,但是凌氡自己不知道而已。

  有时候凌氡自己想着都想笑:自己那么在乎隽兮,却在发生意外的时候还有心情去看景色,并没有第一时间返回楼层,后来,更是用死来麻痹自己,胡思乱想,不成章法,本身就是错误的态度,那么他真的爱隽兮吗?

  是真的。

  所以安慰自己,平衡自己过失的理由就是:自己也只是凡人而已!

  想着想着,凌氡面带着苦涩的微笑,渐渐安静下来。

  没多久,一个男子出现在凌氡身边,瞧了瞧四周无人,就轻轻松松扛走了凌氡,向着天幕下的碎花布破洞位置走去……

  突然,下起了雪,很大很大,像是要填补背面的那些漏洞一样。

  男子咳嗽了一声,又转头看了看,继续扛着凌氡前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