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英雄传说之覆灭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回 吴明山杀鬼盗敌书 李月清化身出城门(一)

英雄传说之覆灭帝国 杨子午 3044 2018.07.13 06:46

  曰子过得飞快,匆匆就到了1941年初春。

  此时曰本****侵略者早已全面侵略中国,神州大地到处燃起了抗曰烽火。

  凤城城外红霞岭,风儿轻轻摇曳,花儿竞相绽放,蝴蝶蜜蜂纷纷起舞,鸟儿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李月清却是显得愁眉不展,朝站在对面,双眼死死盯着城门口一个生着国字脸、身材高大魁梧的人问:“明山哥,小鬼子昨天突然换了良民证,而且城门口的伪军盘查得更严了,我们咋进去呀?”

  吴明山闻声回过头来,见她坐在一截枯树上,胸脯不住地起伏着,微胖红晕的香瓜型脸颊上急得全是汗珠,双手也不晓得放在哪里,忍不住嘿嘿地说:“哎呀月清,我还没在意,咱俩结婚才三个月,你身体就开始发福了。”

  李月清嘻嘻一笑,显得有些扭捏不好意思:“都怪你,净弄好吃的哄人家。”

  又道:“明山哥,我现在这个样子,丑不丑?”

  吴明山故意正经八百地说:“丑哇,而且不是一般的丑。”

  “啊?”李月清这一下吓得不轻,急忙站起身来用手摸了摸脸,又浑身上下细细摸了一遍,呐呐地道,“我只是胖了一些、而且只是稍稍的胖了一些,咋就变得这么丑了呢?”

  吴明山忍不住捧腹大笑。

  李月清顿时回过味来,挥动两只肉肉的小拳头,上前对他厚厚的胸脯一阵乱擂:“叫你瞎说八道、叫你瞎说八道!”

  吴明山顺势将她拥在怀中:“月清哪,莫说你现在变得越来越漂亮,就是真的变成了丑八怪,我也一样的永远喜欢你。”

  李月清咯咯笑了起来:“这还差不多。”

  吴明山到草丛里寻了数十个红红的小果子放在她面前草地上:“来,先吃点东西。”

  李月清拿了一只,剥去裹着的绿叶,放到嘴里嚼了嚼,喜道:“真甜,好吃。”

  接着愁眉苦脸地说:“好吃是好吃,可是明山哥,我们也不能总呆在这儿寻果子吃,得想办法进城呀。”

  这时候,吴明山已将头扭过去盯着城门口,闻言回道:“我正在想办法。”

  李月清自言自语地说:“这些个小鬼子,也太坏了。”

  吴明山未回头:“他们要是不坏,就不会侵略咱们中国了。”

  李月清剥了一枚果子,塞到他嘴里:“你老是盯着城门口望,干啥?”

  吴明山边嚼边说:“我在寻找进城的法子。”

  李月清知道他浑身都是本事,便不吭声了,陪着他一起望。

  吴明山伸手搂着她:“月清,头一次出来执行任务,怕不怕?”

  李月清依偎在他怀里:“有你在,我就不怕。”

  吴明山接着问:“城里到处都是小鬼子和伪军,我们进去后,又要到他们老窝里偷东西,若是稍不小心,有一点点闪失,被他们抓住,不死也得脱层皮,你怕不怕?”

  李月清拿头使劲抵他胸脯:“哎呀,你别吓人家。”

  吴明山拿手理她头上马尾:“我有几次出去执行任务,都差点回不来,见不到你了。”

  李月清伸手捂他嘴:“别乱讲。”

  又道:“明山哥,你本事大,敌人奈何不了你的。”

  吴明山摇了摇头:“这些个狗日的,坏着哩。”

  李月清涨着脸说:“死我倒是不怕,可是怕疼。”

  吴明山埋怨她:“你在电讯处呆得好好的,干嘛非要来和我一起担惊受怕?”

  李月清呵呵地道:“我听说你这次来凤城执行任务,需要一个女帮手,便去找陈毅司号员,他被我缠得没法,才勉强同意。怎么,你嫌弃我是不是?”

  吴明山嘻嘻一笑:“我巴不得哪。”

  跟着道:“你放心,即便拚着性命不要,我也会保证你绝对安全。”

  李月清又捂他嘴:“又胡说八道。你若不在身边,我岂能独活?小鬼子还没赶跑,咱们两个都得好好活着,听到没有?”

  吴明山掰开她手指:“你想捂死我哇?”

  李月清咯咯一笑,忽地伸手一指:“明山哥,你瞧,有辆轿车出了城门。”

  跟着又道:“哎呀,它朝我们这儿开过来了。”

  吴明山拉起她的手说:“咱们到树林里躲一下,先看看情况。”

  李月清不解:“他们又不认识咱们,干嘛要躲?”

  吴明山只好说:“有可能我们进城的机会来了。”

  李月清愣了愣。

  吴明山问她:“月清,你想一下,现在有谁能坐上这么好的轿车?”

  李月清立刻回道:“不用想,当然是坏人。”

  吴明山接着她的话说:“而且不是一般的坏人。”

  李月清又愣了愣。

  吴明山眼见车子快到了,叫道:“快走。”

  拽着她进了树林。

  那轿车在离他俩六七米地方嘎吱一声刹住。

  只见驾驶室打开,从里面跳下一个戴着圆礼帽身穿对襟衣褂斜挎驳壳枪的五短身材汉子,来到后面拉开车门,又跑着转到另一面将门拽开。

  这时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从车内钻了出来。

  那男的脸上有块疤。他捊捊头发,拍了拍身上绸缎衣衫,冲开门的人叫道:“秦三,别傻乎乎愣着,快拿枪去呀。”

  秦三嬉皮笑脸一乐,屁颠颠来到车尾,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拿出两支双筒猎枪递给二人,随即取下自己身上驳壳枪丢了进去,拿了一支三八大盖握在手中,问:“大少爷,今儿的猎咋打?”

  疤脸大少爷挥挥手:“咱们分成两拨,你单独一路,老子和文丽一路,两个时辰后回来。”

  秦三应道:“好咧。”提着枪先走。

  疤脸大少爷冲他身后嚷:“他娘的别偷懒,多打点。”

  秦三边走边说:“晓得啦。”

  疤脸大少爷这才朝生着椭圆形脸、上白下黑穿着吊衫的女子道:“文丽,你跟老子到那边打去。”

  文丽点点头,和他并帮走了。

  吴明山见三人走远了,扭头说:“月清,你呆着别动,我去拿枪。”

  李月清说:“车子锁着呢。”

  吴明山回道:“我有办法。”身形长起,跑了出去。

  李月清正在纳闷之时,吴明山已回到她身边。

  遂愣愣地问:“你咋开的门?”

  吴明山冲她笑笑:“山人自有妙计。”

  李月清伸手捣他一拳:“快说。”

  吴明山从怀里掏出一小截铁丝放在她眼前:“瞧,方才我用它开了车子后备箱门。”

  李月清哎哟一声:“真想不到,原来你还会做强盗哪。”

  吴明山嘿嘿地道:“我这个强盗,不但会偷东西,还会偷人哩。”

  李月清伸手揪住他耳朵:“你给我老实交待,偷谁啦?”

  吴明山哈哈大笑:“你呗。别的女人,我哪有胆子去偷?”

  李月清也咯咯笑了起来:“谅你也没那个胆量。”

  接着问:“接下来咋办?”

  吴明山说:“他们两个时辰后回来,你先睡一觉,到时候我叫你。”

  李月清说:“我问的是,接下来咱们咋办?”

  吴明山回道:“到时候我缴了他们三个人的枪,逼迫他们带我们进城去。”

  李月清担心地说:“我啥都不会,一对三,你打得过他们?”

  吴明山安慰她:“别说他们只有三个人,便是再多十倍,我也一样的能打得过,快睡吧。”

  李月清听着有些兴奋:“我睡不着。”

  吴明山唬下脸来:“睡不着也要睡。”

  李月清叫道:“为啥?”

  吴明山只好耐心地说:“月清,等会儿进了城,也不晓得会发生啥情况,那时候你就是再累再困,恐怕也不敢合上眼睛睡觉,趁现在有功夫,提前补上。听话,快点。”

  李月清点点头,依偎在他身边,闭上了双眼。

  吴明山无声一笑,也闭目定神。

  过了一会儿,李月清偷偷地睁开眼睛,谁知听到一声轻喝:“闭眼,睡觉。”

  李月清伸了伸舌头:“明山哥,你怎知我眼睛睁开了?”

  吴明山不理她,还是那句话:“闭眼,睡觉。”

  李月清无奈,只得又闭上了双眼。

  迷迷糊糊正要进入梦乡,已被他碰醒了。

  她揉了揉眼睛,朝前望了望,轻声道:“他们还没回来呐。”

  正说着,远处传来了讲话声。

  吴明山照着她的耳朵低低地道:“你呆着别动,等我叫你。”

  李月清点了点头。

  这时,那一男一女已提着猎物来车子旁边。

  那个叫文丽的女子把猎物和枪扔在地上,猛地往疤脸身上一锔,娇滴滴说:“大少爷,人家好累哟。”

  疤脸伸嘴在她脸上亲了几口:“宝贝,待会儿回去,老子好好的奖赏你。”

  文丽尖声问:“奖赏个啥?”

  疤脸龇牙咧嘴地笑道:“奖赏你一夜不睡觉。”

  文丽不懂:“啥意思?”

  疤脸骂道:“笨蛋。”

  文丽这才回过味来,双手拍打他头:“大少爷,你太坏了。”

  疤脸鸭鸭地怪笑起来:“他娘的,老子这是在照顾你。”

  文丽嗲声嗲气地道:“要姑奶奶陪你一夜不睡觉,那也是可以的,不过,你要奖赏我两根小黄魚。”

  疤脸乍呼起来:“好你个小贱人,咋天天跟老子要钱?”

  文丽嘴一噘:“不给拉倒。”哇的一声哭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