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我有一个LOL大佬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贱人余,该你上场了

我有一个LOL大佬群 氵离江 2072 2019.08.20 20:30

  第30章

  请叫我凯哥:“傻逼?小凡子你干嘛了?”

  我是你幕爹:“如果是傻逼的话,打到他叫爹就行,管他呢!”

  老流氓苏扬:“游戏里面,当然要开始对喷了,而且对方那种,打游戏打不过,喷人也碰不过的样子,非常喜感。”

  这三位,那可是群里的常驻人士。

  其他人或许有着自己的工作,也可能会经常不在线。

  不过这几位可不一样,几乎二十四小时在线,只要你说话,绝对是有求必应,有时候王凡都在想,这三人难道是高达吗?

  “不不不,不是游戏,是现实中的朋友。”

  王凡将事情简单说了一遍,本身吃个饭没什么问题,不过这处处被针对的着实有些明显,要知道王凡在学校里面可是顶尖的大佬。

  怎么说也是有身份的人,为此层次不一样,怎么会跟这种人相处?

  老流氓苏扬:“懂了!”

  我是你幕爹:“LOL我在行,可这个的话……有点。”

  请叫我凯哥:“我也一样,这样的人不理就行了。”

  不理?

  王凡扫了一眼周围。

  这位……张涛不断的开口:“吃东西也有讲究,筷子怎么用,抓什么地方,还有烤东西怎么烤,什么时候翻面最好。”

  “我可不想某些人,东西没烤熟就吃,这简直是暴殄天物,而且吃了之后还玩手机,这是坐下来就等着吃啊。”

  声音,很正经。

  可说的话……的确是不太正经。

  这让王凡微微皱眉,感觉这种人不理会的话,只会蹬鼻子上脸。

  王小凡:“显然不行,这种人有点得寸进尺,我给你们发一段录音。”

  说着,开启了录音键。

  然后…发到了群里面,声音传遍了几人的手机。

  那声音,不知让人如何评价。

  请叫我凯哥:“这个……”

  老流氓苏扬:“这完全是个贱人啊。”

  我是你幕爹:“话说群里有别人吗?怎么对付这种贱人?”

  翼队大罗:“对付贱人,肯定要贱人上场了。”

  白鲸白桦:“贱人,什么贱人?”

  佣兵林晓:“不对不对,你不是被禁言了吗?”

  车间主任张锡焰:“对啊,你被禁言十二个小时,怎么出来了?”

  翼队大罗:“我可是翼队的成员,怎么样也有点特权。”

  翼队浅梦:“【长图】”

  翼队浅梦:“这是某个胖子五分钟前的聊天记录,你们可以看一看。”

  点开之后,那场景用一句话就能形容,那真的是求爷爷告奶奶,而这个主人公,除了大罗之外还有谁,一时间王凡都有些佩服这位。

  为了解除禁言,这已经够拼的了。

  “咳咳!”

  大罗干咳一声,赶紧扯开话题,道:“你们不是说要对付贱人吗?我跟你说,对付贱人的话,那肯定是让贱人去对付他了。”

  请叫我幕爹:“有道理。”

  我是你凯哥:“这个可以的。”

  王小凡:“所以这个贱人是……”

  翼队大罗:“@翼队斗鹰,队长……有人找你。”

  瞬间,全场安静。

  虽说这是在商量对付他们的方法,可你这明显是在骂人吧?

  于是……

  【翼队大罗被群主翼队斗鹰禁言十二个小时。】

  当时,全场无言。

  这人有点性格啊……刚出来又作死?

  翼队斗鹰:“老子信你个鬼,就不该把你放出来。”

  王小凡:“所以……没办法了?”

  翼队斗鹰:“也不是没办法,这种人应该属于婊,可以这么说……说话各种正义,事实上心里的打算完全是黑的,这种人说话可以,办事那就不行了,而且我教你一招,脸皮不能当饭吃,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王小凡:“额……多谢教导。”

  翼队斗鹰:“再跟你说一句,利用自己的优势,然后得寸进尺,气死他。”

  一句话,王凡眼前一亮,他似乎明白了。

  不过,这哪里不太对?

  这位是不是太熟练了?

  而……在某一角落,大罗已经彻底怒了:“卧槽,这个过分了,你这个贱人余,真特么……这是见色忘义啊。”

  这,应该是传说中的无能狂吠。

  在关闭手机之后,王凡满意的点点头。

  “差不多好了,咦……小凡子不玩手机了,这真的是来吃饭的。”

  王凡淡淡的开口:“对!我就是来吃饭的,难道你不是?还是说你另有所图?如果另有所图的话,二楼左拐。”

  一句话,戳中的张涛的心。

  吃饭?

  为啥要带女孩来?

  想法,那肯定太简单了。

  现在被王凡这么一说,那真的说不出话了。

  张涛哑口无言,一时间餐桌上的几人,那想法也是出现了变化,为什么张涛不说话了?难道有什么伦理剧的剧情?

  想法,不一样。

  唯独于思玲想笑,却笑不出来。

  因为二楼左转是……洗手间。

  这是要让张涛去干嘛?

  知道!

  但不能说啊。

  只能不自然的开口:“吃东西吃东西,我家可是开了十几年的老店,质量味道肯定是非常不错,所以多尝尝。”

  “当然,当然……”

  张涛干咳一声,可刚夹了一块肉。

  王凡便是开口:“你看看……你还说我,你不也是一样。”

  “我特么怎么了?”

  王凡:“你看看你把小玲儿吓得,你是不是对小玲儿做了什么见得不人的事情。”

  “???”

  张涛那是一脸懵逼,这特么什么鬼?

  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他就算做什么事情,也要挑对象吧?

  至少要找个胸大细腰的?

  为什么要找一个飞机场?

  可……看到于思玲那脸色时,彻底不知道说什么了,因为于思玲的脸色的确不是很自然,都是老同学了,怎么会陌生?

  除非遇到了什么极其尴尬的事情。

  比如说现在。

  当时,张涛急忙解释,道:“别别别,我什么都没想,真的……”

  于思玲彻底不知道说什么。

  这话题歪了,她脸色不自然是因为王凡之前那话。

  跟张涛有半毛钱关系?

  想笑,可笑不出来。

  这个场合不能笑啊。

  场面,一时间尴尬了。

  不过在这时,老板娘上菜了。

  五个人吃的东西肯定不少,所以一桌子肯定上不完,在看到王凡之后,老板娘不由的开口:“咦……小凡子回来了?”

  “嗯啊,这是外卖的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