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仙悦江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荒刹幽歌(九)

仙悦江山 星晨悦 3390 2020.10.18 07:40

  景幻雪、玉箫上仙和商奉天都跟随秋子明,一起走了进来,当听到这曲幽歌的时候,都把目光聚集在大殿深处的神像之后。

  “秋相公,秋大爷,别来无恙。”

  这话声阴森森的,谁听了谁都会脊梁上直冒冷意。

  秋子明感到冷汗直冒,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白衣女鬼从神像之后,缓缓飘出,她脸色惨白,好像罩着浓浓寒霜一般,两只手垂着,一双空洞的眼睛直勾勾看着秋子明,好像要看到他的灵魂深处一般。

  秋子明一看这女鬼脸色倏变,脱口惊呼说道:““啊——殷情,你没有死?”

  “我死了,你现在看到的是我的魂。”女鬼殷情目含凶煞,冷冷说道。

  “殷情,我日日夜夜都在思念你,我——”

  “住口,你这些话究竟骗了多少像我这样的无知少女?”

  “我——”

  “你什么,你就是一个负心人,天下第一负心人就是你——秋子明!”殷情情绪激动起来,怒道。

  秋子明没有答话,之时听到对面殷情忽然抽泣起来。月影渐移,一束淡淡月光射到殷情的脸上,之间那张惨白的脸上忽然流出两行血红色的泪,不禁让在场众人都是一惊,阴风忽起,拂动了殷情的披散长发,更是让秋子明心中发寒。

  “你算是人嘛?你说过的话都记得吗?男子汉大丈夫说出的话泼出的水,可是你说得话都还记得吗?你的那些甜言蜜语都是假的,你的那些柔情蜜意都是空的,你的那些海誓山盟海枯石烂的话都是说给鬼听得吗?”女鬼殷情声声质问,让在场众人无不心惊。

  “殷情,我——”

  “你今天什么都不要说,还是让我说吧,我和秋子明在数月前认识,他说很喜欢听我唱曲儿,就经常来找我,他和我情到浓时,便和我说要替我赎身,还说了很多骗我的话,可我都信了,我都信了,从那以后,我谁也不见,任是那客人是再大的官,有再大的财,我也不见,我就是为了等你,可是你却没有来,你骗了我,你骗了我呀——”殷情边哭边说,甚是凄凉。

  “殷情,你听我说,我是因为去了白剑门赴约所以——”秋子明解释说道。

  “殷情,真是这样的,我可以作证,秋叔叔真的是去了白剑门。”景幻雪说道。

  “无知啊,无知,你太无知了,如果他想赎我出去,还会去白剑门吗?还是他心里不想这么做,一切的根源都是在他的心里,他就是个骗子,天下第一大骗子!”殷情发出怒斥之声,响彻整个荒刹破庙。

  “我——”

  秋子明刚想辩解,忽然听到殷情说道:“你敢说不是?你敢说不是?你敢说不是?”

  秋子明被她质问的哑口无言,不再作声。

  “我因为不见客,终于得罪了人,我被一个恶霸赎了出去,我所受到的那些凌辱,谁能知道,谁能知道,我终于熬不过去,想到了死,死其实很简单,最终这条命交给了一条白绫,香消玉殒,可是我的死难道不是你的起因,我的死不是你的责任,我好恨,我恨这世间的男人,特别是那些薄情寡义之人,他们都该死,都该死。”

  景幻雪和玉箫上仙听到这里,不禁发出一声令人鼻酸的轻叹!

  商奉天说道:“男人也不都是你遇到的那些人,还有很多好人,我的四个徒弟就都很好,你错杀无辜了。”

  “我不管,总是是男人就该杀,秋子明,你看到身后的那一堆堆尸骨了吗?这些人都是我杀的,今天既然你来了,也必须得死!”话毕,那女鬼飞身向前,探出惨白色的手臂,探出手爪,直抓向秋子明的左心之上。

  景幻雪飞身向前,准备拦住殷情,说道:“殷情,你已经错杀多条人命,不可再做错事。”

  秋子明忽然站起身来,拦住景幻雪说道:“景家侄女,这件事情,我想自己和她了解。”

  殷情看秋子明忽然起身拦住景幻雪救他,也是一惊,不由微微一愕,收回利爪,不忍再攻。

  景幻雪一脸焦急之色,惊呼道:“秋叔叔,她要杀你。”

  秋子明冷冷笑道:“刚才听了殷情说了这么多,我的确该死。”他往前走了几步,跪在殷情的面前,低着头,抽噎说道:“杀人也不过头点地,你说得对,我是该死,我去白剑门还是我内心深处不愿意为你赎身找了一个理由而已,因为我想过,如果为你赎身,就要取你进门,可是我身为人人敬仰的武林中人,大侠自居,怎么能取一个风尘女子呢?所以我就没有去找你,而是应了白剑门之约,我过后也很悔恨。”

  “悔恨有什么用,悔恨能让我死而复生,悔恨能让时光倒流吗?”殷情质问说道。

  景幻雪说道:“殷情,你不可再做错事,不可再杀人了。”

  “你不是我,又怎么能有我这番痛彻心肺的感受?我身上的故事如果发生在你的身上,恐怕你比我要报复得厉害。”殷情说道。

  景幻雪说道:“我想问你,你看没看到这个珠子。”她说着,拿出一块锦帕,打开之后显出三个闪闪发光的三颗珠子。

  “这是什么?”殷情问道。

  “这叫做澡身浴德珠,是仙界二十二神器当中的一个,我问起秋叔叔,他说那个姓梁的盗贼只盗走三个,而秋叔叔又没有这个珠子了,我想还有一颗应该就在你这里。”景幻雪说道。

  那女鬼想了一会,从怀中取出一颗金光闪闪的珠子,说道:“你说得可是这个?”

  景幻雪说道:“正是。”

  那女鬼说道:“这珠子是我趁着秋子明不注意的时候,从他身上取来的,我看到这珠子上有个身子,便想在他赎我那天,重新还他,寓意:以身相许,可是我终于没有等到那一天。”她说完,就把珠子扔给了景幻雪。

  景幻雪接到珠子,看到上面有个“身”字,确定是其中之一,于是说道:“你能有这份情怀,我十分敬佩,但是澡身浴德乃是仙界神器,他的真正含义却是修养身心,人生是要学会宽容的,因为宽容能修养身心;人生是要学会饶恕的,因为饶恕是生命中最大的美德;人生是要学会快乐的,因为快乐可以留住青春;人生是要学会淡定的,因为淡定的人生才会幸福;的确,秋叔叔骗了你,没有按照约定前去为你赎身,让你饱受凌辱,最终自尽而死,可是你杀了这么多人,难道这些人的亲人就不会伤心吗?就好像商前辈,他的几个徒弟都是非常孝顺他的,他们五个情同父子,如今你杀了他的四个徒弟,让商前辈白发人送黑发人,就不觉得内心感到愧疚吗?”

  商奉天听到这里,不禁想起几位徒弟,对殷情说道:“我真想杀了你,为我徒弟报仇雪恨,可是现在,我已经下不去手了。”

  “冤冤相报何时了,殷情,你放过秋叔叔吧,不要再错下去,否则只会让更多的人伤心,难道你想让自己的痛苦转移到更多的人身上,如果世间的人都像你一样,为了报仇迁怒更多不相干的人,让这世界逐渐变成人间炼狱吗?莫不如从现在开始,宽恕源头,不要再继续杀人了,不要再错误的道路上继续往前走了,回头是岸啊!”

  殷情被景幻雪一番话说得有些动容,她看着秋子明,双目紧闭,长叹一声,说道:“宽恕,宽容,真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

  商奉天忽然哽咽说道:“其实今天,我还是想杀你为徒弟报仇的,可是听了你刚才的这些话,我也不再找你寻仇,彼此谅解宽容对方吧。”

  殷情看着商奉天,见他年近七旬,老泪纵横,终于叹道:“好吧,秋子明,我就此就原谅了你,可是你今后不得再骗别人,如果让我知道,我还是要取你狗命。”

  此时的秋子明两眼呆滞,低着头看着地面,听到殷情说原谅自己,忽然从眼角流出一滴眼泪,对殷情说道:“我错了,是我错了,我不该言而无信,我不该出尔反尔,我不该,我不该,经过刚才的一幕,我已经看透了自己,看空了世间,我打算变卖家产,把这荒刹破庙重新翻修,在这里出家为僧,教化世人,言而有信,谅解宽容。”

  景幻雪听到这里,喜出望外,说道:“秋叔叔大彻大悟,真是善莫大焉。”

  商奉天说道:“秋老弟有此念头,让老朽十分敬佩,我打算将家里田产全部变卖,支持老弟修缮本寺。”

  “有商前辈扶持,自然是好。”秋子明说道:“以后我就天天在此,殷情,你可以经常看着我,看我还是不是言而无信之人。”

  殷情看了看秋子明,然后说道:“既然你这么说了,我还有什么不相信的呢?既然事情都过去了,就让这些事情随风飘散吧,以后这荒刹幽歌也不会再唱起了。”

  秋子明说道:“殷情,我知道你有很多的悔,很多的恨,可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我感激你对我的饶恕,我还有一事想要求你,求你为我再唱一支小曲儿吧。”

  殷情看着秋子明,淡淡月光照在殷情的脸上,好似还有一丝柔情,她猛抬螓首,脸上尽显幽怨,她看看天上的月亮,回想起自己与秋子明月下小酌,对月当歌的情景,不禁眼含血泪,潸然而下,鲜红的泪水顺着惨白的面颊在一滴一滴的往下滴!她哽咽着再次轻轻唱起幽歌——

  “辛苦最怜天上月,

  一昔如环,

  昔昔都成玦。

  若似月轮终皎洁,

  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容易绝,

  燕子依然,

  软踏帘钩说。

  唱罢秋坟愁未歇,

  春丛认取双栖蝶。”

  这首幽歌如此动情;

  这首幽歌如此断魂;

  这首幽歌动人心魄;

  这首幽歌催人泪下;

  秋子明听到这里掩面而泣;

  商奉天听到这里,眼泪就在眼圈里面晃动;

  玉箫上仙眼圈儿一红,哽咽说道:“看来这位殷情是真爱秋子明的。”

  景幻雪听到这里,鼻子一酸,感觉眼前一片湿润,她捂住了脸,失声痛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