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换个身份再宠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8 年纪大了不成?

换个身份再宠你 殊唯 5034 2018.11.09 22:54

  冉炅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正在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的云乐悦,手里还拿着那份资料。冉炅有些头痛的看着云乐悦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唉,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乐悦,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冉炅走过去,刚想拉云乐悦起来,结果云乐悦整个人扑到了他的怀里,痛声大哭起来了。

  为什么会这样?她不要!

  唉,冉炅把云乐悦抱在怀里,温柔的安抚着她的后背。真的没想到,她会伤心成这样,人不都有一死吗?

  “傻姑娘,哭什么?”冉炅觉得心都痛了,他只想护她周全,可从未想过,伤害她。可是,冥冥之中还不是伤害了她吗?还是他的痛,不是吗?

  “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云乐悦在冉炅的怀里泣不成声的指责着冉炅,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好了,别闹了,先吃饭吧。”冉炅柔声的安慰着云乐悦,这样下去可如何是好呢?

  “不,我不……”云乐悦在冉炅的怀里,哭的跟个小孩子一般,撕心裂肺的让冉炅都跟着心痛。

  “乖,先吃饭。”冉炅从未觉得自己既然可以这般的有耐心去哄一个女人,唉,云乐悦啊,你可真的是我这生的浩劫啊。

  云乐悦在冉炅的怀里摇了摇头,拒绝着冉炅的提议。她实在想象不到,如果以后他不在她的身边,或者……他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她该如何是好。

  很伤心,很绝望,甚至很……无助。

  “那我先走了。”冉炅漠然的说出这么的一句话,让云乐悦都有些呆了,他这是要抛弃她了吗?不,她不要。

  云乐悦伸手紧紧的抱着冉炅,不,她才不要放手,这辈子,她死也不要放手,什么矜持?什么面子?她通通都不要,她只要他。

  而冉炅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伸手并去推云乐悦了。云乐悦明显有些的紧紧抓住冉炅的衣服,手都有些颤抖了。

  “那你先陪我吃饭,我饿了。”冉炅最后只能妥协的说着,他真的拿她没办法了。

  云乐悦依然无动于衷,死死的抱着冉炅,不放手。

  “乐悦啊,你可知我胃不好?等下就不知道犯胃病了……”冉炅的语气甚是无奈,甚至有些宠溺。云乐悦一听,就松开了冉炅,拉着冉炅的手往外走了。

  冉炅只能叹一口气来形容此时此刻自己,很是无奈的心情。他从来没发现,或者觉得云乐悦是那么一个粘人的家伙。看来,他还是不太了解她啊。

  冉炅都觉得有些不自在了,怎么弄的他好像一个重病患者似的。

  “冉炅,你……多吃点,别饿着了。”云乐悦不停的往冉炅的碗里夹菜,甚至连脸上的眼泪都不停的流。

  如果不是冉炅的心理强大的话,他都有点怀疑这是不是他最后的一顿饭了。

  “别傻看了,吃饭啊。”冉炅就这样看着云乐悦,莫名感觉自己真的成了国家级的猴子了,无时无刻的被云乐悦盯着,饶是他心里承受能力再强大,可这样着实不自在啊。

  “嗯。”云乐悦点了点头,依然看着冉炅扒饭吃,冉炅都有些无奈了。

  冉炅把碗一放,站了起来,云乐悦手上的动作一顿,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冉炅,生怕他会忽然从她的眼前消失。

  冉炅走过去,拉开了云乐悦旁边的凳子,把云乐悦的碗接了过去,拿着一个勺子,喂着云乐悦吃。

  “傻看着我干嘛?张口,吃饭。”冉炅既无奈又宠溺的说着。

  云乐悦也很是配合着冉炅,没多久,一顿饭就这样吃完了。冉炅真心觉得,云乐悦就好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既要哄还要喂饭。

  “冉炅,你永远不会离开我的,是不是?”云乐悦满怀期待的看着冉炅,希望冉炅可以给他一个准确的答案。可冉炅何曾不想永远的陪在她的身边,护她周全呢?可是……有可能吗?

  “乐悦,你只要知道,我永远都会陪在你身边的,就好了。”即使是我离开后,也会以另一种方式陪在你的身边。

  “冉炅……”

  “乐悦,我希望你如你的名字一般,每天开开心心的,就好了。我不喜欢看见你流眼泪,我的心会痛。”冉炅伸手把云乐悦公主抱了起来。

  “好。”云乐悦也爽快的答应了。因为,她也希望可以跟冉炅度过人生当中,最后的日子,是开心的。

  也好有一个美好的记忆,往后余生想起来,虽然会痛,可也幸福啊。

  “今天,你也累了一整天了,先洗澡睡觉,明天带你去其他地方玩。”冉炅摸了摸云乐悦的头发,宠溺的说着。

  “你……要不,我们……”云乐悦看着冉炅,脸都红了,很是不好意思的支支吾吾着,就是说不出口。

  可冉炅知道她想说什么,而他何曾不想呢?只是不能,也不可伤害她,这是他最后的底线了。

  她,以后会遇到一个真正爱她,宠她,陪伴她一生的男人,而这个人,不是他。他怎么可以这样伤害她,毁了她呢?

  “乐悦,乖,先去洗澡,我还有点事要处理一下呢。”冉炅看着云乐悦,柔声哄道。

  “冉炅……”

  “乖。”云乐悦似乎想说什么,但是被冉炅打断了,甚至云乐悦看见冉炅紧锁的眉头,并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最后还是乖巧的步入了卧室。

  冉炅站了起来,拿着自己的手机并走到了客厅的落地窗前,打了一个电话。

  看着窗外的霓虹,楼下的车水马龙,有些落寂了,那么多的楼房,亮起那么多的灯,可还真的没有一盏灯属于他跟云乐悦的啊。

  多么希望,他跟云乐悦可以拥有一个家。可他却也不是那种自私的人,明知不可为,还偏要为的人。

  什么不在乎天长地久,只要曾经拥有?

  现在的他,都有些后悔了。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还偏偏要跟她在一起,害得她如此的失落,如此的伤心。

  “哥……”

  “最近组织怎样了?”冉炅看着窗外,漠然的说着。

  “挺好的,你不用担心。”电话另一边的冉染,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都知道了?”

  “嗯。”

  “哭什么?那么大一个人了。”冉炅实在不明白,这些女人为什么那么容易哭,哭了还要哄。

  “坏哥哥,还不让人哭了是不是?”冉染指责冉炅,瞒着她就算了,还不让她哭,太过分了啊。

  “好了,再哭下去就不好看了啊。小心哭成小花猫啊。”冉炅半开玩笑,半哄着冉染。

  “是不是真的只有那个人才可以救你?”冉染不确定的问着冉炅,如果,真的是的话,那么她愿意天涯海角的去找到他。

  冉炅叹了一口气,说:“即使你找到了,人家愿不愿意出手还是一回事,算了吧。”

  “不,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不会放弃。”冉染坚定的说着,这是她在世上唯一的一个亲人,怎么可以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而她却无动于衷呢?

  “别闹了,我还是不是你哥?翅膀硬了,想飞了是吧?连你哥的话都不听了。我有事要你帮我去做。”冉炅叹了一口气,他是真的不希望因为他,而影响到任何人,就好比云乐悦还有冉染这些。

  “什么事?”冉染想想都觉得有些委屈了,声音不由自主的并哽咽了。

  “我希望你别插手我的事。”冉炅这句话彻底的伤了冉染的心,什么叫做别插手他的事?她就有那么的累赘吗?

  “好,你干什么我不管,可我干什么,你也别管我。”冉染搁下这么的一句话,并把手机给挂了。

  冉炅听着电话里的忙音,都有些懵了,果真的是因为年纪大了吗?所以……这么的一个个都不听他的话了吗?

  云乐悦穿着拖鞋,围着浴巾并出来了。走到冉炅的身后,并从背后抱着冉炅的腰,也不说话。

  “乐悦乖,先睡觉。睡醒了,明天带你去玩。”冉炅站在那一动不动的凭云乐悦说道,这个女人正在玩火,她知不知道?

  “我不,我今晚就要跟你睡。”

  “……”能不能不要这样啊,这么就那么的一会儿功夫,既然有如此大的差别呢?

  “炅,我们今晚一起睡吧,不要拒绝我,好不好?”云乐悦整个人趴在冉炅的背上,他知道她到底有多么的害怕失去他吗?

  “乖,先睡,我去洗澡。”冉炅即没有去拒绝云乐悦,是因为怕她伤心;也没有同意,是因为怕害了她一辈子。

  云乐悦最后还是松开了手,看着冉炅的背影一步步的走进了他的房间,云乐悦想了一下,还是跟在了他的身后进去了。

  冉炅明显有些错愕,可是他也没说什么,并进了浴室了。

  当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冉炅出来时并看见云乐悦躺在了他的床上,这让冉炅很是为难。

  算了,还是先把头发吹干先吧。

  云乐悦躺在冉炅的床上,身上盖着冉炅的被子,枕着冉炅的枕头,闻着的都是冉炅身上那种令人心安的淡淡香味。很是安心的云乐悦抱着冉炅的被子,闭上了眼睛,慢慢的就睡着了。

  当冉炅吹干了头发,看见睡着了的云乐悦眼角还挂着泪,就觉得有些心疼了。不过也松了一口气,不然,她还没有睡的话,他都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了啊。

  冉炅此时此刻有些侥幸的觉得,还好这酒店的床大,他可以跟云乐悦一人睡一边,甚至中间还可以睡两三个人。

  而此时的青蓠市,就差点被云宇洛给翻个底朝天了。

  云宇洛已经被气的有些抓狂了!很好,既然敢跟他玩反侦察?别被他抓到,不然,有得她受的。

  而苏漓呢,则跟着几个刚刚认识的小混混,在一条比较安静的街道边,吃着烧烤喝着酒。

  “哎,妞,多大了啊?”其中一个染着灰蓝色头发的男子,把一串鸡翅递给了苏漓,问道。

  “跟你们差不多。”苏漓漠然的开口了,对于陌生人,她的防备心还是挺重的。

  “干嘛戴着个面具啊?摘下来,让哥哥们看看。”其中一个黄色头发的男子,吊儿郎当的就伸手去摘苏漓的面具。

  而苏漓也不动,就坐在那,嘴边挂着一个玩味的笑容。而另一个比较有威压的声音打断了这个男子的动作,他就喊了一句:“宓天禄。”

  宓天禄看了一眼苏漓,也没说话,只是在苏漓的旁边,拉开了一张凳子坐了下来。

  “天禄,挨骂了吧?叫你多管闲事。”那个灰蓝色头发的男子,打趣着宓天禄。

  “解宏毅,你能不能闭嘴?”宓天禄都不想爆粗口了,总是这样幸灾乐祸好吗?

  一个身着比较性感的女子走了过去,坐在了解宏毅的旁边,调侃着宓天禄说道:“天禄,又被老大骂了啊?”

  “苗慕晴,你能不能每次都那么多管闲事?解宏毅又不喜欢你。”宓天禄啃着手上的玉米,反驳着。

  苗慕晴的脸红了黑,黑了红的,刹是好看。就连苏漓看着都觉得有些有趣了。

  “这个女人是谁啊?怎么没见过?”苗慕晴直接把注意点放在了苏漓的身上,不知为何,她的身上总是有一种跟他们格格不入的感觉,就像老大一样。

  “这位啊……解宏毅的心上人,梦中情人呗。你第一天知道啊?”宓天禄已经彻底的跟苗慕晴杠了,你不就是喜欢解宏毅吗?那么,我就告诉你,这个是解宏毅的心上人,看你苗慕晴能如何?

  对于宓天禄所说的这个说法,在场的诸位也是第一次听说。可当事人的解宏毅都不去解释了,他们这些小虾米不会去触毅哥的霉头。而老大更是懒得去管他们那么多,自然苏漓就是一个看戏的。

  苗慕晴瞪着苏漓,打量着苏漓。而苏漓这是漫不经心的看了她一眼,并继续玩着她的手机了。

  云宇洛给她发了好几条信息都没回,最后一条发过来的,既然是在放狠话?苏漓都看呆了。

  苏漓,我警告你,要是在十一点之前,我看不到你的话,你就死定了。

  哇,惊的可真的是有些瑟瑟发抖啊!而苏漓依然没有回复他,她就想叛逆了,咋地咋地?现在过来咬她啊。

  “宓天禄,你们怎么认识她的?这是我们几个人的秘密基地,怎么可以让外人过来。”苗慕晴生气的说着。

  而苏漓依然坐在那,一言不发的拿起那酒杯,喝着酒,把苗慕晴忽略个彻底。

  “这个啊……那你可得问问老大了。”宓天禄给了苗慕晴一个眼神,让她去问旁边桌子上的方嘉泽。

  “这……”苗慕晴都有些犹豫了,偏偏这么多的人,她就是不敢在方嘉泽还有宫丹烟这两个人面前,肆无忌惮。

  今天都是有些冷清了,很多兄弟姐妹都没有过来,就单单方嘉泽,解宏毅,宓天禄还有她苗慕晴这几个人在,而一般的情况下,就是解宏毅在哪,她苗慕晴就会出现在哪。

  “你作业写完了吗?怎么那么有空出来。”解宏毅漠然的说着这句话,惊的苏漓直接把口中的那酒喷了出来,甚至有些喷到了宓天禄的身上,桌子上的就更加不要说了。

  “你……”苗慕晴被气的已经说不出话了,她怎么可以这般的……放肆。

  就连方嘉泽都有些好奇的看过来了,而苏漓却一脸尴尬的看着被喷的宓天禄,着实有些抱歉了。

  “有什么那么好笑的?”方嘉泽都忍不住好奇的问了苏漓一句了。

  “没,没什么,正常不过,正常不过。”苏漓掩盖式的拿起那酒杯,喝了一口。

  “你该不会也是没写作业吧?”宓天禄一脸好奇的调侃着苏漓,而苏漓却摊摊手,表示作业跟她无缘。

  “我没写过作业。”

  苏漓的这一句话,让苗慕晴愣是翻了一个白眼,冷冷的嘲讽一哼;而解宏毅跟宓天禄明显有些惊讶,相对而言,方嘉泽的反应再正常不过了,连苏漓都觉得这个方嘉泽不简单。

  苗慕晴嘲讽着苏漓说道:“该不会是个没上过学的人吧?”

  解宏毅的眉头一皱,明显的觉得苗慕晴的这一番话很是不妥;而宓天禄就表现的比较明显,直接瞪了一眼苗慕晴,说道:“老大不也没有上过学吗?”

  “她能跟老大比吗?整个青蓠市有几个能跟老大比的?就连苏家那几个,不还是得上学。”苗慕晴的这个“苏家”指的是她认识的那个吗?这么说,她的这个苏哥哥也是上过学的了?看着不太像。

  “苏家正房的那两个,什么时候上过学?”宓天禄也搁下了这么的一句话。

  “你们说的那个苏家,是哪个苏家?”苏漓最后还是问出了心中所想的问题了。

  “整个青蓠,能有几个苏家能提的出口,除了那个苏家。乡巴佬,没见识。”苗慕晴还真的是不忘踩她两脚啊,可明显苏漓无动于衷。

  “你二哥等下过来接你。”方嘉泽看着苏漓说了这么的一句话。除了苏漓之外,其他三人都听着有些糊里糊涂的,什么二哥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