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星际恋歌 星际之教主难惹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我没病

星际之教主难惹 四月公子 2048 2019.09.24 21:20

  “你好,越小姐,我是你的主治医生张亮,你可以叫我张医生。”

  面前的精神病医生尽量表现的温柔可亲,可在越凝看来这人可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而且还异常的心机深沉。

  “张医生对吧,能请你先出去一下好吗,我同这位少爷有些事要谈一谈。”

  越凝心中极其的不爽,可此时此刻她显然受制于这个房间之中,也只能平心静气的同这位管事的主好好沟通一下。

  “这个......”

  面前的张医生有些为难的望向站在一旁的黑发青年。

  维亚并不曾说话,轻轻的对着面前的张医生微微点了点头,张医生会意的转身离开了这间病房。

  “你说!”

  随着病房门被关上之上,维亚居高临下的望着面前的越凝,如若不是因为科洛的关系的话,他才懒得多管这些闲事。

  “我没病,快放开我。”

  越凝奋力的挣扎了一下,在确定自己真的完全没有任何办法逃脱这束缚之后,她直接张口对着面前的面瘫出声了。

  “跟我我的光脑统计,这个星域99%的精神病患者都会告诉医生他没有病,根据你绝食、利用浴池灌水的方式来造成窒息这两种发行为已经严重的被断定有自虐倾向,如若你还有什么要狡辩的废话的话,还是同我给你请的主治医生谈吧!”

  维亚冷静的分析,好似他就是一个冰冷的机器人一般,话语之中丝毫都不带一丝温度,对于这个不珍惜生命的女人他可是一丁点好感都没有,在他的世界之中只有战死的英雄,绝对不会存在这种如此不珍惜自己生命的个体。

  此刻的他真的是一点都不想继续在这里同这个女人继续进行废话,转身伸手拉门就要离开。

  “你等等......”

  越凝一看到人即将离去,当即有些着急的出声叫道。

  “你还有什么事?”

  维亚转头的脸上第一次流露出表情,可却不是越凝想要看到的不耐。

  “我住这里不习惯,也许你说的对,我可能真的是生病了,可根据我的了解对于精神病患者来说如若没有一个好的治疗环境的话,病情可能会加剧恶化,而且在这里我也不见得就安全到哪里去,如若我想要再杀的话,此刻我有很多方法,例如左侧桌上的那把水果刀,如若我想的话,它应该会在下一刻插入我的心脏,还有帮着我的这些绳子,如若我想的话,应该也能够用它来导致我窒息,还有这个枕头,还有这床被子等等,这里的任何物品都能够成为我自杀的工具,我劝你想清楚,如若你带我回家,并且不限制我的人身自由的话,我会配合你接受那个医生的治疗,如若你坚持的话,怕是等不到开学我就有可能......”

  越凝并没有把接下来的话继续下去,而是嘴角微微泛起了一抹冷笑。

  “你这是在威胁我?”

  维亚的眼中闪过一抹冰冷,看的越凝心中顿时闪过一抹警惕,如若是以前的话,有身边人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的话,越凝绝对不会手下留情,把危险分子留在身边,可眼下她还很弱,在弱小的时候她能做的只有委曲求全。

  “我只是在阐述事实,如若你认为是的话那就是了。”

  越凝毫不示弱的对上维亚,四目相对的下一刻,维亚就收回了望向越凝的视线,拉门而出。

  “如你所愿,不过你最好不要再做出任何给我带来麻烦的事情,否则下一次就不是绑你下半身这么简单了。你的要求我会让艾力来办,1个小时候你会回到你母亲的身边。”

  “哐当......”

  病房门被维亚毫不留情的关上,站在走廊之上的维亚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虽然主导权一直都在他的手中,可为什么在刚才他竟然有种自己再向那个疯女人示弱的憋屈感,随后他又感觉是自己多想的摇了摇头,这不过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怎么可能会......

  “少爷,你真的要让那个丫头回去?”

  艾力在刚才就接到自家少爷的智脑留言,实在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家这向来不喜欢麻烦的少爷竟然会作出这样的决定。

  “艾力,这件事交给你了。”

  维亚心中异常烦躁,冷着一张脸说完这话之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只留下满脸奇怪的艾力管家。

  病房中,越凝静静的靠在床头闭目养神,她又怎么会有时间呆在这个地方,别说她没有病,即使她有病也绝对不会是那该死的男人口中所说的自虐倾向的精神病。

  果然,男人说话很算数,她同那个叫做张亮的男医生又见了面,谈了约有10分钟之后就迎来了解放她的艾力管家,约一个小时她就再次回到了她的房间,而此刻她的母亲正站在她的房门口,显然是等她已久。

  “妈,天色已经不早了,为何不早睡?”

  越凝看着面前的母亲满眼担心,她有些过意不去,如今想想这次看来真的是自己欠缺了考虑,如若有下次的话,她绝对不会让自己的母亲再担心。

  “小凝,妈也想开了,咱们把钱还给人家吧,咱们离开这里,到一个那些人找不到的废星去,平平静静的过咱们的生活。”

  越凝的手突然被眼前的越雪兰一把抓住。

  “妈,我......”

  越凝还想要解释的话下一刻戛然而止,因为她发现她的母亲不知在何时已经泪流满面了,从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之中她知道自己的母亲从小因为家里穷被卖进了那个男人的家中,对于那一家的记忆好像原主人有意的选择遗忘,越凝所读取的时候也异常的模糊,只能隐约的记起一些特别刻骨铭心的事情,至于那些人她真的一张脸都记不起来,不过没关系,以后等她恢复了实力,这些债务她会一点不漏的为母亲与这具身体前主人讨回来。

  “妈,你别哭了,都是我不好,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吓你了。”

  越凝伸手轻轻的为母亲擦干眼角的泪水,这样的越雪兰真是让她的心也跟着隐隐作痛。

  “小凝,答应妈妈,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