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星际恋歌 星际之教主难惹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死抱着不放

星际之教主难惹 四月公子 2031 2019.09.30 20:00

  轻功虽然她练得只是皮毛,但运起内功起来还是要比一般人来的快得多了。越凝背着身上的人一边跑一边自我安慰自己只当是用来修炼轻功的负重了。

  商业街距离他们所居住的独栋别墅区并不是很远,只是半个小时的功夫越凝就背着人回到了别墅,带着人上了二楼,可紧接着一个悲催的问题发生了,维亚的卧室门竟然锁着,一时间越凝却丝毫没有办法打开。

  “我难不成真的上一世杀了你全家?”

  越凝也开始怀疑人生了,拖着死抱着不放的维亚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刚想要掰开某人搂的极紧的手的,但这一掰半个小时过去了,那如钢筋一般的指头丝毫没有松动的意思,越凝有些开始怀疑这维亚是不是故意装醉玩她,这抱着她的力道如若再多上一分怕是明天早上这位醉酒的维亚少爷就会成为史上第一个勒死室友的人,而她越凝怕是也会光荣的成为史上第一个因室友醉酒而被勒死的那个。

  光是想想越凝就一阵恶寒,此时此刻她也不期盼这位失去知觉的维亚松手了,只要他不再用力勒死她她就谢天谢地了。让影一给艾力去了个消息,告诉艾力管家她这边已经找到了维亚,至于那些有的没的的过程则是被越凝彻底的给舍弃了,她可不想别人知道自己堂堂一代教主被一个醉酒撒泼的男人给抱在怀中这些事情。还有貌似她今天为了找这位没去参加入学典礼,如今她连自己分到了几班都还不知道,说起来这真是一个该死的煞星。

  越凝心中想着这些,她的肚子突然间跟着不争气的叫嚣了起来,越凝心中更加气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此时此刻就躺在她的身边,并且还紧紧抱着她的脖子。

  同睡一张床,越凝尽量去忽略身边有人的存在,可她始终无法入睡,这是自上一世养成的习惯,对任何人她都做不到毫无戒心,更何况如今这么大一个足以威胁她的人距离她如此近的距离躺着。

  这一夜注定她要失眠了。

  就在这时一条长腿朝着她的腰压了过来。

  一阵疼痛传来,越凝此刻真的想招呼这维亚的祖宗,酒品这么差,还他么的喝什么酒,就不能安安静静的睡觉。

  当然这还只是开始,紧接着下一刻越凝只感觉后颈一疼,她的后勃颈再次遭到了袭击,没有错,她被这位睡觉不老实的少爷给咬了,而且还是传说中的好不留情。

  不一会儿越凝就嗅到了一股血腥味,她想她的脖颈是流血了,不过紧接着没一会儿她就松了一口气,身后这人总算是放过了她的脖子。

  可......

  貌似时间刚过去了五分钟,身后人就再一次毫不客气的咬上了她脖子之后刚才才被咬过的伤口。

  这特么的还有完没完了,越凝彻底的怒了,是人都有三分火气,越凝决定要奋起反抗,可直至最后她只能彻底认命,并且缴械投降。

  因为她发现她越发的挣扎,身后的人就把抱的越紧,直至最后连传说这的“八爪功”都用上了,虽然身后人只有两条腿两只手一张嘴,可还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全都给用上了,而且此刻的维亚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不让越凝逃离他的掌控。

  此刻的越凝总算是体会到什么叫做痛并难受着是什么个情况了。

  这一夜越凝总算是艰难的熬过去了,窗外泛起了鱼肚白,越凝希望这只八爪鱼能够早些醒来,那她就可以逃离魔爪了。

  可身旁人却丝毫都没有苏醒的迹象,越凝也只能继续躺着,她这是被逼无奈的。

  直至中午,饿了一天半的越凝彻底的无力再折腾了,浑身无力的继续躺在床上,她觉得即使不被勒死她也有可能会成为第一个被饿死在床上的人。

  这样的情况还要持续多久,就在越凝想着这些的时候,突然间那抱着她脖颈的手松开了,下一刻两人神同步的都坐了起来。

  四目相望的下一刻越凝先张口说话了。显然身旁人已经彻底的呆愣了,丝毫搞不清此时此刻究竟是个什么状况。

  “维亚大少爷,拜托你以后还请你高抬贵嘴少喝些酒,否则会死人的。”

  越凝说完这话迅速的起身,此时此刻她已经快要饿死了,所以急需要解决身体状况问题。

  维亚有些诧异的看着落荒而逃的越凝,脑海中迅速的闪过一幕幕的画面,随着回忆他的脸色也跟着越发的难看了,还有更重要的事,也是他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的事情,那就是他竟然在醉酒状态之下标记了一个低等星域的生物,而且这个生物貌似还承受住了那被标记时候的疼痛。

  迅速的通过光脑联系了艾克管家。

  “少爷,您没事吧!”

  光脑的另一边迅速的艾克管家关心的声音。

  “艾克,去查一下越凝这个人,资料越详细越好。”

  维亚张口下达了命令之后,并没有给艾克管家询问缘由的机会,就切断了光脑与光脑之间的联系。

  维亚起身下床,回头望了一眼的枕头上那一抹红色的血渍,随后抬手就顺带着把枕头连带着带离了这个不属于他的房间。

  阴差阳错,根据信息素之间的联系的他能够迅速的感觉到越凝的存在,可紧接着他的表情就变得古怪起来,这女人不会又想不开吧,竟然......

  身影一闪,下一刻他就出现在客厅的茶桌前,伸手一把抓住正要把针插入左手手背的越凝的右手。

  “你的病又发作了?”

  他的冷傲的脸上闪过一抹不悦。

  “你才发病呢,快松手,否则会死人的。”

  越凝抬手想要甩开面前这该死的煞星的手,她真的觉得如若再这样下去怕是连扎针的力气都会完全消失,实在是太饿了。

  “你为何想死?”

  维亚总算是问出了他自认为问题的关键,他是松手了,可他却夺走了越凝赖以生存的营养针。

  “你才想死呢,我活的好好的,才不想死呢,别闹了,快把营养针还给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