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溯爷讲诡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夜影沙漠》

溯爷讲诡事 镇魔盐中 1872 2020.02.18 11:40

  青海省是我国的一个偏远省份,自古以来就人迹罕至。据当地人讲,夜晚常常有恐怖的食肉动物出没,而有时,人们还会遇到一种诡异的巨型生物。

  但即使如此,依然有无数热血青年为了祖国的发展而去那儿进行技术扶贫。我同学的父亲杨涛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1994年的时候,因为杨涛的单位组织扶贫济困,人才调剂,他和几位同事被选中去青海省进行技术支持。

  当时杨涛很年轻,对这件事也很热心,可是,就在坐长途大巴的时候他隐约听到了一个同事叹了口气。他随即问同事怎么回事,一个在四十左右的男子告诉杨涛,我们不是去青海省的城市,而是一个偏远的技术站,而从那儿买东西,要绕二十多公里的沙漠。

  他听了后不由心里一个咯噔,然而那个人又说,沙漠里常有蛇出没,盯住猎物就不放,还有各种野兽,它们常常在夜间聚集出动,猎物往往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听了男人的讲话,当场就有好几个女同事放声大哭。而更让杨涛感觉到诡异的事情,才刚刚开始!

  他们乘坐大巴坐到青海汽车站,猛得就感觉到一阵寒意。整个车站只有三辆车,十分空旷,真正感受到了什么是凄凉。几株瘦小的说不上名字的树摇来摇去,地面上满是沙土,一阵风刮来,瞬间扬起一片尘土。

  当地的接待人员请他们在当地的一个小饭馆吃了顿简餐,然而又让司机驱车送众人去工作的单位。果然,和那个男人所说的一样,驱车仅开了十多分钟,周围的城市已经消失了在大家的视线中。

  等开了半个小时后,已经是连绵起伏的荒原和沙漠,不时看到几只野兔亦或是一只孤独的鹰。虽然说并没有见到狼群,但杨涛却不认为那个男子是故意恐吓同事。

  等到他们到了单位门口,已经近黄昏了,四周开始传来一阵阵怪声,时高时低。杨涛不禁打了个寒颤,但还是在司机的带领下进了单位。

  进去后,指导人员带他们在三楼会议室开了一个短会。主要是告诉大家的主要工作,还有在夜里无论谁敲大门都不要去开。

  杨涛和其余的同事都点头示意,指导人员给他们每两个人安排了一套工作室和住宿,告诉了众人洗澡的地方(都在本单位),然后就让大家早点休息。

  杨涛和一个叫林陈的人分到了一个宿舍,那个人也很年轻,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不过却很胆小,总感觉像是个弱子。杨涛也没和他多聊几句,互相介绍了一下就各做各的。

  时至晚上八点半,他和那个人就都关灯休息了。沙漠里的环境的确变化莫测,远处时不时传来悠长的狼嚎声,又听到喳喳的鸟鸣,更喧嚣的声音便是狂风的呼啸声,让人不寒而栗。

  杨涛竭力强逼自己不去想这件事,好不容易才睡下。就在他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隐约听到了一阵急促而又响亮的敲门声,伴随着十分粗重的呼吸声。

  杨涛本来就睡得浅,又是第一次到这里,所以很快就醒了过来。他看了一下表,已经快12点,心里嘀咕什么事情这么紧急。就一个人走到一楼门口,想打开门,却意外的发现门从外面被反锁了。

  他只好问,“请问你是谁,有什么事情?”可是,外面那个人不答话,仍然用力敲击铁门。杨涛又问了几遍,答复他的只有越来越重的喘息声。因为一楼没有窗户,他就走到了二楼,想看看这个人是谁。

  因为天气冷,杨涛只得快步迈到二楼的窗户边。打开了窗户,向下看去。由于天太黑了,他就在走廊尽头提了一盏照明灯,向门口照去。

  可让人觉得奇怪的是,那个人身上毛绒绒的,穿的衣服十分罕见,而且身高也比正常人高出两头。正在杨涛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那个“人”似乎觉察到了什么,突然向我看去。登时吓得他一屁股坐在地上!那个东西的脸十分像人,但却有着明显的兽类才有的脸纹,它的两只眼睛酷似小时候看的外星人的双瞳,幽幽的泛着绿光。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种动物竟然能直立行走!体型比熊还要庞大!还没等他爬起来,就听到了下面巨大的嘶吼声,还有“吭吭“怪叫。

  杨涛稳定了下情绪,好不容易才站了起来。就在他刚准备关上窗户,一个东西就从窗户飞了进来,猛的砸了一下墙壁,一直滑到了走廊尽头。他吓得魂不守舍,丢下了探照灯就跑回了宿舍。在被窝里,杨涛的心依然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一直到凌晨时分,杨涛才重新入睡。

  第二天快九点,杨涛才起了床。刚到洗漱室,就听到了同事们议论纷纷,都说昨晚被几声怪叫惊醒了。等到十点左右的时候,二楼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叫!

  他和几个同事急忙奔到了那,果然,一个野兔的头赫然出现在了宿舍门外!据那位女同事讲,昨天晚上她和另一个同事总听到奇怪的声音,起初还能判断出是什么动物,但后来的声音她就感觉像是地狱中的恶魔才有的。直到十点,她才起来,刚开门就发现了这个!

  杨涛仔细看了下那个野兔头,从脖子上的血迹来看应该是不久前的,有明显的动物啃啮的痕迹。我没敢告诉别的同事,就当昨晚做了一个噩梦。在以后的四年工作生活中,他也多次遇到这种情况,但他都没有去干涉。沙漠里虽然可怕,但只要人类不去干涉野生动物的生活,一定可以避免许多悲剧的发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