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溯爷讲诡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稻草人山庄》

溯爷讲诡事 镇魔盐中 2136 2020.02.20 21:40

  这件事是我爸的一个同事讲的,为了方便讲述,我采用第一人称。

  事情发生在2017年的大丰镇。那年九月份,我因为工作调动,从响水搬到了大丰,大丰是一个沿海乡镇,地处十分偏僻,除了我们工作单位有四层楼高,周围几乎没有高于两层的建筑。由于海风的作用,这里的阴雨天十分频繁,导致我每天上班都会携带一把雨伞,从我们单位门口那条街往后两公里就已经是真正的农村了。

  工作稳定下来后,我每天都会抽出一部分时间和家人朋友聊聊天,一天中午,我像一个朋友讲述了工作调动以及这里的状况,朋友突然问我一句,“你有没有遇到兵哥”,兵哥是我以前的同事,八年前由于工作调动也搬到了大丰,平时兵哥一直充当老大哥的角色,给我们的工作减轻了不少负担。好在他走的时候留下的电话号码。我急忙去翻找,一会儿李正兵的号码就被我找到了。其实那时我心里也没有底,这么多年了,兵哥有可能已经不用那个电话号码了。但我还是拨通了。

  手机响了很久,才有人接。“你好”,一个女子的声音传了出来,我以为兵哥换电话号码了,刚准备挂掉。这时话筒那头又传来了声音,“请问你是找李正兵吗?”我激动地说道,“是的,请问你是?”“我是他夫人,正兵酒醉了,等他醒来就要打你电话。”很快对方就挂断了电话,说实话,兵哥一直都滴酒不沾,我不禁感到很疑惑,更奇怪的是,那个女人的声音像只有20出头的姑娘儿,兵哥现在应该至少34岁了,他怎么会娶这么年轻的一个女子,但我也没有多问,就静静的等待兵哥的电话。

  当天晚上,兵哥打来了电话。我告诉他我是小骆,以前的同事。兵哥似乎早已不记得了,就支吾了一下。我表明了自己想见见他,兵哥犹豫了一会儿,然而就报了一个地方,紧接着就匆匆挂断了电话。不知道为什么,兵哥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声音十分冰冷,像是遭遇了很大的打击。我也没敢多说,就回了句好。

  这个周末,我带着两盒茶叶往兵哥说的方向去。沿途有不少村庄,都十分古旧,可越往兵哥说的那个方向走,村庄就越稀少。等我走到第四条河时,已经不见一个屋舍。今天天比较阴沉,周围都是茂密的树林,十分的瘆人,我不由加快脚步。又转了一条路,周围都是一大片麦田。不久,兵哥所说的房子印入了眼帘。这个房子十分阔气,门口还有两个仆人在打理,我不由走向前去,敲响了门。

  很快,一个女子开了门。我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她让我先进屋。“正兵还在加班,要晚点才回来。”我说:“那我再等会儿。”我在客厅坐了下来,开始环顾兵哥的房间。房间不大,但却十分的粗糙,到处是裂纹,更奇怪的是房间里总有些散落的稻草,感觉十分凌乱。女人让我先去小房间休息,于是我迈步到了小房间,看到了一张卧床,就躺了下来。刚躺下来,就听到了“喀嗞”的声音,感觉床垫材料十分差。但我也不好说什么,就静静地看着天花板。过了会儿,我坐了起来,突然看到墙上挂着一个照片框。里面是一个稻草人,孤独的插在了麦田上。我回过头,刚准备继续休息,猛的感觉到身后泛起了一阵凉意,我又回过头,顿时吓得我目瞪口呆!

  框中的那个稻草人不知什么时候转了过来,我凑近看了一眼,猛的发现它的脸竟然非常像兵哥!吓得我往后直退,一下跌倒在床上。我转过头,闭上了眼睛,不断的告诉自己刚才肯定是看错了,心里却感觉像是遇到了可怕的敌人,十分想逃离。但是,等我再次慢慢转过来时,它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总感觉自己不像是到朋友家,而是处于危机四伏的原始森林。我尽力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不想关于稻草人的事情。窗外下起了下雨,远处的树林愈发变得幽深黑暗,时不时听到“喳”的一声,凄厉又幽长。而我,却在一个四无人烟的房子里。就在这时,窗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打声!

  我走上前去,打开了窗户。“快,快走!”我认出了他,是门口的仆人。我想摆脱他,可他焦急的样子还是让我为之动容。我爬出了窗户,他拉着我的手,向路口奔去。才走了几十米,他突然倒下了,我急忙问他怎么了。可是,我却震惊的发现,他的身体逐渐变成了一个草人,还有红色的液体从他的眼眶和嘴角缓缓流出。正当我不知所措时,那个女人追了上来。“嫂子我有事,先走了,改日再访!”她没有答话,我没敢正眼看她,就急匆匆的想离开。才走了几步,脚就被什么东西绊倒了!我立刻转过头来,脖子上又被什么勒住了,越来越紧!我尽力抬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被一束稻草勒住了!我用力去扯断,可是一直无济于事,很快我就感觉到十分窒息。

  就在我快喘不过气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平时抽烟的打火机。我从口袋翻了出来,急忙对着草束点着了!顿时,脖子一松,脚也松开了!我眼一黑地向前奔去,跑了十多分钟,直到看到了村庄,才停了下来。确认她没有追上来后,我精疲力尽的敲响了一个人家的门。开门的是一个老人,六十多岁的样子,他似乎知道我遇到了什么,叫我先进来。进了大房间,我坐了下来。“你是什么去找兵子了?”我点了点头,把今天发生的一切告诉了老人。老人叹了口气,给我讲述了一件让我永生难忘的事。

  据老人讲,兵哥七年前就已经离世了。兵哥是属于机械性窒息死亡,因为在他鼻腔内发现了许多草末。更让人震惊的是,兵哥额头上竟然隐约出现了一个稻草人的图像!

  听了老人讲的事后,我心里一阵发凉。老人建议我今天就在他那儿住一晚,我也没敢反对。第二天,我走岀了村子。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敢去找过兵哥,这件事也一直成为了我挥之不去的心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