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溯爷讲诡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溯爷讲诡事

镇魔盐中

  • 短篇

    类型
  • 2020.02.17上架
  • 13.52

    连载(字)

133位书友共同开启《溯爷讲诡事》的短篇之旅

学徒书友20200311111630588 见习镇魔盐中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废窑子》

溯爷讲诡事 镇魔盐中 1356 2020.02.16 20:33

  在一个荒废多年的窑子内,几十个工人正在开怀畅饮,地上凌乱地滚着雪花牌的啤酒,海,深绿色的海,来回走动时撞在一块,“铛铛”作响。盘子里的烧鸡被吃去了大半,只有几副鸡骨,男人一边往嘴里灌着酒,一边说着胡话,互相吹嘘,恨不得自己到天庭转一圈!女人聊着家常和日后打算,其乐融融。殊不知,危险正在悄悄降临。突然,一股浓烟蹿到面前,“咳咳!”等他们想要离开时,发现窗户早已紧锁,怎么也打不开!几个麻利的小青年赶紧往楼下飞奔,整个脸都被熏的黑漆漆,然而,他们绝望地发现,门锁已经被被人故意破坏了,任凭自己如何努力都是徒劳。熊熊大火并没有放过他们,片刻功夫,只剩下几副乌黑骨架和一大滩脓水。。。

  可是,据当地居民讲,这个窑洞里至今仍然时常看到里面有人活动的踪影,而且每天晚上八点多甚至能听到有人的哭声和叫声。但是,每当有人试图去接近它,噩运也会接踵而至。。。

  这件事发生在2006一个暑假,那年陈鹏在大冈(一个乡镇)六一幼儿园上大班。

  陈鹏这个人向来比较活沃,平常经常欺负同学,但也带战友们闯过许多地方,比如一个小荒山。

  因为他们的幼儿园十分光明,老师也很善良,陈鹏向来是不怕鬼的。然而就在这年的一个暑假,一件诡异的事情完全颠覆了他对鬼的认知,鬼,近在身边。

  这年,陈鹏的奶奶因年龄大了,移居到他家生活。奶奶为人善谈,很快就和周围邻居处的十分和睦。

  不知道从哪一天,一向十分慈详的奶奶却异常严肃地对他说:“乖乖,听奶奶的话,千万别去那个烂窑子里,不然奶奶打你屁股!”陈鹏听完想笑,一个乌黑的窑子,谁没事进去啊?

  但就在两周后,邻居家小龙就约他去那探险,小龙神秘的说,那里面有黑瞎子(当地居民对鬼的称呼)。陈鹏一来因为奶奶,电视被无情霸占了,二来就想气气奶奶,立刻答应了下来。

  当天中午,乘奶奶午休,陈鹏偷偷打开了房门,悄悄走下了楼。“走!”两个人向那个废窑子走了过去。那个窑子门框坏了,两个人便猫着腰弓了进去。第一层是专门放砖头,不过现在已经是一片空地了,他们稍微转了一圈就上去了。

  第二层是烧砖头的,遗留了很多器具,多半都生了很多的锈。陈鹏摸了一下,感觉手上似乎沾了点东西,粘粘的,他放到眼前一看,淡黄色的。像是过去用的机油,但却很难闻。

  小龙走过来,说:“鹏哥,上不上去了?”陈鹏本来人就胆大,加上又有个伙伴陪同,义无反顾走了上去。

  到了第三层,明显感觉周围气温降低了,但却十分闷人,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怪异。这是过去工人吃饭的地方,因为一场火灾,现在许多桌子只剩下几只残腿,烟味也很重。

  “走吧,什么都没有!”陈鹏说道。两个人没劲地走下去,但就在这个时候,楼上开始出现一些动静了。

  一开始,像农村里老鼠爬走的悉悉索索的声音,后来又开始听到似乎人的笑声,他们两个人屏气悄悄溜到楼梯口。三楼逐渐开始出现几张若隐若现的桌子,然后越来越清晰,桌子也越来越多了。渐渐地,一团团漆黑的东西逐渐出现了,慢慢有了人的形状。

  “鬼,鬼啊!”陈鹏禁不住喊了出来。这个时候,除了跑,他没有别的念头了,可是不知怎么的,他和旁边的小龙竟寸步难移!

  几个个子高的黑东西像他们这里走了过来,它们的脸像是农村里用的煤炭刻成的,浑身上下竟然全是黑的,手比较细,没毛,闻不到一点儿味道。就在它们离俩人还有几步之遥时,腿就像立刻来了劲一般,赶紧奔下去。

  这时,二楼的器具开始滴油,但却是血红的,隐约有股腥臭味。他们踩着那恶心的油奔出了窑子,不禁出了一身大汗。

  回到家,奶奶立刻问陈鹏身上的手掌印哪来的,他脱下衣服,意外发现绵衣上有七八个黑掌印,陈鹏没撒谎,奶奶听了照着屁股打了十下。他一声不吭,奶奶找到了一面镜子,对着他照了照,长嘘了口气。

  后来陈鹏才知道,以前的火灾是人为的,窑子的老板因为赌博输了很多钱,没法给工人开工资,就秘密派人在工人干活时放了一把火,因为当时工人全在三楼吃饭,等烟上去后已经来不及了。

  结果工人全被浓烟呛死了,等到火被灭了,大多数人已经快烧焦了。

  当时的老板害怕追究责任,一个人跑到外省,但就在当天晚上他住的宾馆就莫名起火了,老板被发现时连骨架都烧黑了。

  据大冈亲戚讲,12年时有人把窑子拆了改建居民区,但却火灾频发,才几个月就没人住了。16年有人把楼拆了,建了一座寺,这才化解了神秘的火灾。

  对于这件事,陈鹏不敢说那天见到的是什么,但这一系列的事情却至今让他记忆犹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