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仙姿物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宛如一梦

仙姿物语 冬雪晚晴 2094 2010.10.19 15:06

    东方妃儿看着那有三寸来长的寒冰针,如果让黑衣殿主刺入小腹中,有没有命在是另外一回事,一辈子受制于人,她是绝对不甘心的,当即身子一扭,飞快的想着门口电射而去。

  “速度不错……”耳畔,传来黑衣殿主近乎戏谑的笑声。

  “砰”的一声,东方妃儿一头撞在了一座透明的水晶墙上,只撞得她如同是不小心撞上玻璃窗的飞鸟一样,直挺挺的坠入了下来。

  “呜……”东方妃儿只感觉全身都痛得慌,骨头都要散架了。心中暗骂不已,哪个名人说的——好奇心害死猫?明明就是好奇心害死人啊。

  但现在,她后悔也没用,死命的想要挣扎起来,无奈全身疼痛,灵气涣散,目光一转,却看到岳风铃在中年美妇的扶持下,已经站了起来,心中不禁又暗恨不已。

  黑衣殿主一把从地上把她扯了起来,捏着她尖尖的下巴,冷冷的笑道:“本来我还只准备用寒冰针,但没想到啊,你居然敢跑?”

  “你想要怎样?”东方妃儿抬头看着她,手中死命的捏着一张符咒,这是褚皓然在闭关前给她的符咒,告诉她,如果越到生死攸关的危险,启动符咒,他就会出现——这是她最后的护身符了。

  “小丫头大概和那个岳风铃一样,不让你吃点苦头,你还不知道我的厉害!”黑衣殿主伸手摸了摸她的脸,一张冷硬的脸上,竟然浮起一丝笑意,“我最喜欢看像你这样的小美人儿,白皙柔嫩的肌肤上,印上鞭痕的嫣红……”

  “你变态!”东方妃儿啐了一口,强提灵气,想要启动褚皓然的那张符咒。

  但就在这个时候,黑衣殿主突然惊呼道:“谁?”

  而随即,就连着东方妃儿都能够感觉到,膨大的灵气在一瞬间笼罩了整个大殿,致命的威压,压迫得人几乎喘不过起来。

  紧接着,东方妃儿就感觉,一股柔和的大力,硬是把她从黑衣殿主的手中抢了过去,下一秒,她就愣然的发现,一个年约三十左右的青年男子,将她抱在了手中……

  “主上!”刚刚还嚣张无比的黑衣殿主,以及那些白衣蒙面女子,全部都战战兢兢的跪伏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给那个青年男子行礼。

  青年男子把东方妃儿抱着放在刚才黑衣殿主坐的那张紫檀木雕花软榻上,掏出一块织锦帕子,轻轻的拭去她嘴角的血迹,这才问道:“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在这里?”

  东方妃儿愣愣然的看着他,她认识他吗?记忆中,她可从来没见过这个人。

  “妃儿……”青年男子轻轻的笑了笑。

  东方妃儿不仅一呆,这青年男子的笑容中,竟然带着一股子清俊的贵气,让人不容轻忽——但问题是,他怎么知道她的名字?

  “把这里的事情都给我处理好了!”青年男子目光落在黑衣殿主身上,冷冷的吩咐道。

  “是!主上!”黑衣殿主俯伏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

  而在下一刻,东方妃儿看到一道青光,对着岳风铃的姑姑绕了过去,那中年美妇见状大惊,想要躲避,哪里还来及。

  一声凄厉的惨叫,回荡在大殿内,所有人的心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东方妃儿更是吓得手脚发软,修为不弱的中年美妇,竟然连着逃跑的余地都没有,青光闪过,直接被拦腰斩成了两半。

  因为修炼过,她的生命体能要比普通人强得多,竟然没有立刻死去,而是双手支撑着半截身子爬了起来,狠狠的盯着坐在软榻上的东方妃儿。

  身底下,肠子鲜血淋漓……

  东方妃儿被吓得毛骨悚然,这是她见过最最恐怖的场景,天——她前世看过的那些恐怖片和这个活生生的场景一比,简直就是小儿科了……

  靠在软榻上,她一动也不敢动——这是一个彻彻底底弱肉强食的世界,只有让自己不断的变强,变强……

  离火功法上,一点隐晦的秘诀,这个时候却清晰的映入她的脑海——天地生万物,赋正邪灵气,人乃是万物之灵,无奈受天地之约束,寿元有限,吸天地精华,采草木元气,锻炼本身皮、肉、骨髓血液……乃逆天行事,不进则退。

  若能够吸取人、妖、兽或草木之本身精华,则事半功倍……余下的修炼法诀,一点点的在她脑海中浮现着。

  想到太过入神,导致青年男子什么时候走到她身边,她都不知道。

  青年男子的一只手按在她的太阳穴上,东方妃儿只感觉眼前一黑,余下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但是,脑海中却反反复复的呈现着离火功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东方妃儿再次醒过来的时候,陡然想起那恐怖的经历,大惊之下,几乎是一跃而起,然后,她愣愣然的看着房间里面放着绿檀木的桌椅,一颗白紫相间的烟罗宝树花静静的绽放着淡淡的幽香,床上垂着银红色织锦罗帐——窗帘上有着清光透进来,天快要亮了。

  这明明就是她自己在昊天学院的房间,她怎么回来的?她不是在水晶宫吗?

  那个青年人杀了岳风铃的姑姑,一刀腰斩,鲜血淋漓……后来……后来的事情,她就不记得了,只记得,那青年人似乎向她走了过来。

  还有……离火功法?

  东方妃儿伸手这里摸摸,那里摸摸,心中无限狐疑,她怎么回来的?难道说,昨晚种种,都是南柯一梦?可这个梦境,也太过逼真了?

  还有,她记得昨晚挨了那中年美妇一掌,受了重伤,这个时候试着调息灵气一试之下,体内灵气充沛,不断没有减弱,反而更甚以往。

  东方妃儿百思不解,当即起身向洗手间走去,天快要亮了,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要上课了,无论在什么地方,知识都是很重要的,所以,她决定做个不逃课的好学生。

  脱去衣服洗澡的身后,左侧白皙柔嫩的肩膀上,五个乌黑的指印,赫然在目——东方妃儿对着水镜看了半晌,从这个伤痕,她可以证实,昨晚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并非南柯一梦,唯一的解释就是,那个青年男子把她送了回来。

  但是,他是谁?她认识他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