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变身入替 重生成为龙娘的日常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咱只是个路过的普普通通的天才罢了

重生成为龙娘的日常 Mukili 3031 2018.12.07 20:11

  索菲亚说完就掏出指着墙上的魔导钟开始计时。

  “诶?诶!”就这样开始了吗?也没有什么准备什么的,这也太赖皮了吧。

  算了,先看一下这个魔导灯出了什么毛病吧……先是检查回路有没有断路,这一般是符文魔导器最常见的故障了。符文作为刻画在固定载体上的东西,其实和画差不多,需要不时的进行保养和避开一些对刻画材料有破坏性的物质。

  一般的刻画材料都是使用结晶魔导液来画的,这种东西制作材料常见但是制作工序很麻烦,所以都是符文工坊统一制作然后批发的。不过总觉得,这纹路的特性和老里卡特和我说过的不太一样……

  量产的符文魔导液色泽显蔚蓝色透明,瓶装魔导液底部会有浑浊沉低,是比较低端的刻画液。一般符文魔导液在接触刻画板1秒内变会结晶,这也是许多初学者喜欢用这种魔导液的原因,加快了魔导液的凝固速度能够大幅度降低操作难度。

  试想一下你觉得是画一副素描容易还是要不断等待颜料凝固或者通过颜料还未凝固瞬间就添笔的水彩容易?答案是显而意见的。

  所以基本上中低端的符文师只会接触结晶魔导液来刻画符文,但是这幅符文却不同……结晶魔导液的凝固体呈现浑浊的蓝色固态非晶状结构,浑浊呈现白色。其实真正起到引导魔力的东西就是其中浑浊的白色物体--碎盐晶,这种晶体魔能的传导效率高但是却有个致命的缺点--不与其它魔导晶体共鸣。

  因为这个缺点基本上在所有中高端魔导器中都无法使用到这个低端魔导液了,但是眼前的魔导器的符文回路却完全不是这种情况。

  符文回路呈现透明的蔚蓝色,但是中间却没有任何白色浑浊物存在,如果这本身就是一件失败物或者不能用的魔导器另说,如果只是件损坏的魔导器那绝对不是用结晶魔导液刻画的。

  我将目光移至桌头上一瓶小巧的溶液上……这件魔导器的结晶回路很简单,检查起来也异常容易,回路存在7个结晶点断路问题,不存在结晶点短路问题,出现3出回路腐蚀问题,出现1处符文板松动问题。

  索菲亚这个老女人是真的狠呀,这些问题加加起来也不是一个普通的学徒符文师能够在二十分钟内解决的,再加上又在使用的魔导液上给我下的黑手,她完全就没想给我过这个考试嘛!

  还有这个符文魔导器看似平常无奇实际上价格不菲,应该是什么贵族送来的东西吧。符文师的规矩我知道,谁修坏的魔导器谁赔,如果我真的用结晶魔导液这种最原始的腐蚀结晶板的魔导液去修这个魔导器,那这个魔导器就真的要坏的彻底了,我怕是要吐出两三块宝石才能赔的起咯。

  我轻蔑一笑,“欧巴桑,你的阴谋咱都看穿咯~”不再去看她被我一句话气的龇牙咧嘴面目可憎的样子,我将符文板这个从魔导器上拆出来开始维修。

  先是解决符文脱落问题,这个倒是简单,只需要结晶胶固定就行了,说是胶其实是一种能够微量融化符文的溶剂,让符文重新粘合在符文板上。OK,解决。娴熟的操作让在场的符文师们都微微点了点头,觉得我至少不是什么都不懂而纯粹来捣乱的门外汉。

  接下来是腐蚀部分,一般符文师针对腐蚀都是上绝缘漆以防止继续损坏,而我竟然要修了,那肯定是要做到最好了。我抓起桌上的裁晶刀“咔嚓!”直接把三处腐蚀的回路给抠出来了,竟然要做到最好当然是要重新画了。

  索菲亚看到这一幕,大声地耻笑了出来,“真是个白痴!”就算是东方诗茜也一脸担忧地看着我。

  也难怪她会笑话我,就算是一个中级符文师也不敢这么做,一副符文绘制完成有时候要花费半天甚至一天的时间,而我剩下的时间也就不到十五分钟,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修补断路节点都不一定够时间更别说要重新画两处加起来有几十笔的符文了。

  “是白痴还是天才不到最后一刻是不会知道的呢~老奶奶~”我捂嘴嘲笑道。

  然后我拿起桌上那瓶海蓝晶魔导液,朝索菲亚晃了晃~她眼睛一缩……

  “呵呵,果然是小孩子,一窍不通呀!”

  “不是所有东西都是用好的就行的,连结晶液相容性都没学清楚。”

  “看来教她的老师也不是什么名师嘛……”

  看着周围人耻笑的目光,愚蠢的人类们,接下来就是让你们知道天才的定义是什么~

  从挎包里掏出一根拇指粗的海蓝宝石,海蓝晶魔导液接触任何物体都将在三秒内凝固,只有两种物体能够接触它而不使它凝固。

  一种是特制的符文笔,遗憾的是我并没有在桌头上看到这笔,厚颜无耻到索菲亚这种地步,应该是偷偷藏起来了吧(。ŏ_ŏ)。

  还有一种就是魔导液本身的原料--海蓝宝石,我握着长条状的宝石,把它如同转笔一样灵巧地旋转起来。花饰卖弄着我的手上功夫,一些人看得倒是目不转睛,更多的人却是死鸭子嘴硬,“雕虫小技,哗众取宠。”

  不过索菲亚这个丑老太婆也算是有点能耐的,和那些只会打嘴炮的lowbee不一样,已经收起轻蔑的眼神了。

  “不可能,这一定是巧合。”在她脸上更多的是不敢相信的神色,“对,即使她猜中了又怎么样!她不可能在这点时间内修完的。”

  真是遗憾呢~看来又要让你失望了呢!

  “呐,老婆婆。你知道咱当初是怎么学画符文的嘛?”我把“宝石笔”插进海蓝晶魔导液里。

  “咱老师当初可是全程让我用水画符文的呢~”

  “不可能,水这种东西张力大,可塑性差,而且容易挥发,怎么可能用作练习?”人群中有人惊讶的说道。

  确实按照正常情况下是没有人用水来学的了,水这种东西如果两笔符文相聚太紧便会聚合在一起,如果在油性的载体上写甚至还会聚集成一团,但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我当初学习符文的条件可比你们在场的任何一位都艰苦呀!

  “水这种东西用作练习下笔绝对不能慢,更不能有丝毫的偏差。”我将宝石拿出来,像握美工刀一样在符文板上准确地一滑,精准又快速的补上了一个断路。

  “即使是一丝一毫的抖动都会造成水珠凝成一团。”嘴上说的话不停,手里却没有丝毫的减慢速度。

  全场的人都看着我落笔的速度和精准的位置看得聚精会神,就像在看一件旷世佳作出世一般。

  “所以一般符文师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操作吾完全不会呢~”几乎是一瞬间,我就完成了7个断点的修补。而一般符文师需要的辅尺,支架我完全都没有去碰一下。

  修复完的断点不到三秒就凝固成图,与原本的符文合为一体,完全看不出修复的痕迹。嗯哼~pretty good~状态不错。

  接下来就是重新刻画被我裁断的回路了,“然而就算拥有准确落笔和均衡的笔力也无法起到用水练习的作用。因为……”

  我将宝石笔重新沾上“墨”,“水这种东西容易蒸发,如果不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作画,那么……”我将宝石拿出,将宝石尖端做笔头,完美地控制每一滴海蓝晶魔导液瞬笔身下行的速度,保证每一颗魔导液均匀地铺在画纸上。

  “原本画上的符文就会被蒸发掉,那么就无法看出整个符文了~”所以快,准,稳成了老头子对我这三十年来日复一日的训练。嘴上的话语刚刚结束,手上的滑动也应声停止,将笔锋一收,抽出纸巾吸干海蓝宝石表面还未完全干涸的一点点海蓝晶魔导液。

  符文板和纸巾上的魔导液都凝固了,纸巾上原本擦拭魔导液的地方散发着晶晶点点的光芒。

  在场应该没有那个傻子还会认为我只是个愣头青吧?如果有那他怕是真正的愣头青了。

  “即使你手法超群又如何?不是连结晶相容都不懂吗?”一个不符时宜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就像一堆人在静心享受音乐会时有个衣冠不整的人突然放了个全场都听得到的屁。

  还真有愣头青呀……我拿出笔刷,为符文板做着最后的维护工作,没有去理他,谁知道他更来劲了。

  “你说啊?!不过就是个绣花枕头罢了~”青铜笑王者呢~虽然做这种事情的人很多,但是真正意识到自己有多蠢的却很少。

  倒是他长辈模样的人羞红了脸,把他往回拉了拉。

  “你到底是谁?”即使还没有插上能晶索菲亚也知道魔导器已经被我修好了。

  “咱?吾不是说过了嘛~本宫过是一个路过的普普通通的天才罢了。”

  我等着刷完的维护漆干掉,墙上的钟分针还没走过三个数字,我便抱起放在边上的兔兔一脸天真的笑着回答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