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在大明开无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九十四章 破扇子烂打刀(给读者老爷们拜年啦)

我在大明开无双 戴小楼 2428 2020.01.23 23:30

  康飞瞧着二狗子拿大嘴巴子抽人家,忍不住就有些皱眉,他隐约觉得这小子在学自己,有心劝劝他,但,总不能不许别人模仿自己罢!

  那被二狗子抽了大嘴巴子的家伙拿手捂着脸,说,小老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说,我家倭刀很好,真的,不信小老爷你可以亲自跟喜之郎大师聊聊……

  康飞闻言顿时一愣,心说扬州人居然还有倭人?

  可再一想,这也不是不可能,大明和扶桑的民间往来其实很密切,武术史里面就提到过浙江刘云峰东渡扶桑去学了扶桑双手剑法,五百年后有本叫做《浪客剑心》的漫画,里面也讲某流派到中土去学习自家流派失传的奥义……此外,像是历史上五峰船主汪直在扶桑九州岛成了气候,要是当地没有大量的明人定居,如何成气候?

  再如后来的戚继光编写《辛酉刀法》,两国野史普遍认为,掉落阴流兵法秘传书的,不是爱洲小七郎本人,起码也是得到爱洲小七郎免许皆传的某个弟子。

  由此可见,大明和扶桑的民间往来其实很密切。

  后人一说明代禁海,总是喜欢讲【片板不得下海】,可是,翻遍史书,大明从来没有说过片板不得下海,那是【我大清康麻子】干的事儿,跟大明真的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大明禁海,只是不许造双桅大船进行海贸而已。

  明代的海禁,真说起来,那是孩子没娘说来话长,简单一点来说,其实,就是天朝上国的朝贡体系贸易不挣钱,朝廷每次朝贡贸易都是亏本买卖,像是扶桑,朱印船一船一船把破扇子烂打刀拉到大明来,然后,把硬通货永乐通宝给一船一船拉回去(来者挟重资与中国市《明史》)……天朝铜矿本就不富裕,哪儿经得起这么搞法,后来朝廷就规定了,没事别特么老是来打秋风,只许你们十年来一次,一次不许超过两百人,两条船。

  可这么一来,扶桑人就不干了,他们小国寡民,没有贸易根本不行。

  穷地方最需要贸易,像是西商,徽商,仔细想想,到五百年后,那也不是什么经济发达的地方,即便是温商,最开始给人的印象,也是开发廊的,赚了第一桶金。

  别的不说,举一个例子,扶桑所谓战国,铁炮号称当世最多,可扶桑不产硝石,全部要从大明进口,康飞玩过《太阁立志传》,里面买硝石,要专门去界町,旁的地方没有,那真是铁炮一响,黄金万两。

  如今康飞那个小马马上杉蚜子,她手底下那位策彦周良,去年就来过了,可今年居然又厚着脸皮来了,而且大小好几条船,数百人……

  扶桑人为啥这么勤快?永乐通宝是扶桑的法定货币,不可或缺,而扶桑金银兑换比率一比四,到大明,就是一比十,拉一船金子,那能买一大堆的东西回去。

  别的不说,扶桑人不会烧瓷器,连陶器都够呛,那些所谓的传世重宝的瓷器怎么来的?真金白银从大明买来的。

  像是茶叶,丝绸,这些都不要说了,肯定都是从大明买的。

  这也是中国一直以来【我天朝富有四海】这个观念的由来,能够自给自足,后来我大清时代,西方人一船一船往回买的是天朝的生丝,茶叶,糖,瓷器,唯一能卖的是什么?是鸦片……这种贸易逆差,不打仗,那才奇怪了。

  大明的倭寇,其实也是一个道理,扶桑唯一能卖点钱的,无非就是破扇子烂打刀,其余的,全部要花真金白银买回去。

  故此,大明朝其实私底下民间和扶桑往来很密切。

  要不然,在双屿岛剿倭寇的朱都堂何必被三天来了两千艘大船给吓得退兵了?

  朝廷在海贸上没赚到钱,可是,沿海靠这个发财的人不要太多。

  康飞这么一想,就觉得打铜巷有个扶桑的喜之郎大师,好像也不是什么多么值得奇怪的事情了。

  他摸了摸下巴,冲着捂着腮帮子的家伙就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老爷,在下吴金城,小店就在前面。”这家伙虽然被二狗子甩了一个大耳光,可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敢做生意的人。

  “行,我来见见你店里面的喜之郎大师,要是真的手艺好,给你赚点银子又何妨。”

  吴金城大喜,顿时腰都弯了半截,“小老爷这边请。”

  他把康飞请到店里面,一个穿着兜裆裤头上扎着毛巾的男子正在叮当叮当地敲打着一枚通红的刀条,康飞站在门口就觉得热浪熏人,便摇着扇子就站在门口。

  “喜之郎,快来快来。”吴金城叫那只穿了兜裆布的男人,“这是我们扬州城最近鼎鼎大名的戴遇仙戴小老爷……”

  卧槽,你们一个两个,什么时候给我起了一个遇仙的名号?

  这时候,跟在后面的洛璃们瞧见里面男子只在胯下穿了一块布,顿时一个个大羞,赶紧聚在街边一个个互相帮忙捂着眼睛,那软糯的声音纷纷响起:快把眼睛捂起来……看了会长针眼……

  穿兜裆布的男子个子不高,一双细眯眼,果然看着就是个扶桑人,一张嘴,却说得一口南直隶官话,“小人见过戴小老爷。”

  “哎呦!你这个官话说的不丑。”康飞摇着扇子就问他,“来大明多久了?”

  这时候旁边吴金城赶紧拿了一件长衫来给喜之郎穿,“快把衣裳穿了,别污了小老爷和各位小娘子的眼。”

  喜之郎一边穿衣裳一边就回答说,“小人是美浓人,来大明迄今八年了,蒙吴老板收留,还将女儿嫁给小人……”

  康飞顿时大吃一惊,看着吴金城就说:“卧槽原来你是这厮的老丈人?”

  吴金城赶紧拱手,“小老爷见谅,我是看喜之郎为人本分,手艺又好,我家又没有男丁,就想着招他做个女婿。”

  “你这就不对头了,既然是女婿,你怎么把人家当牲口用?”康飞指着喜之郎,“你瞧瞧,这大热的天,还捂在店里面打铁,不说准备点龙虎人丹,起码也准备点绿豆汤嘛!”

  吴金城闻言就叫屈了,“小老爷,我们这个小本生意,哪里有那么多讲究……”

  旁边二狗子未免就撇嘴,“明明你为富不仁,偏还要嘴犟。”

  “小老爷容禀,我若真是把他当牲口用,何至于把女儿嫁给他,我女儿那是亲生的,不是捡来的。”吴金城就叫撞天屈。

  “姑娘赔钱货,不养有得过。”二狗子看起来好像不打算放过他,“这谁知道哩!”

  吴金城看康飞身边的伴当如此说,一时间急得跳脚,忍不住就对康飞说,“小老爷若不信,亲自问问喜之郎,看我待他如何。”

  康飞心说我又不是街道办妇女主任,当下就摇着扇子说道:“我只是随便一说,至于真相如何,那是吴老板你家里面事,跟我没关系……”他说着,转头就问喜之郎,“我来问你,你能打造几胴刀?”

  喜之郎看康飞问得很专业,未免就是一愣。

  PS:本来准备请两天假的,可是,疫情来之汹汹,连好多电影都下档了,估计读者老爷们也是困在家里面的多,还是老老实实码字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