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迷雾纪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8章 千磨万险,只因不跪

迷雾纪元 寿限无 2064 2019.03.28 17:00

  一步,又一步,沉重,而又坚定,石铁心迈步向前。

  贺冲,就是这个贺冲,就是这个家伙——如果说石铁心自己也有天命任务的话,那么第一个天命任务,肯定就是这个贺冲!

  若大家正面争抢搏斗,即便被打倒十次百次,石铁心也没有怨言,只能说自己太弱,还要再行努力。

  但这个贺冲不是。

  这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人——你讲礼貌时,他不跟你讲礼貌。你动拳头时,他又不跟你比拳头。你有你的底线,你的尊严,而且碍不着他什么事。但偏偏就是有这样一些人,非要三番五次来挑战你的底线!非要三番五次来践踏你的尊严!

  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石铁心只觉自己浑身血液滚滚奔流,头发都快炸开了。

  脑中念气沸腾,石铁心眼中几乎要爆出光来。面孔如顽铁磐石,刀削斧刻,气势因逆破人潮而堆积至巅峰。

  现在,不论谁挡在面前,即便是刘启刚,他也会一拳抡过去!

  然而这里已经没人挡他,路上一览无余,只有贺冲,以及贺冲的几个小弟。那些小弟惶惶不安,贺冲也没有再让小弟顶在前面,而是转过身来,脸色狠辣的盯着石铁心。

  一步,一步,两人不断接近,八百人渐渐安静,学联干事一言不发,龙图学士饶有兴致,校长定身一动不动,整个校园竟渐渐安静。

  石铁心前进,然后站定,稳若泰山的站在贺冲对面,挺拔如山峰。

  “没想到,你竟然会来!”贺冲有些狰狞:“小子,你不去老老实实的当你的看门狗赚钱还债,却反而跑出来乱吠,你也不怕被人一脚踩死?”

  石铁心表情纹丝不动,心中却快速分析着贺冲的话,找到了其中一个信息:“你知道我需要还债,看来我欠债这事,是你做的。”

  “当然是我!”贺冲表情越发张狂起来:“小子,上城区中心医院的要价不便宜吧,一个二级医疗怎么也要收你一万五,你恐怕连考试的报名费都交不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你敢逆我,就是要有这种下场!”

  石铁心心中一动。

  一个二级医疗起码一万五?贺冲如此信誓旦旦,肯定是清楚中心医院的情况。但那个护士长姐姐时雨慧,却只给了自己一个一级医疗就把自己唤醒了。而且即便真的进行二级医疗,也摇出来一个八千多点的价格。

  莫非,她真的是给了自己一个优惠价?莫非,那个白衣恶魔高耸的胸脯里面,真的还有一颗良心存在吗?

  不好说。

  有可能是那家伙还有很多后续费用在等着自己,最后杂七杂八加起来也不少。但不论如何,如果真的是欠了一万五千点的债务的话,恐怕自己这辈子都翻不了身。这并不是夸张,很多时候都是连锁反应,一千点债务和一万五千点债务,对如今的石铁心来说是天壤之别。

  一千点的第一期自己咬咬牙能还上,但一万五千点的第一期就是卖身也还不上。还不上债,信用档案上就有了污点,报考小乡试也一样要受影响,说不定连考都不能考,人生从此就会走上截然不同的一条堵车道。

  不论有心还是无意,时雨慧提前唤醒自己,这个无形的情分,我记下了。

  石铁心心中念头转动,表情却毫无变化。

  他凝视着贺冲的双眼,此时此刻,他想问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他已经有了答案,但盘桓在心已有许久,今日此情此景不知为何竟然不吐不快。

  “贺冲,明明我已退避,明明我平素未曾先惹过你,你为什么要三番五次的针对我?”

  石铁心语气沉稳,但他心绪翻滚。生活的重压中,他艰难地在生存与尊严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生存面前,这平衡点已经是他最后的脆弱底线。但总有些人要过来,想一脚将这平衡点踩下去。

  “明明你我难有交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闯我的独木桥。但为什么,你偏偏就要过来把我的独木桥都拆掉?”

  前面的八百人不是唯一的艰难险阻,但八百人是一个缩影。

  贺冲也不是第一个想踏碎他底线的人,更也不是唯一一个,但此时此刻,那一个个人影一张张面孔,都融合到了贺冲一个人身上。贺冲,就是这群人最鲜明、最近在眼前的集中形象。

  “因为好玩?因为无聊?还是因为你想拿一个遗孤院来的家伙当立威的广告牌?”

  虚空中,好像有点什么东西无声无息的影响了石铁心的脑海,让他本就激荡的心绪更难控制。石铁心心怀激荡,忍无可忍,终于对着贺冲,对着那些人的集合体,声如绽雷、霹雳喝吼。

  “说,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被分开的八百人潮寂静无声,石铁心的爆吼声在整个校园内回荡。龙图学士大袖内法诀再掐,回音滚滚中,似有似无的掺杂了一点来源不明、正体不明的东西,与石铁心的喝吼声一起灌入贺冲耳中。

  那杂质扰动了贺冲心神,挖掘着他最心底、最真实的想法。贺冲表情阴晴不定,但片刻后又转为狰狞,专为讥嘲,专为理所当然。

  “为什么?哪有什么为什么。”

  “我踩你,就是因为,你不跪我啊!”

  石铁心感到一丝荒谬。

  “不跪?只因为我不跪?”

  “当然,就是因为这个啊!”贺冲表情扭曲狰狞,双眼通红:“这个世界上,除了站在最高处的,谁能不跪?谁都不能,所有人都必须服从,每一个!”

  他一指八百人潮:“你以为他们能不跪吗?”

  八百人潮躁动,但又不出声。

  他再指学联干事:“你以为他们又不跪吗?”

  学联干事眯眼,龙图学士嘴角微弯。

  他最后拍了拍自己胸口:“你以为我就不跪吗?不,我们都要匍匐,只是所膜拜对象不一样。全民修行,强者为尊。强者既然为尊,那么弱者就要为卑!总有人比你强,所以每个人都是卑微的!”

  “不管站在哪里,总有人一言就可决断你的命运,一句就能判定你的生死,一拍脑门就能让你的境遇天翻地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