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迷雾纪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9章 四则运算这么难?!(中)

迷雾纪元 寿限无 2230 2019.02.21 17:00

  石铁心想差了,他以为凤鸣一中考试向来如此,随便一套就是绝品秘录。其实并非这样,一中学生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考试。

  他们虽然身经百考,但这样的考试确实没遇到过。从八点考到十一点,整整三个小时?嗯,这是个膀胱局。

  三个小时,也太久了。所以——

  呲啦啦,全校学生撕开纸封。唰唰唰,全校学生开始奋笔疾书。考完试就可以走了,这么好的事谁会愿意耽误,赶紧写完了赶紧走人啊!

  试卷册印刷的质量很好,翻开试卷的第一页当头就写着几个字:本次测试满分四百分。然后再向下看,二话不说直入正题,密密麻麻的全都是四则运算题目。这些题目就像夏天割完麦子之后推挤的麦垛一样,一捆捆一摞摞的垒砌在那里,看的让人眼晕。

  不过二十八班等垃圾班的学生定睛一瞧,嗯,这题目确实很容易啊,就连我这样的混子也是可以做的。做这样的题还不跟玩的一样?所以垃圾班众人嗖嗖嗖开始做起来。如果这样简单的题目都要靠传纸条、做小抄的话,那也太丢人了。

  但很快,垃圾班就有人开始咬起笔头。

  题目的难度,猛然间放大了。

  传纸条的开始出现,偷看同位的开始出现,打眼色的开始出现,互相比划手指头的开始出现。监考的楚老师也不管他们,只要没有开口说话直接讨论,楚老师就一概不管。作为数学老师,楚老师也打开了一份试卷,他也想看看刘校长神神秘秘的测验到底在考些什么。

  到此为止,一切都还在他掌握之中,题目有一点难,但还没问题。而且这题目的难易梯度似乎有毒,莫名其妙的吸引着他想继续做下去。

  忽然有人举手报告:“老师,上厕所!”

  楚老师也不管他,摆摆手让那学生快点去,不要打搅他做题。

  有学生起身离席,然后又有几个。垃圾班厕所慢慢热闹起来,有几个人躲在厕所里面偷偷会面。这些人是事先商量好的,谁从前往后做,谁从后往前做,做完了就抄上答案赶紧出来碰面。抓紧时间做完了抓紧时间走,反正这次考试并不禁止上厕所。

  这个人已经把前面的一页做的差不多了,准备按照计划定时会面,交换一下后面题目的答案。左等右等,终于等到了他想等的人。但那个人出现的时候,竟然是背着书包一块儿来的。

  “你背着书包干什么?你们班还能让人背着书包出来?”

  那人一脸晦气:“哪跟哪啊,我已经交卷了。”

  “你交卷了?”此人惊异道:“那么多题,你都抄完了?”

  “抄完?呵呵!”那人表情古怪:“我劝你啊,也赶紧交卷吧。别换什么答案了,没用,赶紧交卷赶紧走人才是最重要的。反正啊,也根本做不完,我看也没有人能做得完。这次考试,太变/态了!”

  二十八班此人还待再问,但那人已经摇头晃脑嘟嘟囔囔的走了。此人带着一脑袋问号回到班级,只觉得那小子真不仗义,肯定是已经通过别的途径抄完了,却不分享给他。这人,真是太坏了!

  但不久之后,他就开始理解那人的心情。

  试卷册又翻过一页,难度也又翻过一页。看这一页,他立刻熄了去问答案的心思。因为放眼整个二十八班的混子们,恐怕没有任何人能给他答案。而这一页,也不过是一整本试卷册中相当靠前的一页。

  “卧槽,这四则运算能有这么难的题吗?做不了做不了,蒙上点答案交卷算逑,反正也只是个小测验。”那人往后翻了翻,题量相当大,蒙答案恐怕也得写一阵子。那人乱七八糟的写了两页,只觉得手腕都酸了。

  算了,反正蒙也蒙不对,这老大一堆题目谁能做得完,直接这样交卷吧!

  开考第四十五分钟,此人把试卷交到了讲台上。楚老师做题正专注,随意摆摆手让他滚蛋,那人就背起书包一溜烟的跑了。

  而他,并不是第一个离场的。第一个发现抄也没用的,是高一三十一班那个被石铁心一拨就贴在墙上的大哥。他根本不在意什么考试不考试,半个小时一过就交卷走人。其他一些有志四大天王的混子们,也不约而同先后交卷走人。

  高三周天王选人不可能无限期的拖延下去,或许就在最近几天就能产生结果,所以必须趁着今天做出些动作。考试?老子哪有功夫考试,干正事要紧!

  陆陆续续,有人离场。而离场的趋势也从垃圾班开始一路蔓延,在开考一个小时以后就波及到了普通班,并且顺着班级序号一路向前波及而去。一个半小时,精英班也开始出现了一点骚动。

  一小时四十分钟,高一七班顾少怀正在板凳上焦躁的扭动着身体。看着眼前的题目,顾少怀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为什么区区一个四则运算,竟然会出这样的题目!

  他偷偷向班级其他地方看去,只见班级里有不少学生都表现出凝重、焦躁、苦恼等情绪。不过重点班毕竟是重点班,这里还没有出现交头接耳,互相抄袭等情况。只是自顾自的烦闷着,钻研着。

  顾少怀立刻释然,看来不是我水平不够,完全是这题目出的有问题。如果连我顾少怀都没法顺利做出,那么说明绝大多数人也都不能顺利做出。如此高难度的题目明显超纲,高考根本不可能考到。这样的考试,绝对是一场毫无意义的、失败的考试!

  再偷眼看了一下同位,顾少怀却惊讶的发现,同位竟然进展还不错,正在一个一个破解着谜题。

  顾少怀心中一阵悸动,然后又连忙摇头。不可能不可能,我都举步维艰,这家伙,这个自己从来没有放在眼里过的家伙,肯定更不行。他一定是在装模作样,他一定是做给我看的!故意让我以为他很轻松的就能做出来,以动摇我的自信心,干扰我的思维。

  对,一定是这样!

  好啊王泽涛,你这浓眉大眼的家伙还保藏如此祸心,我平时都看不出来!

  不过你再怎么装模作样也没用,我算是看明白了,这场失败的考试根本不可能有人做完,根本不可能有人能驾驭的了这样超纲的题目!

  顾少怀心中笃定,但恍惚之中脑海里似乎飞过了一个词。那念头转瞬即逝,飞来的时候让他浑身不自在,飞走的时候却也再也难以捕捉,似乎只是一个无端的妄念,想也想不起来。

  那个词,似乎叫“小天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