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迷雾纪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9章 石心铁骨,向天挥拳!

迷雾纪元 寿限无 2124 2019.03.28 17:20

  “那样的人,就是天,就是法,就是道,就是规则!”

  “这个世界,没有谁能保持尊严。漫漫人世,都需匍匐!”

  “既然如此,那你他-妈凭什么不跪?你他-妈凭什么站着?”

  “就你这狗杂种,你不仅要跪,而且要跪的比谁都卑微,比谁都渺小!”

  “我贺冲对那些大人物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在这里,在你这贱种面前,我就是强者,我就要为尊!我既然跪了别人,就要从你这样的贱种身上找回来,也要让你跪我才行!”

  “尊严,谁不想要?我既然拿自己的尊严给别人垫脚,那你的尊严,就只能用来给老子我垫脚!”

  “而这,就是你的命!”

  “我贺冲,生来就要征服你们这样的贱民!我就是你们的天,我就是你们的道,我就是你们的规则,凡不跪者——赶尽杀绝!”

  在法印的影响下,贺冲嘶吼着,声嘶力竭的把心中最真实的想法、最真实的卑微、最真实的惶恐,全都嘶鸣着吼了出来。

  贺冲的嘶吼在校园中回荡着,也在石铁心的心中回荡着。

  石铁心神情复杂,他看着贺冲,又不只是看贺冲。贺冲,只是某种规则的一个显化,一个缩影,一个代表。透过贺冲那狰狞的面孔,石铁心仿佛看到了层层叠叠编织在天空上的牢笼,如同太阳系边界的迷雾壁一般,弥天盖地、碾压一切、逃无可逃。

  以石铁心所见所感,贺冲所言,应当是发自内心。

  刘启刚的“窒息世代”犹在耳边,石铁心看着贺冲,这贺冲不也是窒息世代的一员吗?这家伙,本身就是一个被那窒息逼得疯狂的小虫子而已。只不过,这虫子强壮一些,就把窒息的疯狂发泄到其他更卑微的虫子身上。

  而那规则,如同煌煌天威,谁人可抗?

  可就在这时,从不可知的记忆深处,似乎忽然有一个声音响起。那声音不辨男女,听不真切,仿佛发生在生命源头的久远之前。但在此时此刻,在这窒息世代滚滚碾压而来的时候,却一下子从记忆迷蒙处起源,一下传入石铁心心底。

  不知谁人所说,但那句话,是如此的坚定,如此的有力,如此的温暖。

  那声音说的是——

  “石心铁骨,向天挥拳!”

  向天挥拳!

  向天挥拳!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此刻却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巨大力量,瞬间贯穿了石铁心的整个灵魂。他不知说这句话的人与自己到底是何关系,但这话仅仅是从回忆的极深处释放出来,就让石铁心一下子斗志勃发、气势冲天!

  噼里啪啦,金色的星星飞射而来,精深境界的基础拳术再度暴涨。

  嘶——————————!!!

  石铁心闭上眼,深深吸着气、吸着气,胸膛高高挺起。然后,他猛然握拳,双眼一瞪,念气沸腾,眼中精光真的要爆出来。

  “我石铁心,跪父母、跪恩师、跪英烈、跪良心,就是不跪你!”拳架摆开,石铁心眼中荧光灼灼,直直逼视着贺冲:“今日测试,我争第一,你待如何!”

  别的废话都不说了,想踩我,那就来吧,决一死战!

  从分开八百人潮开始,石铁心气势不断累积叠加,此时此刻已经爆发至最高点。锋芒毕露,生死无惧。

  贺冲被这气势一冲,一下子又从那种特殊的歇斯底里的精神状态中清醒过来。他一愣,不知道自己刚刚为什么说了这么多话,然后又一怒,顾不上思考这么多,张嘴就要应下这场死斗,当着所有人的面把石铁心打入万劫不复!

  可就在他想开口的时候,忽然有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谁?

  贺冲的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贺兄,此处并非文心秘境,请三思。”

  是顾兄?

  贺冲一愣,然后一下子又冷静下来。刚一冷静下来,贺冲一下子又有些冷汗淋漓起来。

  不对不对,刚刚怎么有些来劲儿了,怎么会想到和他生死斗的?石铁心人狠敢斗,发了飚的时候到底有多能打,这件事贺冲自己是亲眼见过的。

  贺冲自己养身精食还算供应的上,养精水平确实要比遗孤石铁心高深不少。但之前也多次说过,养精这个境界,在战斗力上并不与养精水平直接挂钩。养精养到最后,也不过就是凡人极限,极少有人能够突破凡人极限这个水平。

  而这个头铁的,这个贱民,为了提升战斗力,另辟蹊径开始磨练肉身。

  对,就是用最基本的方法,像迷雾纪元之前的习武之人一样,单纯的磨练自己的肉身!合成肉食提供不了多少精气,但却足以维系健康和体力。同样都是黄豆粒大小的假丹,长期当学霸书呆子的状元石,与长期搏杀死斗的铁霸王,根本不是一个水平。

  虽然对锐气及以上境界的人来说,那一身肌肉如同摆设,只是看着好看的。但无可否认的是,石铁心凭借自己的单纯磨练,就已经把肉身磨练到了接近人类极限的地步。正因如此,石铁心分开八百人潮的时候并不需要动用精气。

  而这一点,贺冲是无论如何也比不上的。

  养精多容易多舒服,炼体多痛苦多艰难,我是傻了才会去炼体!

  可现在,摆在面前的最大问题就是,贺冲怎么盘算都觉得,其实自己还真打不过眼前这个贱民。

  石铁心喝道:“要么战,要么服,别愣在那里发呆!”

  贺冲不由咬牙。

  该死,若不是有学联干部在旁,我早就像上次一样找齐人手把你打死了!

  打,恐怕打不过。

  但如果就这么让开了,自己面子往哪搁!

  这个时候,贺冲的耳边又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贺兄勿要陷入迷障。今日是为了资格测,测的是心术水平。那石铁心再是能打能斗,心术上也全无作用。先让他出个大丑又何妨?贺兄自己水平足以碾压一切。”

  贺冲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忽然恨恨咬牙大吼道:“好,石铁心,你想先测,那你就先测,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资格去参加小乡试!小子,就凭你,你特么——”

  咚,石铁心跨步向前一肩膀顶开了准备再放两句嘴炮的贺冲,顶的他脸色涨红一阵闭气。

  站在测试仪之前,石铁心没有第二句废话,一巴掌便按在了晶球上。

  一瞬间,晶球便亮起了灿烂的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