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痴情男人不说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变心

痴情男人不说爱 方马 3056 2006.04.23 15:24

    一九九四年

  亲人:

  我还活着,我自己都觉得羞愧。

  过年对我来说毫无意义,什么事情对我都没有意义。母亲好像很依恋我,我不知道什么让她改变了心态,使我不敢随便处置我自己了,想想父亲最后那几天,我就觉得应该对母亲好上加好。可是我笨啊。

  家里有姐姐,她很能干,地里的事也由她操心,我只受她指挥,干一些需要体力的活。姐姐变化真大,她没了以往的耐心,也没了从前的爱心,对我说话向来是和对狗说话一样的。我不反抗她,因为她可怜。

  特别想你,因为你不会和她们一样俗,因为你一定是能理解我的唯一的人。

  特别想你,因为,我心里不可能把你清除。我现在十分需要爱,需要有人来鼓励我,这个人就是你,可是你能感觉到吗?

  我不敢去见你,心里就越想见你,越想见你就越自卑。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做,我好心烦!

  妹妹终于结婚了。她带着妹夫一起回来,请了好多同村人在家里大吃大喝。母亲很高兴,家里终于有点热闹了。靓靓到处跑,数她没心,也只有她是真心的快乐。

  姐姐很少说话,只跟着忙前忙后。看不出来她高兴还是不高兴。

  你也来了,和其他村里的妇女一样,看到邻居有事就帮把手。可我家和你不是邻居,你还有村里的事要忙,你为什么要来?

  妹妹结婚,这对我并不是件很开心的事,因为谁都有家了,就只我没有,我仍然要一个人过,我仍然要被大家看不起,妹妹的风光照白了我的颜面,我无地自容。

  不管谁结婚都让我想你,加倍地想,你却在我面前晃来晃去。虽然你没带孩子,你的祥吉也不在眼前,可是,我看到的是他们围在你身边有说有笑。我不喜欢你在这种时候出现在我眼前。

  我想你啊!我看到你心里十分安慰。不喜欢你来,又非常希望你一直在。我想你恨你,恨你想你,一时不知道要做什么。家里只要有事,我就是多余的,我躲在自己的房子里,听外面的声音,看外边的你,泪水又忍不住流。

  妹妹住了三天,小两口就说笑着离开了家,他们要去香港玩。母亲说:“出门小心点。”妹妹哈哈大笑。她有了依靠,除了笑再也不用做什么了。

  我又坐在了山上。虽然有点冷,心里却舒服。你的母亲还惦记你吗?你的丈夫能给你你想要的吗?你也会和我妹妹那样无忧无虑地笑吗?

  这一切我也是给不了你的。看着妹妹,我觉得我实在无用得很。或许你追求的不是那样的生活吧?我妹妹是很胆大的,她说出来的,别人都想不到。你呢?也曾想过不现实的东西吗?敢做妹妹那样的梦吗?

  不过,有一点令我想不到,妹妹这次回来居然问了一下我的婚姻。她对母亲说:“给我哥哥找个对象吧,要多少钱我都包了。别让他一个人孤闷无靠。”

  我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生气。看起来,她的丈夫很有钱,对她也很大方。但她说话那种口气,仍然是过去那样无情无义。我该感谢她对我的关心吗?

  母亲叹着气说:“他不要。”

  妹妹下了个结论:“那可真是傻到底了。不行就给他买个姑娘,把他们关到一起,看他生米做不成熟饭。”

  母亲又摇头,这事她做过,失败了。妹妹失望地说:“那就没救了。”

  愚蠢的女人们,她们怎么能知道我心里想什么呢?我把心给你留着。即使我是个无能的人,最起码,我能给你守着那份纯洁,守着咱们两个人的美好往事。

  姐姐这一生注定和媒婆好关系。大林是媒婆说的,在那之前还说过很多。姓赵的曾做过我姐夫的也是媒婆说的。只要她是单身,媒婆就不放过她。媒婆们的眼光大概真是超出常人,没有媒婆在我身上多花心思,她们给我说都是一次,然后是我母亲求着她们,她们才应付似的给我介绍一个。对我姐姐就不一样了,她们总是不厌其烦地给她找,一个不行,再来一个,好几个媒婆争着给我姐姐说媒。

  姐姐对媒婆也很好,媒婆介绍来的,她都认真对待,她好像特别喜欢相亲,媒婆介绍的每一个男人她都要看。这大概也是媒婆喜欢她的原因吧。当然她真是个能干的女人,长相也不差,配哪个男人也是有余的。

  她离婚后,马上就有人给她介绍,不过,她相的都是些四十岁开外的老男人,我看得出来她心里不痛快。她才三十四,她想不到结了一次婚就把她的青春彻底卖光了。后来她对媒婆说:“不找了。把靓靓带大再说。”可是,她的话没有人认真对待,媒婆仍然十分卖力地为她张罗。

  你又出现了。自从你当了妇女主任,我家一有事,总能见到你的身影。

  你给姐姐介绍了一个非常老实的男人,年龄倒不大,三十三,从没结过婚,是个老光棍。真不知道你是从哪个文物馆找来这么个男人。你说这家人不富,这人也没什么特长,但十分老实。你不像那些媒婆极力说男人的好,而是实实在在地给我姐姐出主意。

  姐姐一听,就有点不愿意,她不喜欢像我这样没本事的男人。你笑笑就走了,我心里巴不得姐姐永远不要同意,这样,兴许你会常来给她说亲。但你却不来了,姐姐仍然被一群媒婆子包围着。

  靓靓上学了,但她年龄小,姐姐不放心她一个人上下学,我自告奋勇接送她。靓靓是我心头另一个舍弃不下的女孩。她还那么一点点小的时候就对我依恋,六岁了,她也还是单纯,没有什么心计,有点像你,我是不会让她在外吃亏的。这小东西很高兴地跟着我上下学,我觉得心里很美。每天送她成了我一生中最乐意做的事。

  可是,好景不长,她不让我送她了,说她的同学们骂她有个傻子舅舅,说她也快成傻子了。我一送她,她就哭闹。姐姐白我一眼说:“一点用也没有了。”

  我的心像是被剜了出来。我已感受到姐姐早已不是过去的那个姐姐,她对我已失去了爱心,但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我是没用了,我早就没用了,可是亲人也这样说我,我还是受不了。

  姐姐终于又开始相亲了,但她只相没孩子的。我心里十分难受。我知道她是对我失望极了,要给靓靓找一个保护人。我已经不在孩子们面前出现,我远远地跟着靓靓,让孩子们看不到我。我很熟悉这条路,我知道如何能看到孩子而不让孩子们看到我,我决不让靓靓受到任何伤害。

  或许是靓靓在保护我。我已经是个没用的人,只有对靓靓还有一点意义。虽然现在母亲对我很好,但,她是永远都不可能理解我的。我想你,但你已经不需要我,姐姐不需要我,所有的亲人都不需要我。靓靓也不需要我,但我理解为我对她还是有用的。

  亲人啊,天凉了。

  我有时候需要趴到地上才不会被孩子们看到,但我身上冷,心里暖,靓靓没事,我就高兴。可是,我被人发现了,他们硬说我对孩子们不怀好意。亲人啊!我不能说话,就只能让他们骂我打我。他们把我送到了村委会,我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的狼狈样子。

  你给我纸让我写,只有你还记得我是认字的。我不写,眼泪不争气地流,我干脆豁出去了,就不写。

  姐姐来了,她啪地给了我一巴掌,领着我就走。有人拦她,她大声问:“他害你们谁了?谁家的孩子让他害了?”我从来没想到她会那么厉害,她就像牵着一条狗,拉着我冲出人群,我感到更加屈辱,泪水哗地往下流。

  亲人,我不敢见你了,没脸见你了。我算什么东西啊?我是个什么玩意儿?我恨所有的人,我恨不得撕了那些说我坏话人的嘴。我也恨我姐姐,她不该打我的脸。我什么都没做,为什么人们要这样对我?

  回到家,姐姐恶狠狠地说:“呆到家里,哪里也不准去!再出去惹事打断你的狗腿。”

  我生气地往外跑。姐姐真的用棍子猛打我的腿。以前父亲打过我,现在轮到姐姐了。她把我治服了,我相信今年是出不了门了,腿一定是骨折了。

  屈辱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