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痴情男人不说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私心

痴情男人不说爱 方马 3268 2006.04.18 00:31

    一九九一年

  亲人:

  我盼着日子快快地过,盼着我也成为村里的一个干部,所以这个春节是我过得最兴奋也最急切的。

  靓靓长大了,她喊我舅舅,一会儿叫舅舅要这个,一会儿叫舅舅要那个,姐姐已没心思管她,姐夫打工在外没回来过年,姐姐的眉头皱得和苦瓜似的。

  我又病了,你坐在我身边一直陪着我,我睡了一觉醒来,你还坐在那里,我十分感激,心想你是有家的啊,你快回去吧,别让你老公骂你。又想你别走,就这么一直陪着我。我眼睛看着你的眼睛,怎么也看不够,你真的不走了,我又觉得自己不讲理。心乱如麻中我醒了,又是一梦。

  你是别人妻了,你不会陪我的,我只能做梦才有希望。好难受啊!我真希望梦能成真,希望我真生一场病,让你来陪我一阵子。正月里做这么个梦,看来这一年注定是要和你纠缠不清了。

  你真的来看我了,带来一个女孩,不是残疾的那种,真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她有点羞涩,可是我的目光只在你身上,她和我有什么相干?你难道不明白我的心吗?虽然你不当我是个傻子,虽然你给我介绍的是个正常女孩,可是我心里觉得你还是把我当成了傻子,除了你,我谁也不会多看一眼的。你的心可以变,我的心不会变,永远不变。

  我到村委会玩,想看看干部们都作些什么,想不到大家会拿我开玩笑。当他们笑着说大学生来了的时候,我的心被撕裂了,这样的环境,我怎么可能适应得了呢?从他们的口气里我看到了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当干部的心思从此打消,心也更加灰暗,要不是为你,我真觉得人生没什么意义了。

  在你面前让人当笑料,我再也不敢去那个有你的地方,可是我的心一直跟着你,一刻也不敢松懈。

  你做了村干部,我才意识到村子里也会有那么多事。那天,村委大院里聚集着男男女女一大群人,乱哄哄的声音传出很远,我实在为你担心。他们会不会伤害你呢?到底是公事还是私事呢?我跟着人流,站在远处看着,心吊得老高。近了被人挤住什么也看不见,离得远了,生怕你有什么我来不及救你。只恨我知道得太迟,不能在这些恶人来之前把你叫走。

  后来,派出所来了人,我这才放了心,总算没出什么事,心里不禁替你的将来着慌,早知道这么麻烦,就不要当什么干部去。你那个丈夫祥吉是个老实的善人,他保护不了你的。

  我父母也说起了村委发生的事,好像是有人专门捣乱。我不关心发生了什么事,我只知道如果有人欺负你,我就和他拚命。谁害你谁就没好果子吃。你不会知道,有好几天我一直远远地跟着你,直到见你进了村委或者进了家门我才放心。

  我很怕你会出事,但心里又希望你会出点什么事,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我太想经常出现在你面前了,你对我的笑十分有魔力,我基本没有抵抗能力。

  但是我被人发现了,被说成图谋不轨。从此,你在晚上出门时总有你那个老实的祥吉陪着,我恨不得他被人一刀砍死。

  姐姐要去找姐夫,她十分想让我和她一起去。可是,我哪舍得离开你啊,好容易有机会让我光明正大地每天看你,我再离开,那成什么了。

  我的摇头让姐姐很伤心,她说:“我连字也不认识,出了门能做什么啊?你去了能给我壮壮胆。”

  她几乎是哀求我了,我没办法,只好同意跟她走,但我的心留在了家里。可怜我平时不能说话,姐姐也就不管我心里怎么想,反正我不说话她就认为我很好。

  姐姐拿着一封信,那上边有地址。到了城里我才知道姐姐确实不能一个人出门,她什么都不懂,最简单的问题也要问人。就她这样子出去,能不能回来还是个问题,我庆幸跟着她出来了。她很信赖我,我虽然不能和别人交流,但我知道该到哪里坐车,到哪里换车。她什么话也不问,我怎么走她怎么跟,一路上都有一种巴结的笑容在她脸上,我心里特别难受。这时我才真正地把姐姐的事当作正事来办。

  姐夫打工的地方不在城里,好像农村去的这些劳动力都不在城里,我们费了很大的周折才找到那个厂。他一见我们就愣住了,然后出乎我们的意料,他热情地带我们进城,说让我们开开眼。姐姐舍不得进城花钱,一心想看看他住的地方,我看到她的目光希望我一个人离开这里,心里有点悲哀。不过,既然找到了姐夫,我也就没什么担心的了,我真的一个人离开了他们。姐夫好像喊了我一声,我不喜欢他,也就装做没听见。

  可是,当他们离开我不久,我就被一个人拉住了。他很紧张地看了看四周才说:“那个男人在这里有老婆,你快去把你姐姐拉住,一见面就不好办了。”

  我吓一大跳,这人我不认识,他怎么知道我们的事,他怎么知道那个女人是我姐姐?只恨我不能说话,没法子问他。我半信半疑,不急着走,也不急着去拉我姐姐,她跟着自己的男人会有什么事呢?我虽然不喜欢姐夫,但他是姐姐的丈夫,我不相信夫妻之间会有什么惊天大事。

  “你傻啊?会出人命的。”那个人见我不动,就推了我一把,“快去,可是别把我说出去,就说你忘记带钱了,跟姐姐要点钱。”

  我一愣,我真的忘记带钱了,钱全在姐姐身上。我撒腿就跑,没钱我怎么办啊?

  姐姐和姐夫走得实在慢,当我追上他们的时候,他们才离开刚才那地方不远。两个人好像话不投机,都拉着脸。

  姐夫一见我就高兴地说:“你快把你姐姐带回去,我没功夫陪你们,每个小时都算钱的,不干就没钱。”

  “要回一起回。”姐姐也说,“家里也没见你多少钱,倒把地荒了,孩子也像个没爸爸的。我不用你在这里挣钱,现在家里挣钱也容易了,都在一起,有什么事也有个照应。”

  “就这一会儿,你说三遍了,烦不烦啊?不挣钱喝西北风吗?”

  “喝西北风我也愿意一家人在一起。”姐姐坚决地说,“你不走,我也不走,孩子也不要了,咱们就在这里一起打工。”

  姐夫皱起眉头说:“你能干什么哪?要力气没力气,要文化没文化,年龄也不小了,连世面也没见过,你说你能打什么工?”

  我用眼睛瞪着姐夫,恨不得砸扁他的烂嘴。

  我从来没想到姐姐会如此坚决,她不管姐夫怎么说,只是不走,姐夫也不敢硬赶她。我也不走了,不管姐姐怎么嫌我多余,我都不离开她了,因为姐夫的话听起来不怎么让人放心。

  终于到了姐夫住的宿舍,是一间小地下室,有四平方米左右,有两张单人床并在一起,还有些零七碎八的东西,看起来像是居家。姐夫脸色很难看,姐姐很不放心地到处翻,两个人一点也不像久别重逢的夫妻,倒像是公安局破案。

  门外有人喊:“该上班了。都走都走!”

  姐夫趁机说:“上班时间宿舍不准留人,你们也走吧,我出去请假试试,这里一般是不准假的。”

  “我是你老婆,他们管得着吗?”姐姐不服气地说。

  姐夫就对着外边喊:“我家属可以留在宿舍里吗?”

  门外说:“不行。”

  姐夫不再说话,就那么冷冷地看着我和姐姐。姐姐看看我,十分不满地说:“什么破地方,规矩倒不少!”

  我知道姐姐又在恨我不会说话,如果我能说会道,他哪敢对我姐姐这样子?我心里又开始躁,对姐姐姐夫都有了抵触情绪。

  姐夫请了一天假,把我们带到了城里。姐姐心有不甘,姐夫许诺年底领了工钱就回家,姐姐半信半疑,也只能再三地叮嘱姐夫过年一定要回去。然后我们两人返回,姐姐一路唉声叹气,再也没怎么理过我。

  出了一趟门,看到夫妻也成陌路,心里堵得慌。回到家,却得知你出门培训了,好失落。

  夏天日子很不好过,离你近了,想念反而强了。可是你忙得厉害,我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去看你,就这么在家里折磨自己。知道你在不远的地方,却听不到你的声音,看不到你的笑脸,更不能接近你,真是度日如年。

  这一年最后一次见你,是你又给我带来一个姑娘。我心里的委屈终于忍不住发泄出来了,我把那个姑娘连你一起赶出了家门,我的心彻底地凉透了。

  可是我多后悔啊,从此就再也没能看到你的正眼。你是不是恨我了?你还会看我吗?

  以后全是灰暗的日子,灰暗透顶。早知道是这样,我决不赶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