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痴情男人不说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婚变

痴情男人不说爱 方马 2623 2006.03.27 20:30

    一九八二年

  亲人:

  大鹏带着那个发育不全的女孩子回来了,说是要订亲,过来邀请我参加。姐姐问他:“还没毕业订什么亲啊?”

  他说:“夏天就毕业,订了婚她家才能放心给我联系工作。”

  “你不回来吗?那你父母怎么办?”姐姐担心地问。

  “回来也没好工作,我先到她家那边,等过好了,再来接父母出去。”

  “你父母真有福气!”姐姐夸了他,然后又说我不能喝酒,就不去给他家添麻烦了。并说等他结婚一定去喝喜酒。我知道姐姐的意思,是说我们不是怕给他送一份礼才不去喝酒的。

  你知道大鹏说什么吗?他说那个女孩想见见我。我睁大眼睛,恨不得给他两耳光,他一定是说我坏话了。我姐姐也很不高兴地说:“有什么好看的?没见过傻子啊?”

  大鹏着急地说:“不是不是,是我和她说过三星脑子特别好,人特别有才,她就想见见咱村里的才子。”

  姐姐这才放松了脸说:“你看他这个样子,话也不说,就别让他出去丢人了。”

  最后好说歹说总算送走了大鹏,我特别感激姐姐,我一点也不想去见大鹏,我觉得他还是在炫耀自己:既考上了大学,又订了个大学生媳妇,多荣耀啊!我才不稀罕,不就是个专科吗?

  但,后来那个女孩真的来看了我,大鹏特别高兴,我心里才对大鹏有了些好感。

  也有人给我说亲了,我很高兴。这是开头,反正他说谁我也是不愿意的,但是只有让他们说,才有可能说到你啊,我多想告诉他们你的名字啊,可是,不能!他们会猜我们以前有什么,他们会不高兴,更重要的是可能会让他们猜忌你,这是我不愿意的,我一定让他们把你说给我。

  快到高考,我病了一场。

  我很想参加高考,那种愿望特别强烈,可是你不回来,我也没再复习过课本,心里有点发毛,我去学校看了两回,被人碰到,他们看我时那种目光让我知道我完了,一下子觉得天蹋下来一样,回到家就病倒了。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他们为什么要用怜悯的眼光看我呢?他们有什么比我强的?我需要考试,我一定要考试。

  刚好了点,我就又去了学校。我对校长说我要高考,但,我真说不出来话了。我一直以为只要我想说,我就能说出来,没想到,我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急死我了,就写了“我要高考”几个字。校长一个劲点头说“好说好说”,可他最后也没说好,我被姐姐拉回了家,心里那个痛啊,亲人,你一定知道那种滋味的。从此,他们又不让我出门了。我也没能力出门了,我烧到39度多,只知道自己在不停地喊着:“我要高考!我要高考!”

  高考完了!高考结束了,我心里的高考梦也结束了。我再不可能高考了,无论你回不回来,我是没能力再高考了,我心里突然觉得没了支柱,只想一死了之,想起当初你的选择,我理解了你:高考就是我们的命啊!亲人,咱们真是有共同语言的。可是我想再见你一面。你当初被人救了,我去要找个没有人能救我的地方用没人能救的方法结束自己的生命。但在这之前,我要见到你,看看你是否真的还好!

  大鹏回来了,他最终没能和那个女孩分到一起。他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家里人硬分开了他们,并说当初给他订婚,只是想让那女孩分到这个地方。村里人都以为只要订了婚,那女孩一定不会再要大鹏去她那里,而是会跟着大鹏回来。但,他们失望了,那个女孩坚决不来这个地方,她是南方的,说北方不是人呆的地方。大鹏家里人大骂一通那个女孩以后,就坚决地把大鹏分了回来。

  大鹏对着我哭得十分伤心,他知道我是哑巴,不会把他的事说出去。我听了很难受,为什么有情人不能成眷属呢?他还羡慕我说:“早知道是这样伤心,还不如考不上大学,在村里一辈子也是个活,谁也不用受这生离死别之苦。”

  他哪知道我这没考大学的也在受相思之苦,我那没上过学的姐姐更在受分离的痛苦。人哪,什么时候才能知足啊!

  村子里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见我爸爸和姐姐都忙,不是下地干活,而是在村子里开什么会,好像要有什么大事发生,却又不是那种恐怖的事情,我很是奇怪,这么个小山村里,能有什么事发生呢?且不管他们了。

  大林回来了,我看到姐姐特别高兴,我也高兴,家里好久没有这种气氛了。大林看起来有点瘦,他好像不再脸红,但却不那么爱笑了,他的脸很阴沉。

  不久,大林的变化就影响到我一家人。我们谁也不再提他,但他却正式要娶我姐姐了。我父母不答应大林,说姐姐还小,过几年再说。姐姐一个人偷偷地哭,她问我:“你说我嫁不嫁给他啊?他真变了,变得很可怕,脾气也不好。”我不相信人会变得那么快。

  但我也只能相信人确实是变得很快的。因为我是一个常被人忽略的人,所以我常能见到一般人见不到的事。

  那天,我看到大林欺负我姐,他边按我姐姐边说:“我生米做成熟饭,看你家里人还能把你嫁给谁!”他脸上的表情是和魔鬼一样的。我跑上前去狠狠地给了他一拳。他回过头来一看是我,恶狠狠地骂:“你个傻子也来欺负我,看我打扁你!”

  他真的来打我了,那么瘦小的一个人居然有那么大的力气,一下子把我打翻在地。我真的火了,为我姐姐也为我,我一翻身,他根本不是高大的我的对手。我姐姐泪汪汪地拉我,不让我再打。我放开手,气乎乎地看着他。他头耷拉下去,也哭了。

  唉,真窝囊!

  我姐姐要答应他结婚,我摇头,我父母就说:“你看,连你弟弟也不糊涂了,你怎么还不明白呢?我们也不是不让你嫁给他,得看看他还要变成什么样,总得等他心里平衡了,不再整天气冲冲的,这才成家能过日子。”

  姐姐看我,我心里十分难受。那个大林心理失衡了,对谁也不信任,姐姐如果嫁过去,日子可怎么过啊?可是,姐姐爱他,为了爱情,是不是应该成全他们呢?我很矛盾。

  不过,这矛盾也不是主要的了。

  村里的地全承包到了各人家里,每家种自己的地,收自己的粮食。我是个不能干活却能吃的,我还有个妹妹在上初中,家里离不开姐姐这个整劳力,她出嫁是不可能了。姐姐似乎得到了解脱,她拚命干活,面庞日渐消瘦。

  今年是年底是最沉闷的,大家好像都没心情热闹。大林不在村子里了,姐姐也没再说起过他。媒人倒是来说过退亲的事,好像我家里谁也没答应。

  我没有一点你的消息,心里感觉非常绝望,对一切都不在意了,让我再见你一面,就一面,然后把一切灾难都降到我的头上吧!

  老天啊,让我再见我心爱的人一面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