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痴情男人不说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无心

痴情男人不说爱 方马 2975 2006.04.28 10:33

    一九九六年

  亲人:

  正月初一就梦到你,在车站,你不认识我,我很伤心,对你苦笑笑就离开了你。

  清明节这天,山上又起火了,老远就能看到浓浓的黑烟,只听村里的喇叭大喊上山救火,村里的人连出来看的心情都没有,每年有这事,人心已经麻木。年轻人大都已经不在村里,老弱病残也不能上山,只有乡里的警察和村里的干部和党员积极地向山上跑。

  每次听到喇叭这种喊声我都忍不住提心吊胆,生怕你有什么意外。我总是想你是女的,可以不上山,可是每次你都跑得很快。我每次都上山,因为山上有我太多的记忆,我不想让山变成黑的光秃秃的,我要保护我自己的幸福。

  但这一次火势太大,到了山上,已经有一大片被烧,火是从山北面的坟地烧起的,因为发现得太迟,火已到了山顶,那棵记录我们感情的松树就在那附近,我一见山顶有了火,心就狂跳起来,什么也不顾就往山顶跑,我要看看那棵松树是否安然,我就这样冲进了火海。

  我被波波拉回来,他的头发被烧掉了些,然后他狠狠地打了我两拳,又踢了我一脚,我对他怒目而向,他大声喊:“回去回去,再添乱,打断你的腿。”

  我眼睛的余光看到了你,顿时觉得脸发烧,这个该死的波波,他怎么当着你的面来羞辱我?不过,大家的心都在火上,谁也顾不得许多。我没走,我和他们一起救火,也是和你在一起救火,离你那么近,我心里感觉很幸福,能在这里守着也是保护你的意思,我心里很甜。

  我很想夺下你手里的工具,让你到后边等着,我替你干,但,我怕给你惹麻烦,我抢了另一个女人的锹,用劲铲土。山上就你们两个女人,却没有男人想着让你们退后些,也许只有我救火的时候还在想别的吧?

  我干得很慢,但没有人催我,大家都在紧张地灭火,我也紧张,可我干活从来就不快,实在没办法。

  后来还是乡里来了好多人才把火灭掉,我的那棵松树还在,当初的小树已经长成大树,我看看它,再看看你,不能相信已经过了十几年。不相信咱们真的没能走到一起,不相信我们还会在这村子里。世事难料啊!

  下山的时候我看到了你那张脸是黑的,我笑了,你就是变成黑的我也认识,好多人的脸都是黑的,很有意思。有人看到我笑就大声说:“傻子也有不傻的时候啊,你看他还笑别人呢,他那张脸比炭还黑了。”我一定是气白了脸又羞红了脸,不过,如果我的脸也是黑的,那倒无关紧要,谁也看不出来。但我的目光如火大概有人看出来了,所以有人说:“别说,别说,看三星气得,恨不得再把山上点把火。”

  亲人啊,在你身边我为什么老被人笑呢?我的心要炸了。我要打架,我要保卫我的尊严。但波波走到我身边了,他长得比我还高大,人高马大的,我可惹不起他。他大概也看出了我生气,就说:“你们别胡说,今天救火的就这一个非党员,咱们得好好表扬他。”

  波波很有威信吧?他一说话就没人再说我,我知道他是村长,可是平时不是说书记管事吗?奇怪!

  他们说起了笑话,终于不注意我了,我便慢慢走,落到了人群的最后边,这样,我才能毫无顾忌地看你,这才发现你的背影一点也没变,恍惚还是多年以前咱们两个一起在这山上,下山时怕被人发现,就让你走在前面,我远远地看着你,那个背影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平时看你的背影很多次为什么没有发现呢?我真的呆了。难道我的魂真的落在了山上?

  我又从此天天上山了,也许能找到我丢失的什么吧?

  秋天了,亲人啊,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有人在砍树,稍微粗些的树都有人去砍。开始好像是干部,我有点担心我那棵树,就常上山看,后来,我发现了村里的人也在砍,山上的树日渐减少,变得稀稀拉拉,我的心好疼啊,站在半山也能看到村子了,再也没有茂密这种景象了。

  终于有一天,我看到砍树的已经到了山林深处,在山顶的那棵生命树还能不能保住呢?我的心日夜为它担忧,已经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不行,我得想办法。可是这树在山上是肯定不行了,我干脆把它挖出来栽到家里好了。

  我从小就知道山上的树是不可以随便乱砍的,但是现在大家都砍,虽然是半明半暗的,却也不难发现他们,可是,好像没有人管。我的胆子便大起来,我只要一棵,并且是回去栽而不是烧或者卖,我的心里很坦然。

  我因为要树根,便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把树挖出来,干了一上午也没有结果,到下午再挖时,就被人逮住了。

  亲人啊,我没想到他们会把我带到村委会,要知道我就不去了,我不能让你每次见我都是这狼狈样。

  别人砍多少都没事,我只要一棵就这么麻烦?他们对我很不客气,要罚款,说交了罚款才能让我回家。我的亲人啊,我的口不能说害死我了,他们欺负我是哑巴,欺负我家里没有能干的人。我母亲哪有钱交罚款啊?黑心的人们啊?我诅咒你们!

  没想到我母亲来了,她真的交了罚款。她什么也没说我,就领着我走。我不走,我要树,既然给了他们钱,那树就应该归我,那是我的生命树,我要,我要,我要。

  村干部见我不走,就劝:“快走吧,别多事了。”

  我看到了纸和笔,就写:“我要树,不给树不走。”

  “砍树是犯法的。”干部说。

  可是我没砍树啊?我是挖的。那棵树会被别人砍走的,我不能说给他们,但我心急,我要那棵树,付出多少代价我都要。没有人批给我那棵树,只有人赶我走。走就走,我不管母亲的着急径直上了山,我要继续挖。

  亲人啊,要了我的命吧。那棵树不见了,才不到四个小时,那棵树就没了,只留下树根,他们是砍的而不是挖的。我一阵风似地跑到村委,写下“赔我树”三个字,坏蛋们,你们就会欺负我这样的吗?

  他们没人理我,可恶!我要写很多字才能说清这事,可是我写不出来 ,我的气已经不能控制,我又哭又砸,他们拉我,也打我,我不要命了,我就要那棵树。

  我的亲人,你过来了,把大家拉开,我的脸上一定有血了,否则你不会用那种疼惜的眼光看我。你递给我纸和笔,我泪如雨下,只写了:“我的生命树被他们偷走了。”别人不懂,你是一定懂的,我看到你脸白了。

  坏蛋恶棍流氓!

  我心里狠狠地骂,但我不知道骂谁。

  你问他们我是在哪里偷的树,偷了几棵,你一定知道是哪一棵树,你还记得,因为你发火了,你的脸上是和我一样的气愤表情。你让他们退我罚款。

  不!我要树!我要那棵树活着,我要那个见证永不消失。

  我把退回来的钱扔了,我要树,你的脸惨白,他们在冷笑。我的心忽然像有针在扎。亲人,亲人啊,我伤到你了,我伤到你的心了。我的泪一定是红的,我扭头就走,我的对手为什么是你啊?

  你把钱送到了我家,还有几个字:“树在心里活着。”

  我真痴呆了。我不吃不喝,躺在家里不动,我的母亲急坏了,他给我找来医生,我全给打跑了。我的脑子里全是“树在心里活着”。我的亲人,我害你受苦了,你的心里还有我,你的心里还有情,你心里一定很苦,但你却不能像我这样地发泄。亲人,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这事会伤害到你。你那惨白的脸天天在我脑子里谴责我,我不是人,我是笨蛋!

  亲人,你始终是我的亲人。祥吉是个厚道人,他配得上你。

  终于和你走了个对面,终于给了你一个笑,你明白这是我向你道歉吗?你也还了我一个微笑。亲人,自从嫁到这个村,你第一次完全地给我笑。你原谅我了吗?我忽然觉得活着很有意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