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痴情男人不说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伤心

痴情男人不说爱 方马 2348 2006.04.20 14:22

    一九九二年

  亲人:

  当我看到你来我家拜年的时候,我的心快要跳出来了。你还是来了,虽然你没正眼看我一下,但能在正月初一见到你,我实在开心极了。我相信这一年我都会开心的,这开心是你送给我最好的新年礼物,谢谢你!

  妹妹在走了几年之后终于又回来看父母了,老人高兴得嘴都合不拢,好像大家从来没有过什么不愉快。妹妹变得漂亮了,打扮很入时,她带来一个新的男友,父母什么都不说,只是乐。

  姐姐在正月初三回来,只呆了一上午就走,谁也拦不住她。妹妹的男友给靓靓买了很好看的衣服,还给了靓靓一百块钱压岁钱,靓靓十分留恋小姨。姐姐特别不高兴,硬拉着靓靓走了,眼看着靓靓泪汪汪的样子,我对姐姐也很不满。可是,姐夫没回来过年,姐姐心里正不痛快,妹妹的样子大概又刺激了姐姐,我也不敢去抱靓靓,只能看着她们母女都阴沉着脸离开了家。

  “有什么呀?那个男人又不是什么宝贝,不回来就离!两条腿的猪难找,两条腿的男人遍地都是,谁吃香谁啊?”妹妹很不理解姐姐,就对父母这么说。

  “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父亲说。

  妹妹一见父母说话,她就闭嘴,在外几年,她也学乖了。她的这任男友长得胖乎乎的,看起来挺憨,脸上什么时候也带着笑,像是妹妹的跟班,又像是宠着妹妹的大哥哥。家里人谁也不问他是做什么的,大概都不想惹妹妹不高兴。但能看出来,大家对这个男人都还满意。

  看到他们两个亲密的样子,我就想我们本来也应该是这样的一对,现在却咫尺天涯,同在一个村,你是别人的老婆。唉!不信命又能怎么样?

  春天,姐夫挑明了要离婚。他们本来也没结婚证,说离婚也就离了。姐夫连回都没回。他写回信来,说家里什么也不要,都归姐姐。但房子是姐夫父母的,他们一直住在一起。

  姐姐大哭,说什么也不离开那个家,其实是她没地方可去。她太要强,自己的父母家,她不愿意回来,婆家的房子她也带不走,只有家里那些破烂是她的,她要那有什么用啊?

  姐姐的公婆还算不错,他们心疼孙女,不想让她们母女两个离开,仍然还住在一起,说好只要她没再嫁人,就可以一直住下去。但是,姐夫还有哥哥和弟弟,姐姐在那里是不可能住长久的。

  姐姐还想去找她丈夫算账,我父亲坚决不支持。他很硬气地说:“离就离,闹也没用,还是快打算以后怎么过吧。”

  姐姐认命大概就因为娘家没人为她撑腰,我从她那闪烁的目光是读懂了这一点。她看我的眼神让我无地自容,只觉得我太没用。

  你来了,跟我父母说:“不管怎么说也得办离婚证。如果不办,以后还会有麻烦。”我看着你就像看着姐姐,你们都是因我没用而委屈,我为自己悲哀,十分沮丧。

  “他们就没有结婚证,办什么离婚证啊?”父亲不相信地问。

  “能办。”你很自信地说。你可真是不一样了,当了干部,那股傲气也没有了。我看着你教我父母如何做,看着他们很服气地对你点头,我的心里真像打了五味瓶。

  我忽然想起去年看姐夫,有人说他在那边有老婆,虽然没能证实,但也不是不可能。我就写了条子给你,你看了我一眼,对我父母说:“那就让姐姐去一趟,如果能确定姐夫外边有女人,那还能跟他要些钱。姐姐以后也可以活得好一些。”

  这话我爱听,我知道姐姐手里没什么钱。她这两年都是自己种地养活孩子和她,姐夫很少给她寄钱。她又要照顾我们家,过得很艰难。

  这次是父亲和姐姐去的,看着父亲出门时的镇静,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本来这应该是我的事啊,我明白父母对儿子的希望了,儿子就是危难时候的柱子。而我不是,我不是啊!

  母亲也知道我是没用的,父亲和姐姐走了以后,她对我特别不好,只有靓靓对我好,她缠着我带她出去玩,让我带她上山。我带着她玩,心却在流血,觉得你也离我越来越远了。

  这个世界对我还有什么意义呢?

  在山上,我不禁想你,只有这座山见证着我们曾经的情感。“曾经”,多么残酷的现实啊。亲人,我快要崩溃了,我想你,想你,想你!当他们都觉得我没用的时候,我更加地想你,而且是那种明知得不到还要想的痛苦思恋。度日如年啊!

  父亲和姐姐回来了。两个人都十分憔悴,父亲还是很镇静的样子,只是清瘦了些。姐姐好像大病了一场,脸色苍白,人弱得好像一阵风就能吹走,靓靓高兴地扑上去叫妈妈,她也只无力地挥了一下手。我羞愧地带着靓靓离开了这令人窒息的地方,好像是我害的他们。

  为了姐姐的事,你常来我家,你那么自然地帮着我一家人,让我越来越不敢见你。只要你来了,我就躲到你看不见的地方偷偷看你,心里十分苦涩。见面的机会就在眼前,我却没了见你的勇气。

  人生是什么?就是折磨!盼啊盼啊,把你盼到眼前了,可是,我需仰着脸才能看到你。不用别人说我傻子,我自己知道我是傻子,十足的傻子!想你?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梦啊!我用一生的时间做了一个无望的梦。

  亲人啊,你给了我羞辱。你的能干羞辱了我。

  夏天过去了,一切好像恢复了平静。姐姐在父亲的劝说下搬了回来,家里因为有靓靓而热闹了许多,父母脸上也多了些笑容。只有我,空间越来越小。他们每个人都好像不觉得家里还有我这么个人,我也越来越自卑,生怕占地方大了影响别人的自由。地里的活我最终也没学好,出力气还行,技术一点也没学到,以前学习那股灵气一点也没有了,父亲都懒得再教我。

  我经常一个人呆在山上回忆过去,心里装满了美好的幻想,然后兴冲冲地去村委会看你,再后就灰溜溜地返回山上哭泣。

  好日子啊,只能在梦里才有了。

  看看我记下的东西,年初还万分高兴地写着今年一年都会开心,可是,现在年底了,我并没有看到快乐。你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我呢?我的开心全在你那里放着哪,你给我一点我就有一点。又想见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