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觉醒七夕节,我真不想谈恋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5章都别装了,拔剑吧!

  马车里,王玄机猛地睁开了眼,双瞳中精光爆散。

  这让外边赶马车的老头儿惊了一跳,“你做什么呢?”

  王玄机道,“没事,只是我的七夕之道,又进步了。”

  赶车的蜀老头儿迟疑道,“七夕之道进步了?你是说呵呵对你动真情了?”

  “当然!”王玄机掀开了车帘,看着面前巍峨雄拔的龙虎山,笑道,“我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大师姐在我的心里,留下了一滴眼泪,那是不悔的眼泪,也是真爱的见证!我现在的七夕之道应该已经领悟到了金刚境以上,如果我愿意,我随时可以突破金刚境。”

  “不要突破!”老头儿道,“留在庸人境!你要是入了金刚境,就不能完成李青衣的任务了。”

  “我知道!”王玄机道,“压等级这种事情,我还是清楚的!”

  就在这时,马车前面传来了张家弟子声音,“前面就是我张家龙虎山解剑池,两位身上可有配剑,请下车把剑解下,放入此池!待到出山时候,自然会归还你们。”

  马车停在了一面巨大的寒潭之前。

  一眼看去,那寒池足足有一方足球场大小,寒池里满是冰山冰峰,一封封剑都戳在那些冰峰里,寒气森森,杀气弥散。

  王玄机道,“这么多剑在这,你们这叫有解有还?”

  张家弟子看着王玄机,“这是龙虎山的规矩,还请王少侠别让在下为难。”

  看着张家精英弟子的高冷面颊,王玄机笑道,“我要是不解剑,那会怎么样?”

  张家弟子道,“那你将不能进入龙虎山。”

  王玄机喜出望外,“好啊,我本来就不想进入龙虎山,那我现在可以走了?”

  “站住!”张家弟子发现自己被王玄机耍了,脸色发红,“你杀了龙虎山的客卿,必须去龙虎山上请罪,解剑是必须的,你要是不解,那我们帮你解!”

  王玄机手中寒光熠熠,沧桑古剑扶摇出现在了手里,“哪个师兄要帮我解剑?”

  “我来!”

  说话的张家精英弟子道,“赐教了!”

  张家精英弟子猛地拔剑,剑是很普通的青钢剑,剑招也很朴实,可就这样的一剑戳出来,王玄机的面前硬生生多出来了十几个剑头,每一个剑头都好像毒蛇一样,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足见这个精英弟子的基本功相当扎实。

  铮——

  王玄机倒退一步,身影反侧,手中扶摇剑连剑鞘都没拔出来,直接拿着当刀一样劈了下来!

  张家精英弟子手中长剑径直被击成了两节!

  张家弟子手持断剑,没有后退,反而舍弃了手中断剑,左手朝着王玄机的长剑戳了去。

  他要拿手指和自己的扶摇剑对撞吗?

  就在张家精英弟子的手和扶摇剑鞘怼上瞬间,他的手指上居然生出来一道碧绿色的寒锋剑芒,剑芒睥睨,径直劈向了王玄机的脖颈!

  这,这是?

  王玄机眼神内敛,猛地一磕扶摇剑剑鞘,剑身拽出,霜寒凝结。

  扶摇剑在王玄机的面前凝出来了一层肉眼可见的冰墙壁垒,那碧绿色的草色剑芒撞击在冰壁上化作一捧绿光。

  “反应很快麽!居然能抵得住我金刚境五层的全力一击!那么接下来你还能接得住吗?”

  张家精英弟子笑着,双手飞扬,十指之间又是出现了一道道绿色草芽剑锋,双手挥舞,无数道狭长艾叶剑芒噼里啪啦好像乱雨一样朝着王玄机斩了过去。

  “对不住了!”

  王玄机身影模糊,更快的,次擦一声,漫天的绿森森剑炁里,张家精英弟子的心口多出了个血口子。

  扶摇剑直接贯穿了他的心脉,百步飞剑下,绝不留活口。

  “好快的剑!”

  张家精英弟子,这位金刚境五层的高手最后看了一眼王玄机手里的扶摇剑,身子倒了下去。

  王玄机看着那人尸体,“过分的追求花里胡哨,反而忘记了剑的本来意义,这是杀人的伎俩又不是街头耍把戏!”

  周围地方,一个个张家弟子怒叱不绝。

  “该死!他杀了端午节节令士张师兄!”

  “快去给管事报告,这太渊城王玄机不知好歹!杀了龙叟客卿,还拒绝解剑杀了张师兄!”

  “王玄机,你今天在劫难逃了!要想死的好看点,现在束手就擒还来得及!”

  一行张家弟子怒骂连连,却始终没有人敢对王玄机招手。

  王玄机则是和蜀老头儿聊了起来,“那人是端午节令士?”

  “嗯!”蜀老头儿道,“很有趣吧,他的那一手凭空编出来艾草剑的剑法,让你刚刚慌了吧。”

  王玄机大哦,“一柄草而已,有何可怕?”

  蜀老头笑道,“可别小瞧这一根艾草,一草斩断日月星辰的端午节令士可不少!端午,重阳是两个最容易出剑道天才的节令种类!”

  王玄机看着蜀老头儿,“你看我杀人,而不阻止我,你不担心张家高手出来杀了我吗?”

  蜀老头儿道,“我担心什么啊?杀人的是你,到时候张家报复的时候死的也是你,我慌什么啊!”

  王玄机道,“你是不是有底牌?张家的人不敢动我们?”

  “没有!”

  “有的!就和上次一样,你在湛卢城里把湛卢剑和顾仲安截断了联系!”王玄机信誓旦旦的道,“你应该修行某种特别的功法,可以让剑客和他的剑不能够联系,对不对?”

  蜀老头儿摇头晃脑的道,“我会的老多了,你说的这个不算什么!就算是张家现任的剑魂来,都得跪下来叫我爷爷,这样里总安心了吧!”

  王玄机看向了张家山道上,“我要和张人凤一战,不管结果如何,你都不要出手。”

  蜀老头儿听此,“你有几分把握获胜?”

  “五五开吧!”王玄机看着山上,“我已经感受到了一股凌厉的剑意,在朝我示威,那一股剑意的主人境界不高,也就庸人境,可是剑意很凌厉,那应该是张人凤了!”

  蜀老头儿道,“如果能击败张人凤,那你这次就露脸了!”

  王玄机道,“可张家的老不死要是不要脸把我干掉了怎么办?”

  “干不掉的!”蜀老头看着龙虎山,“你放心和张人凤打斗就是了,我保你性命无忧!”

  “有你这句话就行!”王玄机弹了弹扶摇剑,“人来了,我要上山了,你在山下边等我就行。”

  蜀老头道,“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