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客栈武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月夜追杀

客栈武林 鞠图 4072 2019.05.30 16:17

  “流年不利啊。”王金宝捂着胳膊上的伤口,在山林之中穿行着,心中却忍不住一阵的悲观。

  虽然凭借着出众的身法勉强从李大力和路霄的联手堵截中逃了出来,但在出逃之时依旧还是被路霄在胳膊上留下了一道不浅的伤口。尽管没有伤到骨头,可胳膊已经逐渐失去知觉,伤口依旧还时不时向外渗着血水,王金宝心中清楚,只怕今后自己的这条胳膊就要废了。

  但身后传来的声音却让王金宝根本无暇去顾及自己的胳膊今后是否还能痊愈,若是今天不能逃过身后二人的追杀,他丢的可就不仅仅只是一条胳膊了。

  王金宝心中发狠,刚刚有所松懈的身体,咬着牙再次生出几分力气,支撑着他继续奋力的向着阴暗的树林之中窜去。

  头顶的月亮是如此的美丽,宛若银盘,撒下的月光又是如此的明亮,仿若亮银,但此时的王金宝却恨不得能够化身为传说中吞月的天狗,将这发出明亮月光的月亮一口吞进肚中。

  好在,偏远的窑镇不同于新安县城,周围还有不少的树木,能够让王金宝在这月光的照射下,暂时的隐匿一下行踪。不过,可惜的是,缀在他身后的路霄和李大力不是什么初入江湖的菜鸟,而是极善追踪的锦衣卫,哪怕王金宝藏得再好,那被隔开的伤口散发出的血腥气,始终引着嗅觉灵敏的路霄,循着血腥之气追踪而来。

  “该死的锦衣卫。”知道对方是循着味道追踪而来的王金宝,除了在心底狠狠的诅咒、咒骂着对方之外,根本想不出任何应对的办法,他是匆忙之间出逃的,身上除了那封写到一半的密信之外,根本没有携带任何其他的东西,根本不可能掩盖伤口散发出的血腥气。

  “该死的番子。”王金宝在咒骂着路霄,而路霄同样也在咒骂着王金宝,原本的他,心中很自信的认为东升客栈中不可能再有什么身份特殊的人物了,但没想到,转瞬之间,他就被打了脸,若不是李大力谨慎,说不得这一次他真的就要吃下大亏。

  而之后,在确定了对方的身份,并堵住了对方之后,路霄心中再次自信的觉得,在他和李大力的联手之下,对方根本不可能有逃走的机会,可这一次,打脸来的更快,对方竟然拼着挨了他一刀,奋力的逃出了东升客栈。

  一连两次,一次比一次更响的耳光声,让本就骄傲无比的路霄如何能够受得了,他此时当真是恨不得能立刻就抓住王金宝,将其碎尸万段。

  而路霄身边的李大力,虽然同样吃惊于王金宝在逃命时表现出的果决与身法,但和相比于感觉脸面受损而怒火中烧的路霄,他则更担心王金宝逃出去后可能造成的可怕后果,他的身份虽然现在还未暴露,哪怕是路霄此时也不知道他的真名,但东厂名声在外,李大力不认为对方会查不出自己的跟脚,到时候,他自己身处危险不算什么,他更担心会连累到路霄父子,所以,相比起路霄,他的内心其实更加的焦急。

  窑镇外,两追一逃。

  窑镇之内,三人消失之后的东升客栈之中,又一个瘦小的人影有些鬼祟的出现在了后院之中,正是东升客栈之中剩下的最后一个伙计,白十二。

  “真没想到,这小小的东升客栈里是藏龙卧虎啊,李大力能和锦衣卫扯上关系就算了,竟然连平日里看上去有些木讷的王金宝,也是东厂出来的番子,啧啧。”漫步在月光之下,白十二看上去稚嫩无比的面孔之上,满是感慨。“不过这偏僻的小镇子上,到底有什么东西能值得锦衣卫和东厂这等庞然大物齐聚?”感慨过后,随之而来的便是浓浓的疑惑。

  之前的他就有些奇怪于这件事,但却被对李大力的身份的怀疑压制着,此时,李大力的身份已经昭然若揭了,这个问题终于摆到了最上面。

  但很可惜,无论他再怎么好奇,再怎么绞尽脑汁,在根本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也只不过是在白费脑细胞罢了。

  “算了,”果然,稍稍头疼了一下之后,白十二便放弃了继续思考这个肯定得不到答案的问题,“还是先去看看王金宝那里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吧。”

  脚下瞬间提速,白十二几个闪身便来到了依旧紧闭着门,却开着窗的王金宝房间外,脚下一蹬,灵巧的翻身进了屋内,便开始一通翻找。

  但早已被路霄翻过一遍的房间,哪里还会留下什么有用的东西,翻了半天,除了窗边地上放着的那方小砚台和毛笔外,整个屋内根本没有任何值钱或有意思的东西,这让白十二不由的失望无比。

  本着贼不走空的原则,最终,他还是踹起了砚台和毛笔,虽然他不喜欢舞文弄墨,但他觉得以后等这件事的风声过去了,李大力和那群锦衣卫离开了之后,拿来当礼物送给掌柜孙吉也是不错的选择。

  “可惜啊,掌柜的今天是白高兴了,李大力是回来了,王金宝却消失了,而且这一回应该是真的消失了,掌柜的县城这一趟看样子是跑不了了。”嘴上说着可惜,但白十二脸上的神色却怎么看怎么像幸灾乐祸,只是他没有想过,东升客栈少了个厨子是不行的,但少了个伙计却并不是什么问题,王金宝这回消失了,倒霉的并不是掌柜的,而是他这个伙计,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只怕他就要过起前面伺候人,后面伺候牲口的日子了。

  跃出王金宝的房间,白十二又将目光看向李大力的那间屋子,但心中想了一下之后,他便放弃了趁现在李大力不在,前去搜索一番的诱人念头,毕竟,和王金宝不一样,李大力最终可是要回来的。

  虽然不知道这些锦衣卫们是否真像江湖传说之中的那般恐怖,但小心一点,终归还是好的,没有了王金宝这个东厂的密探,今后整个窑镇,就是锦衣卫一家的天下了,为了不能确定的回报去招惹对方,实在是有些不明智。

  想到这里,白十二心中便觉得这一次要是王金宝能逃出去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可惜,白十二的愿望要落空了。

  虽然一路咬牙坚持着向阴暗的树林之中逃窜,但王金宝胳膊上那道一直未能妥善进行止血、包扎等处理的伤口,却成为了黑白无常手中逐渐收紧的锁魂套。

  伴随着鲜血不停的渗漏而出,王金宝的脸色也慢慢的失去血色,这是失血过多的征兆,而紧跟着,失血过多的症状便在王金宝的身上一一出现。

  王金宝感觉头开始变得昏涨,眼前开始不停的冒着金花,身体逐渐的变冷,而最致命的,却是他的腿开始变得无比沉重,脚下开始拌蒜,最终,双腿终于只撑不住,摔到在地。

  “吾命休矣。”虽然身后还未传来那两个索命鬼追来的声音,但王金宝心中却很清楚,要不了太久,那两个家伙便会出现在自己面前,带走自己的生命。内心深处,他自然是不想坐以待毙的,但失血过多,浑身无力的他,此时除了坐以待毙外,根本做不了任何事情。

  “不,我还能再做最后一件事,让那两个该死的锦衣卫难过一辈子的事。”已经闭上了眼睛的王金宝,猛地睁开了眼,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抓了一把土,按在了自己的伤口上,暂时减缓血液的流失后,摸向了怀中那张写满了蝇头小楷的纸片。

  虽然还未写完,但王金宝相信,只要这张纸到了东厂的人手中,让东厂的人知道锦衣卫在窑镇上开了一间客栈作为据点,那便会立刻引来整个东厂的注意力,到时候,无论锦衣卫有什么企图,肯定都难逃东厂的探查。

  头脑一片混沌之下,勉强想透了这一点的王金宝,眼中燃起了熊熊的火焰,那是复仇的野火。

  这复仇的野火给了他最后的力量。掏出靴子内夹层中一直藏着的匕首,王金宝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在树根下挖出了一个小坑,奋力的在树根之上掏出一个小洞,将怀中折好的纸片塞进去小心的填埋后,刻了一个小到不起眼的标记。

  看着这费了自己近乎全部的力气才完成的“杰作”,王金宝满意的笑了一下,但马上,他便支起身体,开始继续向后方爬去。

  同为朝廷鹰犬,他很清楚身后那两个索命鬼的手段,虽然自认自己已经做到了极致,但若是不辅以假的诱饵,恐怕还是很难瞒过他们。

  王金宝在地上缓慢但坚决的爬行着,身体越来越重,眼皮也越来越重,他很清楚,自己差不多快要到达极限了,哪怕身后的那两个索命鬼突然间被剥夺了五感,放过了他,只怕他也要被真正的黑白无常勾去魂魄,魂归地底,或者就此横尸于此,被山中野兽啃食,就此成为孤魂野鬼。

  但无论是下地狱受罚,还是就此成为孤魂野鬼,王金宝都要拉上身后那两个该死的锦衣卫给自己陪葬。

  怀着这般狠辣心思的王金宝终于爬到了自己的目的地,另一棵树木下,拿起了以往在手中轻若鸿毛,此刻却仿佛比泰山还要重的匕首,王金宝在树上刻了另一个标记,相比起之前那个半掩埋与泥土之中的标记,虽然他的生命力更弱了,但这一回的标记却更加的清晰了。

  终于,刻完了标记的王金宝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但马上,身后,便传来了熟悉的响动,王金宝知道,那两个索命鬼终于到了。

  知道自己必须抓紧时间的王金宝如同回光返照一般,手下的动作猛地快了三分,手中的匕首,飞快的在地上挖出了一个小坑,然后从身上掏出那块象征着自己身份的马牌丢进了坑中,迅速的掩埋起来,然后,奋起全身的力量,将手中的匕首,向着更远的地方丢了出去。

  终于,做完了这一切的王金宝,像是终于没有了遗憾一般,支起双手,想要爬起身来,依靠着树木坐下,但很可惜,刚刚那一番的动作显然早已榨干了他身体中最后一丝力气,不停努力着的他,身体还是止不住的一次又一次次重重的摔回地上。

  而就在王金宝努力的一次次想要从地上爬起,又一次次失败的时候,路霄与李大力终于循着空气之中那浓重的血腥味来到了王金宝的身前。

  “哟,你怎么趴下了,”看着努力的想要爬起身但又一次次失败的王金宝,怒火中烧的路霄一脚踩在王金宝的肩膀上,一脸讥讽的冷笑道,“跑啊,给老子我继续跑啊。”

  “好了,先看看他的情况。”看着路霄折辱着王金宝的表现,李大力忍不住皱了皱眉,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让路霄赶紧先看看王金宝的情况。

  “呵,还有什么好看的。”随意的打量了一下王金宝那覆盖着泥土的伤口,路霄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这么大的伤口,又被我们追了十多里地,就算是一头健马血也该流干了。”

  李大力沉默着没有张嘴,脸上的神色有些复杂。

  虽然因为王金宝东厂番子的身份,为了自己的安全和路霄与其父亲的安危,李大力是不可能放过对方了,但彼此之间朝夕相处了数年时间,他也不是草木,终归还是有些感情在的。

  “兄弟,不要埋怨哥哥。”用手抬开路霄压在王金宝肩上的脚,李大力蹲在王金宝身边,低声的说道,“在这江湖上,从来就是这样,今日你若是不死,那明日只怕死的就会是我了。”虽然不知道王金宝此时到底是醒着还是昏着,但李大力这些话显然更多是在说给自己听的,“虽然哥哥我早在十几年前就该死了,但这么多年下来了,哥哥我确实是还没有活够,”李大力的脸上闪过一丝歉意,“所以,现在只能让兄弟你先上路了,哥哥欠你的,就只能下辈子再还你了。”

  月光下,话音落,刀光起,人头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