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客栈武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反转

客栈武林 鞠图 4112 2019.05.26 22:32

  江湖说大也大,说小也小。

  哪怕是自十多年前自京城亡命出逃,自认也已经是个“老江湖”的李大力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小小的窑镇之上遇到路霄这个师侄,而且,这个师侄竟然还是自己一直暗中观察、躲避的那群朝廷鹰犬的头头。

  “真是,”躺在自己的床榻上,憋了半天,李大力憋出了四个字。“造化弄人啊。”

  李大力这边十分好糊弄,无非就是咒骂一下那些告诉白十二自己跳河逃跑的人都是长舌妇,顺便再拿出路霄自新安县甚至是京城带来的一些笔墨或纸张,送给孙吉,告诉好奇自己为什么这么晚归来的三人,是担心镇子上没有什么好货,所以跑到新安县里去购买给孙吉的赔礼。

  也许东升客栈里的三个人还会有些怀疑,但却也不会太过怀疑,毕竟李大力还是回来了,孙吉省的老远跑去城里一趟麻烦东家马一鸣再请厨子,白十二也省的独自支撑客栈的运转,多费体力和心神,而王金宝则是无所谓的,无论李大力回来还是不回来,他要做的,永远都是围着后院那些牲畜们转,伺候好他们就万事大吉了。

  所以,虽然对李大力消失了近一天还心有怀疑,但表面上三人却不会再去提起,毕竟,人活于世,谁还没有自己的小秘密吗?

  而对面的悦来客栈之中,路霄就有些麻烦了。

  身为锦衣卫在此地的最高长官,独自一人追踪了那甩开追踪,逃出包围的李大力近乎一天的时间。要说一群担心受怕的手下心中没有埋怨那显然是不可能的,身为锦衣卫,他们可都很清楚,要是路霄除了点什么差错,那自己会面临什么样下场。

  好在,这祖宗最终还是平安回来了,悦来客栈上至赵清,下至最低级的力士,心中全都松了口气,虽然路霄是空着手回来的,看样子并没有抓住那李大力,但他们心里已然不敢再奢求更多了,那李大力跑了就跑了吧,虽然会受点责罚,可远比路霄出了什么差错要轻多了啊。

  但是,马上,他们就发现自己错了。

  因为就在路霄回来之后不久,他们就无比愕然的发现,那在他们的想法中,早已从路霄手中逃脱,现在肯定不知道已经跑到什么犄角旮旯躲藏的李大力,竟然大摇大摆的回到了东升客栈之中。

  这一下,悦来客栈之中的所有锦衣卫,眼睛全都掉到了地上,每个人心中想的都是一个问题,“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心中怀疑的他们,自然很想立刻就知道答案,可是路霄自回到客栈之后便立刻回了自己的住处。

  若是路霄只是个校尉,哪怕是像掌柜赵清一样,只是个总旗,他们壮壮胆子也许还敢凑上前去,陪着笑脸,向路霄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可路霄毕竟不是总旗,而是比总旗高两级的百户官,还是整个新安县锦衣卫的最高长官,就是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不开眼的凑过去啊。

  所以,他们就只能把希望放到客栈中,官职最高的赵清身上了。

  但赵清此时心里可比他们要忐忑不安多了,自发现路霄消失,他就已经设想过三种可能发生的情况,甚至已经如何这三种情况的手段琢磨的差不多了,可谁能想到,最终会是这样一个完全出乎他设想的结果。

  因此,哪怕看到了手下那些校尉、力士们的目光,他也完全就当看不见,坐在柜台之中,半闭着眼,脑袋高速的运转着,希望能够在路霄召见自己前,找出最符合现在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以及应对的方法,尽量保住自己的小命,当然,要是可能的话,他也不介意连自己的官职也一起保住。

  在一众手下无比好奇,赵清又全力的想着如何保全自己性命以及官职的时候,他们的关注点,房间之中的路霄在干什么呢?

  他在写信。

  虽然李大力这个路霄师叔的身份,无论从言语还是武功上看,似乎都没有什么问题,甚至是在有可能取了路霄性命的时候还放了路霄一马,在路霄告知身份,请他一起返回镇子上的时候,也很快就答应了下来,但路霄心中却依旧不敢十成十的相信对方,所以,他必须向自己的父亲确认一下,看看李大力是不是真的是自己的师叔。

  “赵清。”飞速的将李大力的情况写于纸上,再按照父子二人之间的密写手段做了一番处理,重新誊抄一遍,烧掉之前那张明文信,装进信奉,用封漆密封之后,路霄终于说出了自回到悦来客栈之后的第一句话。

  “属下在,”尽管还未理清头脑之中的混乱头绪,尽管心中无比的忐忑,不知自己究竟会受到何种的惩罚,但赵清依旧不得不硬着头皮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路霄的面前,“不知百户有何吩咐?”

  “立即派人将此信以最快的速度送到本官在京城的府上,交予家尊手上。”路霄将信封微微向前一递。

  “是,属下遵命。”赵清稍稍有些发愣,不知道路霄怎么突然会来这么一出,但马上,他就回过神来,立刻恭谨的双手接过路霄手中的信封,继而嘴唇微动,想要问问有关李大力的事情。

  但路霄却抢在了他之前,抢先开了口。

  “家尊受到此信后应该会回信与我,命送信之人不要立刻就回来,待拿到家尊的回信后,再行返回。”说到这里,路霄停顿了一下,想了一下后,还是再次开了口,“人今晚便走,记住,一定要快,而且要保密,明白吗?”

  “是,属下明白了。”听到这里,赵清的心中其实是松了口气的,因为路霄这一次命他办的事并不是公事,而是向京城送家信这样的私事,这足以证明,他在路霄心中还没有落到最坏的那种境地。

  只是之前李大力的事情是路霄命他全力以赴去做,而且还十分重视的模样,怎么现在,看样子却一副不想再提,甚至当做从未发生过一般,这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够令路霄的态度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怎么?”看着得了命令的赵清,依旧拿着信封站在原地,路霄眉头微皱,有些不悦的问道,“还有什么疑问吗?”

  “没有,没有,”赵清连忙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想要离开,毕竟,路霄似乎都不在乎李大力这件事了,那他这个办砸了差事的似乎顺手推舟,就此同样装作无事发生,自然是对他最有利的。

  可人就是如此,越是路霄不追究这件事了,赵清心中就越是对这件事无比好奇,想要探究真相,哪怕他知道这么做对自己来说肯定没有好处。

  更重要的是,赵清不明白路霄心中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是彻底不追究这件事了,还是,只是暂时不追究了,亦或是想要用这件事当做今后拿捏自己的把柄,所以,尽管知道也许会惹怒路霄,横生枝节,可赵清咬了咬牙后,还是决定开口询问一下。

  “不过,百户,那李大力。。。”

  “不该问的事情不要多问。”听到赵清那带着七分小心,三分探究的语气,路霄的脸瞬间冷了下来,“你加入锦衣卫可比我还要久,难道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吗?还是说,你想要我现在教你?”

  “属下不敢!”察觉出路霄那冰冷脸色背后的淡淡杀意,赵清瞬间息了自己那点小心思,哪怕平日里并无差错的情况下,惹恼了上官也无半点好处,更何况,现在是刚办砸了差事。“是属下多嘴,还请百户宽恕。”

  “哼!”轻哼一声,似乎是对赵清的态度还算满意,路霄的脸色缓和了一些,“人有好奇心是正常的,但在诉诸于口之前,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懂吗?”

  “多谢百户教诲。”赵清心底松了口气。“那属下告退。”

  “嗯。”路霄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赵清躬身退出了房间,恭谨的将门关了起来,路霄端坐于椅子上,端着茶碗,微闭着双眼,似乎是在享受茶水的香味。

  但待到听出赵清的脚步已然远离,路霄脸上的神色却突然松懈了下来,嘴上更是长长的出了口气,脸上颇有些庆幸与小得意。

  哪怕表现的再过成熟稳重,甚至是狠厉阴沉,他终究还是个不过二十余岁的年轻人。

  虽然一时冲动之下,加之想要稳住李大力,向父亲路辛问清楚李大力是否真的是自己的师叔,路霄请求李大力返回窑镇,返回东升客栈,但直到和李大力回到镇子上,路霄也没有想出个足够完美的理由,足够说服一众手下不再怀疑这件事,怀疑李大力的理由。

  毕竟,和李大力所呆的东升客栈不同,悦来客栈虽然名义上只不过是一家豪奢了一些的客栈,但骨子里,毕竟是锦衣卫的据点,其中的每一个人都是锦衣卫,哪怕他是上官,若是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也难保不会出现问题。

  到时候,连累李大力彻底暴露,失手被擒事小,万一连累到他自己和他父亲的身上,那才真的是无妄之灾呢。

  想到这里,路霄不禁有些头疼,心中更开始有些后悔了,当时自己就不该大包大揽,让李大力跟随自己回来的,就此别过,回来还能用未能抓住对方做借口,同时将罪责全部推倒赵清这个办砸了差事的手下头上,可现在,又该如何去做呢。

  好在,他身为分管新安县的百户,官职最大,强行压制一阵子,想来应该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只希望爹这么多年的经验能帮我想到个办法吧。”站在窗前看到后院那个得了赵清命令,正在牵马离开的手下力士,路霄低声呢喃了一句,将希望放到了自己父亲的身上。

  。。。

  “嘿,这悦来客栈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天都快黑了,还有人骑马离开的?”天色将晚,正在上板关门的王金宝听到了那熟悉的马蹄声,立刻循着声音望去,正好看到了那个正策马扬鞭而去的锦衣卫力士,不由的啧啧称奇。

  “你怎么知道这个是悦来客栈的人啊?也许是投店的客人突然有急事要走呢?”孙吉得了李大力从路霄那里拿来的好纸好笔和好墨,心情显得不错,化身杠精,和王金宝逗着闷子。

  “哼,我们和对面都做了快半年的对门了,难道还能连对面的人都认不出来不成?”王金宝却有些当真了,顿时轻哼一声,带着不快的反击道。

  “哈哈,”孙吉见他当真了,顿时就乐了起来,“你这个家伙,让你当个伺候牲口的伙计还真是屈才了,你啊,就该去当那追捕人犯的快班衙役,被你看过的人犯啊,肯定每一个能跑的了的。”

  “行了,掌柜的,你就别调侃金宝哥了,”一旁的白十二有些看不过眼了,帮腔道,“这天马上就黑了,您啊,还是快点回家吧,今儿得了大力哥送的这么些好宝贝,可得抓紧送回家藏起来,免得被婶子看到了,又要大发脾气,骂你胡乱糟蹋钱了。”

  “呵,就你这小竖子牙尖嘴利。”虽然白十二的话有些损,但孙吉还不至于这么轻易就发火,笑骂了两声,便收拾好已经欣赏半天的礼物,像往常一样吩咐一下白十二和王金宝后,便离开了客栈。

  上好了大半边门板,给有可能还会前来投宿的客人留了道门后,王金宝便反身去了后院,天色将晚,相比起只有桌椅板凳的前面,还是后面那些牲畜们比较重要,在关门之前,他还要再查验一遍,这已经是他多年来的习惯了。

  当然,查验完毕之后,他就没有可以休息了,至于前面的,自然就交给白十二了。

  刚刚还热闹的大堂,转瞬间就只剩下了白十二一人。

  若是以往,白十二在王金宝离开之后,便会立刻结束手上的一切,关门上板,早早的回去休息,但今天的他,却一反平常,就这么呆愣愣的依靠在柜台上,在脑袋里回忆着这一天里发生的种种不平常的事情。

  似乎,想要从中得到某些启示,有关李大力,有关悦来客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