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客栈武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留你不得

客栈武林 鞠图 4116 2019.05.28 23:29

  东升客栈后院,皎洁的月光洒在地上,将一切都映照的有些泛白,看上去颇有一种朦胧的美感。但躲在客栈大堂之中的王金宝却根本无心欣赏眼前的美景,因为此时的他心乱如麻。

  出于怕死的本能,王金宝向来都是小心谨慎,很多时候,哪怕是有可能得到一些十分重要的情报,他也会因为需要冒上不少风险而选择放弃,以保全自身的安全和身份为主。

  所以,在听到有人翻墙进了客栈之后,他便第一时间迅速的躲藏到了大堂,但随着时间流逝,心中渐渐冷静下来的他,却开始有些踌躇,他不知道自己这一次是应该继续和以往那样以保全自身为主,还是应该冒一些风险,秘密的接近李大力的房间,去偷听一下那个半夜秘密潜入客栈的锦衣卫与李大力之间的密谈。

  若是以往的时候,他自然不会有任何的踌躇,会一直留在客栈大堂之中,直到对方离开,李大力重新睡下之后,再悄悄的返回自己的房间,装作从未知道过这件事一般。

  但事情涉及到了死对头锦衣卫,王金宝就心中就有些意动了。

  小镇之上的生活十分平静悠闲,他每日虽然要忙前忙后,还要一直伺候那些牲口,但这么多年下来了,他也已经习惯了。

  可习惯了是一回事,是否想要一直这样呆下去却是另一回事了。

  几年之前,他犯了错误,而且还得罪了上官,所以才会被发配到这样一个地处偏远,而且似乎永远都不可能发生大事的小镇上,进行秘密的潜伏,成为一个暗探。

  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有些认命了,做事的时候才会得过且过的以确保自身安全为准则,因为他心中明白,无论他再怎么认真,在这么一个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小地方,也不可能立下足够让他离开这里,返回京城的功劳。

  但自从依靠对锦衣卫的了解,嗅出对面悦来客栈里那些“同行”们身上的味道后,他的想法就开始慢慢发生了变化。

  身为曾经在京城之中待过的人,王金宝很清楚自己所在的东厂和锦衣卫之间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所以,他也很清楚,只要自己能够在这群“同行”们的身上有所斩获,那无那个当初自己得罪过的上官再如何讨厌自己,也不得不捏着鼻子承认他的功劳,从而使他逃离这个偏远的小镇。

  到时候,就算没办法再返回京城,被调到繁华的江南,无疑也是极好的。

  他的设想极好,而对面那群锦衣卫们的表现则让他对自己的设想有了更充足的信心。

  本来身为精锐力量的锦衣卫秘密的调动如此之多的人力物力,跑到这么个小镇之上建起客栈充做据点就已经是非常反常的情况了,现在,在刚刚站稳脚跟的情况下,就开始秘密的调查四周的情况,清除周围可能的威胁,无疑更说明了,这些锦衣卫们是在谋划一件大事。

  而从自己还未接到东厂任何有关这件事的消息来看,王金宝心中敢肯定,东厂只怕还不知道锦衣卫们谋划的这件事和这一连串的大动作,所以,只要等到明天,让他把有关注这件事的消息通过东厂的渠道传回去,那他便立刻就会立下大功。

  想到这里,王金宝又开始忍不住在心底诅咒当初那个将他发配到这里的上官,咒骂东厂里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害的自己空有这么重要的情报,竟然要间隔半年之后才能发出去。

  其实王金宝的心里很清楚,东厂的做法,其实是对的,毕竟,这么一个偏僻的镇子上能有什么重要的消息。要真是这样做了,那只怕让东厂再扩大个十倍,人手也难以满足要求。半年一次,很合理。

  但清楚归清楚,王金宝心中的咒骂却一直没有停过,他必须要利用这样的咒骂来宣泄一下心中的紧张感,同时给自己一个动力,一个放下坚持了数年的信条,甘冒风险,悄悄靠近李大力房间去偷听的动力。

  他已经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小镇上呆够了,虽然以他已经收集起来的那些消息也差不多能够令他离开这里了,但他不想放弃眼前这个更进一步的机会。江南的繁华之地虽然很好,但若是可能的话,谁又不想留在权力的中心——京城呢。

  只要能够不引起李大力和那个锦衣卫的注意,摸到李大力的房屋外,他也许就能偷听到解释李大力这件事其中诸多疑点的消息,甚至进一步的揭开李大力的身份,揭开锦衣卫究竟是为了什么才会来到这个小镇。

  王金宝的直觉告诉自己,只要他真的能解决这两个问题,那他必然能够立刻立下大功,甚至获得厂公的关注与青睐,而只要得到了厂公的青睐,那个一直压在自己头顶的档头就是个屁,到时候,就是该自己好好报复对方的时候了。

  于是,心中怀着憧憬、复仇等种种渴望情绪的王金宝,终于勇敢的迈出了第一步,虽然长久以来的习惯,让他的脚在落地之前还是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但马上,被心中数种情绪激励着的他便恢复了正常,如同之前离开自己的房间一样,运气轻身的身法,缓慢且无声的靠近着李大力的房间。

  客栈的大堂据李大力的屋子并不算远,虽然走的十分缓慢,但王金宝依旧很快就来到了李大力的屋外,小心的观察了一番四周之后,竖起了耳朵。

  但一如寂静的月夜,李大力的屋内同样十分的安静,根本没有如王金宝所猜测的那样,传来低微的,压低了嗓子的谈话声。

  “难道我猜错了,那人不是锦衣卫,不是来寻李大力的?”王金宝皱起了眉头,心中不由的奇怪起来,“可客栈之中,除了李大力和我,就只剩下那个滑头的小乞丐白十二了,难不成是来找他的?”王金宝感觉有些荒诞,轻轻的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虽然白十二平日里的种种表现有不少奇怪的地方,但在东厂呆了数年,来到这个小镇又经历了数年时间,对白十二这样的少年人那些奇怪的地方,王金宝却很清楚原因——不过又是一个被各种话本教坏了的小娃娃罢了,再加上其之前乞丐的身份,其对所谓的江湖有过剩的好奇心,无疑是很正常的。

  “可若不是白十二,也不是李大力,那还会是谁呢?”重新理清了思路的王金宝,心中不由的开始思索起来,同时耳朵竖的更尖了,希望刚刚只是因为对方正好结束一次交谈而短暂陷入沉默。

  可是,除了时不时自马厩那边传来的牲畜发出的种种声音之外,他的耳中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这让王金宝有些焦躁,同时心中也隐隐的感觉有些不对劲。

  “不好!”突然,终于察觉出什么地方不对劲的王金宝悚然一惊,心中惊呼一声,立刻便想作势向自己房间的方向扑了出去。

  但很可惜,他察觉的有些太晚了。

  一柄钢刀突兀的出现在王金宝的眼中,如水的月光下,钢刀竟然如在阳光下一般,反射出了一道光芒。

  光芒虽然并不刺眼,但随着光芒袭来的钢刀却是要命的。

  身子本已全力冲了出去的王金宝,眼看就要和迎面而来的钢刀来上一个亲密接触,心中大急之下,连忙双手下撑,勉强停下上身后,顺势利用惯性,将身体扭了过来,双脚奋力的踹向那似乎想要取了自己性命的钢刀,在钢刀要斩到自己身上时,将刀锋踹的偏离了几分,悬而又悬的闪过了身体,劈到了地上。

  “好身法。”手中钢刀落空,李大力的脸上也没有多少的懊恼,顺势挽了个刀花,从容站定,看着刚刚经历过生死之间大恐怖的王金宝在那里剧烈的喘息着,还心情不错的夸赞了一句。

  “呵,李大力你的刀法可比你的厨艺要强太多了。”看着气定神闲的站在自己面前的李大力,王金宝心中一沉,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一句,眼睛与耳朵却运用到了极致,想要找出那个潜入客栈的锦衣卫所在的位置,堤防对方随时随地可能的偷袭。

  “其实,我之前以为会是白十二那个愣小子,没想到最终来的却会是你。”看着面前有些陌生的王金宝,李大力忍不住有些感慨,“你隐藏的可真够深的,若不是今天这个诱饵足够诱人,恐怕你还会一直继续藏着吧。”

  “这是你故意设计的?!”王金宝瞳孔一缩,语气带着深深的忌惮,“你早就知道有人会前来。”

  “当然不是了,”李大力摆了摆手,“你把我想的太精明了,我怎么可能能算到这一点,只不过,”李大力咧开了嘴,脸上的笑容看上去十分欠打,“试一试总是好的不是吗?”

  “的确,是我太冲动了,”王金宝神情有些颓然,“我早该想到的。”

  “好了,事到如今你再怎么后悔也已经晚了,我们还是来谈谈一些有用的事情吧。”随意的将刀扛在肩膀之上,李大力就如一个得手的剪径蟊贼一般,用略带得意的眼神,像看待剪径所得财物一样看着王金宝。

  “你想知道什么?”王金宝似乎真的是认命了一般,低声问道。

  “你的身份,你的目的。”李大力的回答很简洁。

  “我的身份是锦衣卫校尉,在数年前得到命令秘密的潜伏于此,监察镇上的一切。”“认命”的王金宝,嘴中吐出的却是完全虚假的消息,而他在一边说着这些没有一个字是真的内容时,眼睛则紧紧的盯着李大力的脸色,打算从对方的神色中看出一些端倪。

  “锦衣卫?”李大力轻轻的皱起了眉头,带着十分不满的脸色,一边说,一边将原本扛在肩头的钢刀放在眼前,眼中冒出了危险的光芒,“锦衣卫怎么会跑到这么偏远的小镇之上潜伏,这小镇又有什么好监察的?呵,难道你以为我们共事了几年时间,我就不会杀你不成?”

  观察着李大力的神态,王金宝心中有些混乱,他有些分不清,对方脸上的神色到底是真的,还是只是单纯的在演戏。

  “你有所不知,我之前得罪了百户,但罪不至死,所以,才会被他发配到这偏僻的小镇上。”虽然心中暂时有些难以判断,但这却并不妨碍王金宝继续演下去。

  “哼,那个百户姓什么叫什么?”李大力轻蔑的哼了一声,脸上写满了不信任。

  “呵,就算我告诉了你,你又如何知道是真是假呢?”王金宝轻笑一声,“还是说,你有能力去锦衣卫之中查证真假?”

  “啪啪啪。”李大力没有开口,但自李大力的身后,却突然传出了一阵鼓掌的生意,继而,路霄带着不屑的声音响了起来,“真不愧是东厂的番子,哪怕到了现在这种境地,竟然还有闲心来试探我们。”

  看着自李大力身后闪出的路霄,王金宝脸上神情突变,死死的盯着对面的路霄与李大力二人,眼中却忍不住露出一丝懊悔。

  之前他就在奇怪那一个潜入客栈的锦衣卫,究竟埋伏在了什么地方,所以哪怕嘴上不停的和李大力打着机锋,但却一直没有放松警惕,提防着对方的偷袭。

  可他却没有想到,对方根本就没有埋伏起来,而是偷偷的去了自己的房间,翻找一切关于自己身份的有用东西,李大力之前的种种表现,只不过是为了拖住自己罢了,若是他能早一点想到这一点,进而不顾一切的逃出去的话,那他心中有七分把握能够安然逃出去。

  可是现在,对方已然找到了需要的东西并安然返回,那他再想逃跑的话,机会就已经十分小了。

  “你我同是为皇上办事的,当真要弄成你死我活的场面吗?”身份既然已经暴露了,那王金宝也不想再虚与委蛇下去了,但最后的一丝渺茫的希望,他还是忍不住想要试一试。

  “呵,正是因为你我都是为皇上办事的,我才,”路霄悍然拔刀在手,瞬间向王金宝扑去,而直到他身体暴起,嘴中最后几个字才传到王金宝的耳中。

  “留你不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