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客栈武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悦来客栈

客栈武林 鞠图 2243 2019.05.17 14:52

  被孙吉赶出大堂,白十二面上颇不情愿,但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离开了大堂,留下那有着某种长寿生物血统的谷掌柜和孙吉说着悄悄话。

  虽然面上表现的十分不情愿,一副也想要听一听秘闻的模样,但内心深处,他却对那谷掌柜嘴里的消息有些不屑。

  那姓谷的不过就是隔壁米粮店的掌柜,就算他的小舅子在县衙门里当个皂吏,算是个吃皇粮的,这事情才不过发生刚刚一夜,以现在官府的工作效率,能不能知晓这件事还两说呢,他姓谷的哪里来的什么秘闻消息,就算官府真的突然间工作效率翻了数百倍,得知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他那小舅子也不是飞毛腿,能瞬间就从县城飞到这小镇之上,将情况告诉与他啊。

  所以,在白十二看来,这只不过是那姓谷的又想趁机占点便宜,蹭孙吉几两小酒解解酒瘾罢了。

  果然,就在白十二真的想要打个盹之时,孙吉那有些懊恼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将他吵醒了。

  “掌柜的,那姓谷的骗子走了?”步入大堂,看着孙吉那有些懊恼的脸色,白十二忍不住幸灾乐祸的打趣道。

  “哼!”自觉丢了面子的孙吉之时怒哼一声,却并不搭腔,和白十二相处了这么久,他心中清楚,自己要是搭腔的话,最后肯定还是自己吃亏,再被调侃一通。

  “没意思。”看着孙吉不理自己,白十二忍不住撇了撇嘴,小声嘟囔了一句。

  。。。

  日上三竿,在白十二心中已经差不多被认定为归隐的武林高手的厨子李大力终于从床上爬了起来,而他的起床,也预示着客栈忙碌的一天正式开始了。

  虽然哈欠连天,但当太阳落下之时,客栈之中的四人还是勉强能睁开眼,准备做最后的收尾工作。

  而在这一天之中,四人也默契的都没有再提起一句有关昨夜的事情,仿佛那只是四人做的一个同样的梦,但还在和自家婆娘闹矛盾的掌柜孙吉在客栈关门之时便立刻火急火燎的收拾好一切,仿佛屁股后面有三五只狼狗追赶一般离开客栈的身影,还是证明,昨夜的一切并不虚假,而是真实发生过的。

  有家可回的孙吉匆忙的离开了,而无家可归,只能住在客栈之中的白十二、王金宝与李大力三人则相顾无言,用比平时快上三分的速度,迅速的上板、关门,返回了各自的住处,而晚饭,拿在手中的馒头就足以果腹了。

  日升日落,转眼又是半个月过去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半个月之前的那个夜晚似乎真的成为了四个人共同的一个梦,在这半个月之中,一切一如既往,没有再发生过任何不同以往且惊心动魄的事件。

  而如白十二所猜测的那样,对于这件事,官府没有任何的反应。

  民不举官不究,对于稳坐县衙门的官老爷来说,就算不小心听到过下面的人说起过这件怪异的事来,只怕也只不过是当做个乐子,不会有任何想要查探这件事的念头。

  东家马一鸣倒是从掌柜孙吉口中得知了这件事,但除了同样感到一阵后怕,再安慰安慰一番众人之外,也再也没有任何下文了。

  。。。

  转眼又是半个月,日升日落,迎来送往,东升客栈的一切似乎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可若是细细观瞧就能发现一丝不同来。

  自白十二进入东升客栈以来就从未在客栈之中待过超过三天的东主马一鸣,已经在东升客栈之中连续住了有五天了。

  而造成马一鸣如此反常行为的原因,就在东升客栈的对面。

  东升客栈对门的黄记绸缎庄在半个月之前被人给盘了下来。

  一开始所有人都没有当回事,毕竟作为对门,黄记绸缎庄这一年来的惨淡经营,东升客栈之中除了后来的白十二之外的所有人都是看在眼里的,经营不下去被逼出让也是理所应当。

  但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却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在掌柜孙吉与东家马一鸣看来,盘下对面黄记绸缎庄的东主应该是同样会去经营绸缎布匹这类生意的,毕竟无论是从硬件来看,还是软件来看,这样做所要的投入最小,见效最快。

  可盘下黄记绸缎庄的东主却不走寻常路,在盘下绸缎庄的隔天,便招来了大量的工匠,开始了大刀阔斧的重建工作,短短的一天,就差不多将绸缎庄原本的屋舍都推倒了,一副要一切重新建造的模样。

  若只是这样的话,东升客栈的东家马一鸣其实也不必紧张,以至于一直待在客栈之中,毕竟绸缎庄已经被对面的东主盘下了,人家想怎么搞就怎么搞,有钱随便花那是人家的自由不是。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掌柜孙吉却看出了一丝不对劲,因为对面的建筑看起来越来越熟悉。最终,当骨架搭起来之后,孙吉看明白了,对面新建起来的那些建筑和自家的东升客栈可谓是如出一辙,只不过扩大了近一倍,而且似乎是打算盖成两层的酒楼。

  这一下,马一鸣自然无法再淡定了。

  毕竟,对面这搭起来的建筑已经如此明显了,其目的也已经是秃子脑袋上的虱子了,他再怎么不把东升客栈放在心上,这种时候也不可能再稳坐泰山了。

  所以,得到孙吉传信的他,差不多立刻就赶到了东升客栈,想要看一看对面这摆明要来和自己抢生意,过不去的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成色。

  当然,不到万不得已,马一鸣还是不想撕破脸皮,以和为贵不敢说一定正确,但却的确是在不明情况之时的最好选择。

  可万一对面的那个愣头青是摆明车马想要将自己的生意挤兑的关门破产,那他马一鸣这个祖辈生活于此的坐地户也不介意好好的教育教育对方,什么是强龙不压地头蛇。

  日子一天天过去,在马一鸣与孙吉密切的注视之下,东升客栈对面建筑的建造终于进入了最后的收尾。

  而随着对面那建筑一天天的成型,马一鸣心中其实已经松了口气。

  对面那不知哪里来的愣头青,最终将建筑修筑成了三层楼阁,在马一鸣看来,对方应该是要开酒楼,虽然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在这小镇之上修建规模不小的三层酒楼,可只要对方不会来抢夺自己的生意,那就不关他马一鸣的事了。

  但最终,当对面将牌子最终挂出来的时候,心中已经松了口气的马一鸣,陡然瞪圆了双眼。

  “悦来客栈!”马一鸣几欲喷血,“一个客栈你盖这么豪奢的三成楼阁干嘛?破产关张的时候用来跳楼自杀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