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客栈武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7章 东厂出手

客栈武林 鞠图 2092 2019.06.29 17:41

  朱瑾萱纠结了一夜,最终还是打算在第二日清晨离开了东升客栈,踏上了前往江南的道路。

  她倒是没有怀疑白十二就是那个偷了钱袋,害的她饿了许久肚子的人,毕竟,钱袋之中的钱一分没少,她没有理由怀疑。

  她只是认清了现实,认清了自己。但她却没有想要就此认输,相反,经过一夜的纠结与思考,此刻的她意志无比的坚定。

  她要依靠自己的力量真正在这江湖上生存,她要依靠自己的力量一路抵达江南应天府,只有这样,她才能有勇气再回到这个小镇,站在白十二面前,向他说出自己心中的那句对不起,在此之前,她不认为自己有这样的资格,因为她从未体验过他口中所经历的那些苦难经历。

  不过,想要做到这一点,她首先要做的,就是摆脱身后那些一直保护着她的人。

  至于如何做到这一点,她其实还未想好,而且,在尚未有能力单独闯荡江湖之前,她也不认为这样贸然的脱离保护是一件好事,虽然她很年轻稚嫩,但从父祖那里得来的优秀基因,配合上她从小就接受的良好教育,她远比同龄人更加的有胆识,有城府,知轻重。

  不过,她心中坚信,再过不久,待到她在接下来的路途中完全学会了白十二告诉她的那些经验与技巧后,她就可以做到这一切了。

  而第一步,就是改变自己的打扮。

  江湖之上并非不是没有女人行走,但比起女人,终究还是男人占了多数,行走在外,也是男人更加的方便。

  虽然女扮男装的技术还很粗糙,类似孙吉这样见多识广的客栈掌柜一眼就能看穿,但朱瑾萱并不太过在意,她又非现在就想脱离保护,所以她有的是时间与机会去完善自己的装扮。

  也许是因为换上了一身男装,朱瑾萱也不再扭捏纠结,十分干脆的与白十二做了告别之后,她便转头坚定的踏上了前往江南的道路。

  而白十二看着这个身份尊贵的少女终于离开的模样,原以为心中会大为畅快,至少也会长舒一口气的,但此时他的心中却没有一丝这样的情绪,相反,他开始对这个少女有些佩服了,同时心中还有几分预感,或许自己不久之后还会再见到这个性格洒脱,心性坚定的皇族少女。

  不过,白十二没有想到的是,他的预感很快就成为了现实,嗯,只过了不到数息时间。。。

  就在朱瑾萱刚刚离开东升客栈不久,即将离开窑镇之时,不知何时出现在出镇道路上的几名衙役便拦住了她。

  “昨天有人前来报案,大量银钱被盗,因为数目太大,所以捕头不敢大意,已经命人前去县衙回报了,而在此之前,所有人,不得离开。”

  “那不知何时才能离开?”

  “估计要等到知县周大人赶来并查清真相,找出真凶之后吧。”衙役不敢肯定的回答道。

  “那要是他一辈子破不了案,是不是就一辈子不能离开了?”相比那些见到个小吏就心惊胆战,点头哈腰的小民们,朱瑾萱这个公主对一个小小的知县自然是不放在眼里,听到衙役有些无理的话,心头便是一阵恼怒。

  “大胆!”

  “放肆!”

  。。。

  几名衙役并不知晓此时站在自己面前的会是皇帝的亲妹妹,因此听到朱瑾萱的话后立刻便勃然变色,手已经摸向腰间的官刀,似乎打算现在就动手抓捕这个敢对他们口出狂言,放肆无礼的大胆狂徒,而两个好色的衙役在看穿了眼前的朱瑾萱,实际上是个眉眼十分亮丽的少女后,心中更是食指大动,打算先借机混点好处。

  好在贾滕早已料到了可能会发生这种情况,因此提前命手下的番子跟着,防止会惹恼了朱瑾萱。

  “咳咳,”番子大声的咳嗽了两声,阻止了这些不知死活的衙役们后续那些可能招来灭顶之灾的各种话,“这位,嗯,公子请见谅,我等也只是奉命行事,还请公子不要过于为难。”

  一群衙役有些愕然的看着这个在昨天才知道身份的东厂番子,心中颇有些不敢相信,东厂的番子不是向来嚣张跋扈的吗?怎么突然该性子,变得这么彬彬有礼起来了?

  “哼,总算还有个会说人话的。”朱瑾萱自然不是故意想要找事,甚至视官府为无物,她只是对这些衙役们的态度和不讲理的话感到不满罢了,见终于有一个衙役懂得礼数了,便立刻息了心头的火气,轻哼一声,转身向镇上走去。

  看着这一位总算是回去了,没有真的闹起来,无论是埋伏在镇外的那几个高手,还是一直在监视着这边情况的锦衣卫们全都心中松了口气,而身为当事人的东厂番子更是在心中长长的舒了口气。

  “贺爷,您干嘛对这个雏儿这么客气啊?”倒是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鬼门关外转了一圈的衙役,依旧还是有些不明白。

  “一群蠢货,”

  对朱瑾萱这位公主客客气气的贺姓番子,对这些低贱的衙役当然就没有那么好的脾气了,对着还敢开口询问自己原因的那个衙役便是狠狠一脚,

  “你也看得出她是个雏儿,那你怎么不想想,这么个雏儿怎么到现在还平平安安的,是怎么来到这偏僻的窑镇上来的?”

  似乎还是有些不解气,他又狠狠的踹向那两个刚刚心生色心的衙役。

  “还有你们两个,难道女人比你们的小命还重要吗?回去就和你们周知县说一声,让他把你们两个裆下的玩意给割了,省的以后害了自己的性命不说,还连累其他兄弟,甚至他周知县。”

  “贺爷饶命啊。”

  几个衙役也算是老油条,之前只不过是作威作福惯了,同时心中下意识的觉得这小小的窑镇上没有什么人是需要他们小心的,但此刻听到贺姓番子这么一说,冷汗顿时就下来了,那两个好色的衙役更是立刻就跪了下去。

  而看着这些衙役的动作,锦衣卫和镇外的大内高手们若有所思,贺姓番子则真的恨不得抽出腰刀,现在就砍死这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

  但就算他此时下手,也显然已经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