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客栈武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6章 物归原主

客栈武林 鞠图 2129 2019.06.28 23:30

  窑镇上,尽管贾滕还不知道自家督公已经和天机阁达成了合作,并且已经命令大量的人员前往窑镇,但这却并不妨碍他绞尽脑汁的想要尽量拖延朱瑾萱离开的时间,至少也要等到新的命令下达。

  好在,朱瑾萱似乎暂时还没有离开的迹象。

  有些失魂落魄的在窑镇上漫无目的的走了大半天之后,心中乱成一团,连思考都有些理不清头绪的朱瑾萱,最终是被肚子的饥饿唤醒的。

  熟悉的饥饿感,在昨天是令她感到陌生、无力且烦躁的糟糕感觉,但今天,在感受到饥饿后,她心中却隐隐的有一种期待感。

  期待着昨夜那个面带温暖微笑,未发一言却能令她心灵触动的少年人,能够再一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给她带来温暖的同时,也给她一个向对方说声对不起的机会,消除掉二人之间因为她的无知和妄自揣测而产生的那道隔阂,让二人的关系重新回到昨夜初时令她无比尴尬,但马上就又令她心中感到温暖和悸动的那个瞬间。

  就这样,朱瑾萱怀着有些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了东升客栈。

  虽然白十二的脸上依旧带着微笑,但朱瑾萱少女的敏感,却依旧能够感觉到白十二微笑背后的疏离,似乎二人之间就只是客栈伙计和住客。

  心中有些慌乱的朱瑾萱想要开口向白十二说些什么,但最后在咬了咬嘴唇,眼中几度挣扎后,最终还是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心中有些气苦。

  她的皇兄可谓是天下间最尊贵的人,可每一次和皇嫂闹了别扭,却大都是那个率先向对方低头的人。

  可现在倒好,白十二一个小小的客栈店小二,却要让她这个皇帝的亲妹妹先低头认错。

  但一想到之前白十二那带着讥讽的笑容,满是尖刺的嘲讽话语,还有刚刚那种敬而远之的态度,朱瑾萱又莫名的有些心慌,她害怕若是自己再继续和白十二僵下去的话,她离开皇宫后交到的第一个朋友就要离她远去,再也找不回来了。

  想到这里,躺在床上的朱瑾萱立刻站了起来,奔向门口,打算放下所谓的矜持与骄傲,向白十二道歉,取得他的原谅。

  而她刚拉开门,便看到白十二站在门外,右手抬起,好像正准备敲门的模样。

  “啊。”朱瑾萱心中毫无准备下被吓了一跳,但马上就反应过来,脸色微红,有些不敢看白十二的脸色,轻声说道,“有,有什么事吗?”

  “咳。”似乎也没有预料到自己还未敲门,朱瑾萱就主动的将门打开这种情况发生,白十二有些尴尬的将抬起的右手放下,轻声咳嗽了一声,正了正脸色后才低声回答道。

  “白日里听你说起过,似乎你是因为钱袋丢了才会,嗯,”白十二想着措辞,“才会想要寻找赚钱的方法是吧?”

  白十二似乎是担心朱瑾萱会尴尬,所以没有提起昨夜的事情,而是换了个方向,只说起了白日里朱瑾萱向他询问赚钱办法的事情。

  “啊?哦,是的。”

  心中正想着,等一下自己该如何开口,才能在尽量避免自己尴尬的同时取得白十二原谅的朱瑾萱,对白十二的话有些没有听真着,稍稍愣神后,才点了点头,同时在努力回忆着刚刚白十二到底说了什么话。

  “那你看一看,你丢的是不是这个钱袋。”

  白十二自然猜不到少女心中那复杂的心思,见朱瑾萱点头,便伸手从怀中掏出那昨日被他偷来的钱袋。

  “这是我昨日在客栈柜台附近捡到的,”白十二似乎是害怕朱瑾萱误会,语速快了几分的继续说道。

  “我本打算今天上午就回房拿给你的,但等我出来后,你就出去了,所以。。。”

  这一次朱瑾萱的耳朵没有开小差,虽然捡到熟悉的钱袋让她的神情不由的一喜,但马上她就冷静了下来,甚至莫名的有些,懊恼。

  此刻的她心中甚至有些期待这个原本自己无比渴望寻回的钱袋之中空无一物。

  但打开钱袋的瞬间,她这个有些奇怪的期待便落空了,钱袋之中,那些银票依旧安稳的躺在那里,甚至连那些碎银子和少量的铜钱都一个没少的刺激着她的眼睛。

  而看着这个钱袋,朱瑾萱心中的那股懊悔就更加深了。

  。。。

  朱瑾萱心情复杂的握着自己的钱袋,心中懊悔,并全力开动脑筋,想着接下来该如何消除她与白十二之间隔阂的时候,在已经慢慢黑下来的窑镇之上,鬼手刘却越来越焦躁。

  好不容易有机会抱上锦衣卫这样的金大腿,鬼手刘这种卑贱到有如草芥蚂蚁一般的惯偷,自然是不愿意轻易撒手的。

  可眼见太阳马上就要彻底落下去了,锦衣卫们让他找的东西却依旧一点线索都没有。镇上的所有他认识的惯偷,他都已经问了个遍,可这些家伙们个个都说自己没有从朱瑾萱身上偷过什么东西。

  若是只有他自己的话,他自然是不会相信这些同行们嘴里的鬼话的,但在那些锦衣卫们的威逼利诱,甚至严刑拷打下,这些家伙们依旧哭天喊地,赌咒发誓的保证自己绝没有从朱瑾萱身上偷过任何东西,这就让鬼手刘很头疼了。

  难道是新人下的手?

  这个时候,也就只剩下这样的可能了,所以,在这些被抓的同行们的帮助下,窑镇上有嫌疑的那些小偷小摸们,甚至连那些乞丐和孤儿都没有被放过。

  但折腾到了大半夜,累了个半死,一群人依旧一无所获。

  眼看着跟在自己后面的那个姓张的锦衣卫小头目,脸色越来越黑,鬼手刘背后的汗也越来越多,最终,担心再这么徒劳无功下去,同时能抓能审问的嫌疑对象也已经一个没有了,鬼手刘决定先把自己摘出去。

  “张爷,这一天下来,看样子那位贵人身上的钱袋真的不是镇上的这些人摸的,张爷您看是不是要审一审东升客栈里的那些人啊?”

  鬼手刘摘出自己的办法便是祸水东引,虽然他自己心中都不相信会是东升客栈的人下的手,但这种时候,他哪还能管得了这么多呢。

  先保住自己的小命才是要紧的事。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他这个情急之下想出用来自保的想法,其实就是,事情的真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